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

    这时候,钱三运接到了叶莺莺的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湖隐茶楼,问他什么时候到。

    钱三运急切地说,叶阿姨,我现在有点急事,等会到。看见赵一佳,麻烦你帮我解释一下。

    叶莺莺问,三运,到底发生什么了?钱三运说,叶阿姨,三言两语说不清,挂电话了啊。

    出租车师傅也是个热心肠,钱三运付车费时,被他婉言谢绝了。钱三运没有过多谦让,抱起老人,急匆匆地往医院赶。老人身子很沉,钱三运虽然身强力壮,可到医院时已是精疲力尽,浑身大汗。

    省立医院急诊科,挂号时被告知先交五千元押金。

    “不交押金不给治疗?”钱三运问道。

    “没钱怎么治疗?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负责挂号的工作人员冷冷地说。

    “如果病人确实没钱,或者一时难以筹钱,那你们医院就不抢救了?”

    “不要和我抬杠,这是医院规定!”这位工作人员火气挺大的,看样子,在医院混得不行,很憋屈,习惯将怨气发泄到别人头上。

    钱三运对医院是有成见的,养母生前接受治疗期间,他就对医院窝了一肚子火。在他看来,现在的医院,已经沦为赚钱的机器,很多医生好像也缺乏救死扶伤的职业道德。

    钱三运再一次拨打老人亲属的电话,电话要么是占线,要么是直接挂断,有一个接了电话,一听说老人突发疾病被送到医院需要钱,就立即挂断了电话。钱三运一阵苦笑,老人的亲属都将他当骗子了。这年头,骗子越来越多,以至于人们谈虎色变,陌生人一提到要钱,就想当然认为是骗子。看来建设诚信社会任重而道远。

    老人处于昏迷状态,病情不容乐观。钱三运掏出银行卡,付了押金。老人被送到急诊室。

    病情严重,医生需要病人家属签字,他们问钱三运是病人什么人,钱三运苦笑道,我只是个过路人。

    医生很惊讶,问钱三运,你是学雷锋做好事?钱三运说道,我当时没想到那么多,当时见老人晕倒,无人相救,我就将他送到医院了。医生问,那怎么不联系病人家属?钱三运苦笑道,联系了,但他们都以为我是骗子。

    时间紧急,老人被推进急诊室进行治疗。

    钱三运再一次接到叶莺莺的电话。叶莺莺说,现在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不来?我订了一个包厢。

    钱三运说,叶阿姨,有点急事,暂时来不了。代言事宜你和赵一佳直接谈,我是第三方,在不在场问题不大。

    叶莺莺说,赵一佳女士说,希望你能到场。我和她解释了,她说可以等等你。不过,三运,你可不能迟到太久,赵女士工作很忙的,上午是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见我们的。

    钱三运说,好吧,如果顺利的话,我半个小时应该能到湖隐茶楼。

    这边,钱三运还在坚持不懈地拨打老人亲属的电话,只要有亲属来,他就可以脱身了。至于那五千元医疗费押金,对钱三运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时令已是初夏。江州这几天的温度接近三十度。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女人白花花的大腿。

    赵一佳今天穿着斑马纹衬衫,淡灰色牛仔短裙,品牌运动鞋,看起来更像是邻家妹妹。

    叶莺莺见到赵一佳,快步迎了上去。

    “赵女士你好,我是钱三运的朋友,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副总经理叶莺莺。”叶莺莺双手递给赵一佳一张名片,目视对方,笑容满面地说,“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

    赵一佳接过名片,凝神看了看,并小声读道:“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副总经理叶莺莺。”

    赵一佳显得很谦和,彬彬有礼,一点没有名人的架子。

    叶莺莺说:“赵女士,我是你的忠实粉丝,你主持的《快乐大赢家》我是每期必看,今天认识你,真的很荣幸。我更希望,我们今天能够达成合作意向。”

    赵一佳嫣然一笑道:“叶总,钱三运先生也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们这次合作是很愉快的。”

    叶莺莺说:“钱三运在赶往这里的路上,遇到了急事,可能迟点到。他让我转告你,并向你表示歉意。”

    赵一佳蹙眉道:“遇到了急事?钱先生发生什么了?”

    叶莺莺一脸无奈地说:“赵女士,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说话的语气很焦急,我问他发生什么了,他没说就挂断了电话。赵女士,我在茶楼定了个包厢,要不我们边品茶边等他?”

    赵一佳点头道:“看来只有这样了。”

    叶莺莺所订的包厢正对着翡翠湖面,从窗户向外眺望,但见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几只水鸟在湖面上自由翱翔。近处,绿树成荫,窗户边,有几棵垂柳,随风轻拂,就像迎风飘扬的女人的青青发丝。

    赵一佳倚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的风景,像是自言自语道:湖隐,隐于湖中,身处此地,忘却城市的喧嚣嘈杂,独享心灵深处的一片净土,真是个陶冶身心的好地方。

    叶莺莺附和道,小隐在山林,大隐于市朝。真正的隐者是能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杂的干扰,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自得其乐。

    赵一佳点头道,叶总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像我等凡夫俗子,很难达到你说的这种境界。当然,在我们失意、郁闷的时候,找一个放松心情的精神家园,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叶莺莺笑着说,赵女士倒是提醒我了,以后我遇到不开心的事,就来湖隐品品茶,看看风景。

    赵一佳忽然说,叶总,我和钱先生只见过一次面,你应该和他很熟,以你对他的了解,钱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

    叶莺莺淡然一笑道,钱先生这个人嘛,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正直善良,乐于助人,不过呢,也有缺点,就是偶尔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切实际的想法?赵一佳一愣,钱先生喜欢幻想?

