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

    钱三运左右为难。老人生死未卜,其家人又不在医院,此时离开医院,是虎头蛇尾。俗话说,做好事做到底,半途而废,显然违背他的初衷。可是,如果不立即离开医院,那就无法在十一点之前到达湖隐茶楼,也就无法见到赵一佳。迟到是对别人缺乏最起码的尊重,一直是生意场上的大忌。

    左思右想,钱三运还是决定,好事做到底。生命是最宝贵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漠视生命。赵一佳如果不愿意代言,可以找其他的名人。再说了,企业营销方式多种多样,找名人代言并不是必选项。

    这时候,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小儿子”,钱三运这才想起,老人的手机还在他身上。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的语气很急促:“喂,我父亲真的生病了?”

    这个“小儿子”,钱三运之前曾经拨打过他的手机,但被对方质疑是骗子。现在,估计家里联系不上老人,才突然想起老人可能是真的生病了。钱三运没好气地说:“你现在终于知道急了?”

    “先生,不好意思,也许是我错怪你了。”对方在赔不是。

    钱三运大声说:“怎么叫也许错怪?你本来就错怪我了!你父亲在省立医院,赶快赶来吧。”

    “我父亲现在情况怎样?真的像你刚才所说的,昏迷未醒?如果真是这样,那病情不容乐观啊,可是,他以前身体挺硬朗的,除了血压高,身体还是很健康的。”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太相信你父亲突发疾病,还是不相信我送他去了医院。好吧,信不信由你。”钱三运挂断了电话,现在他掌握了主动权,既然对方还将信将疑,那就将他晾在一边,让他急急。

    果然,对方又一次将电话打过来了:“先生,我相信你的话,我父亲现在是什么情况?”

    钱三运冷冷地说:“省立医院急诊室,来了就知道了。”

    对方一个劲地道谢:“谢谢,谢谢,我马上就到,给你添麻烦了,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钱三运心中冷哼一声,我不要你的感谢,不说我是骗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二十几分钟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风风火火地赶到了省立医院,找到了钱三运。

    “先生,我父亲情况怎样?”中年男子焦急地问。

    钱三运朝急诊室方向努了努嘴,说道:“正在急诊室接受治疗,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先生,你怎么没进急诊室?”

    “我将你父亲送进急诊室就出来了,虽然我可以留在里面,但是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我不是医护人员,也不是病人亲属。先生,为了救你父亲,我今天违约了。”

    “违约?严重吗?会不会造成损失?如果造成损失,我愿意承担一部分责任。”

    “算了吧,要是让你承担责任,又会让人误解,以为我救人有什么企图。”

    “先生,我现在心里乱得很,不知道父亲病情如何,这事以后再说吧。”中年男子又拨打了几个电话给亲属,大意就是,父亲突发疾病,被好心人送到了省立医院。

    这时候,护士招呼钱三运进急诊室。中年男子神色紧张,拦驻士问:“护士同志,我父亲现在是什么情况?”

    护士问:“病人是你父亲?”

    “是的,是的,我是病人小儿子。”

    护士说:“你作为病人直系亲属,没有尽到照料老人的责任,却被一个陌生人送进了医院,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应该好好感谢这位救人的先生。经诊断你父亲是突发脑溢血,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脑溢血比较常见,发病原因通常与高血压并小动脉硬化,微动脉瘤或微血管瘤破裂等有关。患者常可出现偏瘫、言语功能障碍、精神和认知障碍等,严重者可危及生命。如果抢救及时,还是有望康复的。

    省立医院医生水平、医疗条件还是很不错的,经过抢救,老人醒了过来。医生说,幸亏病人被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要不然很可能有生命危险或导致瘫痪等严重后果。

    中年男子紧紧握住钱三运的手,激动地说:“我叫赵寒军,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父亲!我父亲七十八岁了,身体硬朗,除了血压偏高外,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但因为他年龄大了,我们平时也很少让他一个人外出,都是由保姆陪着他在小区附近转转。不巧的是,我家保姆的儿子结婚,这几天回乡下老家了。我们上班后,父亲一个人在家也许是觉得闷得慌,便出去走走,没想到突发脑溢血。你当时打我电话时,我正在忙,再加上以前也多次接过类似的诈骗电话,便想当然地认为你是骗子。后来,我不忙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固定电话没人接听,我联想到你打的电话,判断你所说的很可能是真的。我急匆匆地回了家,不见父亲踪影,当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真的不好意思,错怪你了!这年头骗子太多了,害得我对好人都不相信了!”

    现在骗子确实太多,他们无孔不入,骗术也层出不穷。钱三运就接过很多骗子打来的电话。赵寒军一开始以为钱三运是骗子,说到底,还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赵先生,这年头骗子的确太多,我不怪你。既然你来了,那我也该走了。对了,还有一件事。”钱三运掏出五千元押金的收据,递给了赵寒军,“这是医院押金收据。”

    赵寒军接过收据,看了一眼,一脸羞愧地说:“先生,你不但及时将我父亲送到医院抢救,还垫付了五千元医疗费,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个陌生人竟有如此高的精神境界。以前,我在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新闻,总以为那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是为了塑造人物形象而故意拔高的。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不对的。再想到对你的误解,真的很不应该。先生,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我好还钱?”

    “赵先生,我叫钱三运,手机号……”

    “钱先生,这是我的名片。”赵寒军双手捧着名片,递给了钱三运。

    钱三运仔细看了看,赵寒军竟然是中国银行江州支行行长。

    “赵行长,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钱先生,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我是一名基层公务员。”

    “怪不得钱先生道德品质如此高尚,原来是国家公职人员。”

    钱三运知道赵寒军是刻意奉承,其实,道德品质高尚与职业有什么关系?国家公职人员也有不少道德败坏的呢。再说,人性本来就很复杂,这世上,本来就没有至善至美的圣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坏人。好人会干坏事,坏人也可能会做好事。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就拿自己来说,正直善良、乐于助人不假,但也有不少缺点及瑕疵,最突出的一个缺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在某些精神洁癖者看来,那就是道德败坏了。

    钱三运笑道:“赵先生,当时救人是一种本能反应。如果我不是国家公职人员,我也会那样做的。”

    赵寒军讪讪笑道:“钱先生,能否透露一下你在哪个单位工作?实不相瞒,我的人际圈子还是很广的,也认识不少政界的朋友。如果碰巧能认识你们那地方的领导,也许还能帮你说说话。像你这样的好干部,就是要大力提拔!”

    钱三运想,我就是想提拔也用不着找你吧,便说道:“赵行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想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的提拔铺路。我说过了,救人只是一种本能反应,没有想到背后的功利因素。当然,如果我将来有事求赵行长,我也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来。”

    赵寒军频频点头道:“钱先生,大恩不言谢,将来只要用得着我赵某人的地方,我一定责无旁贷!”

    正在这时,叶莺莺打来了电话:“三运,很遗憾地告诉你,赵一佳已经走了。虽然我想方设法与她拉关系,但是,她还是不能原谅你的迟到。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她。说是十点到,她整整等了你一个小时,你还是不到,换成其他人,也会走的。我倒是觉得,赵一佳没有名人架子,挺和善的,是一个有