    叶莺莺笑道,那也不是。幻想是很难实现的,钱先生虽然有时候有些想法脱离了实际,但并不是不能实现的。

    赵一佳说,那很好嘛,一个人有了想法就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虽然从短期看,目标有些脱离实际,但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从长远看,目标也可能会实现的。对于钱先生来说,这样的目标更具有挑战性,更能激发他为之奋斗的潜能和斗志。

    叶莺莺苦笑道,也许是吧。她心中想,赵一佳,你根本就没有明白我想说啥,也不会明白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一佳不停地看手表。叶莺莺心中焦急,给钱三运发了条短信,问他什么时候过来。钱三运回复,叶阿姨,要不这样吧,我来给赵一佳打个电话,向她解释一下。叶莺莺回复,好吧,我有点担心,你再不来,赵一佳会失去耐心的,说实话,还是赵一佳有涵养,要是别的名人,也许早就耍大牌,拂袖而去的。

    钱三运随后就给赵一佳打了个电话:“赵女士,真的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在赴湖隐茶楼的路上,遇到了急事,要迟点到。要不这样可好?你和绿之坊食品公司的叶总谈,谈好了就可以签订合同。”

    “钱先生?什么事这么急?难道是人命关天吗?”赵一佳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

    “赵女士,还真的被你说对了!一位老人突然昏迷了,围观群众无人出手相救,我不忍心见死不救,就将他送到医院,现在老人正在急诊室接受治疗,我则在想法设法联系他的家人。”

    赵一佳道:“钱先生,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编故事的高手。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就是新时代学雷锋标兵。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同事,让他们过来采访报道你的感人事迹,你在哪个医院?”

    “采访报道我看就算了吧,我救人是一种本能反应,并没有什么功利目的,如果被媒体大书特书,违背了我救人的初衷。”

    “钱先生,露馅了吧?实话实说,请我做代言的公司很多,但绝大多数我拒绝了,之所以同意与你朋友的食品公司谈代言事宜,主要是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虽然只是见过一面的朋友。但没想到,你让我很失望,不仅没有时间观念,还谎话连篇,我看上午的代言事宜就不要谈了吧。”

    “赵女士,我说的都是真话,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老人的家人不相信我,认为我是骗子,你也不相信我!”

    “别人都不相信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赵一佳反问道。

    “赵女士,我真的没有必要骗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这样吧——”

    赵一佳打断钱三运的话:“钱先生,我再给你十五分钟时间,如果还不能到,那就不要谈代言了!你很忙,我也很忙!”

    钱三运用哀求的语气说:“赵女士,其实你可以和叶总直接谈的,我在不在场关系不大的。十五分钟赶到你那儿,即使不堵车,也是很难做到的。赵女士,能不能再延长时间?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之内我尽量过来。”

    “半个小时?尽量过来?那你的意思是,半个小时之内还不能确定是否过来?”

    “赵女士,半个小时之内我过来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请你再给我半个小时时间吧。”

    电话那头的赵一佳想了想,说道:“好吧,钱先生,我答应你。现在是十点半,十一点之前,我希望能够在湖隐茶楼见到你的身影。”

    挂断电话,赵一佳有些愠怒地对叶莺莺说:“钱先生没有时间观念不说,还很会编故事,说自己在路上学雷锋做好事,将突然昏迷的一个老人送到医院。我说叫同事过来采访报道他,他的马脚就露出来了。”

    叶莺莺惊讶地问:“他说因为救人迟了?以我对他的了解,完全有这个可能,我一开始就说了,他正直善良,乐于助人。”

    赵一佳问道:“叶总,钱先生说什么你都相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相信。你说他乐于助人,我相信,但说他救一个突然晕倒的路人,我不相信。哪有这么凑巧的事?而且,他说路人都不愿意出手相救,就他是活雷锋?”

    “赵女士,钱先生时间观念还是很强的,今天迟到,应该是有原因的。其实,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代言事宜,谈妥后,就可以签订合同。钱先生是个局外人,在不在场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

    “叶总,我和钱先生说好了,十一点之前他如果不能来这里,我们就不要谈合作了。”

    “那好吧。赵女士,你是我非常欣赏的主持人,很喜欢你的主持风格,今日见到你,真的很荣幸。赵女士,能不能帮我签名留念?”叶莺莺想从私人话题着手,进一步拉近与赵一佳的关系。

    “没问题。”赵一佳态度又变得谦和起来。她本来就是有学识有修养有内涵的主持人,刚才的不悦说到底并不怪她,不守时是生意场上大忌,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换成任何人都会不悦的,要是遇到耍大牌的名人,也许早就拂袖而去了。

    “赵女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以前是王牌节目《第一时间》的记者,五年前,江州市区发生一起很有影响力的突发事件,一个丧心病狂的歹徒杀死三名学生后,逃跑时被警察围堵,他又劫持了一名人质。那天你不顾个人安危,在现场发回报道。一个临危不惧的弱女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啊,难得叶总记得这么清楚。那时的我,大学毕业没多久,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就想着能及时发回报道,真的没考虑到个人安危。”

    “赵女士,你在主持《快乐大赢家》这档综艺节目之前,曾经主持过一段时间的《第一时间》。新闻节目和综艺节目主持风格迥然不同,但你把握得很好,风格多变,收放自如。”叶莺莺的确是赵一佳的忠实粉丝,她一直都很关注赵一佳,她所说的,都是有感而发,并不是刻意吹捧。

    “叶总,谢谢你的夸奖。说实话,我的忠实粉丝很多,但从我当记者时就关注我的粉丝并不多。我会更加努力,以更优秀的作品回报我的粉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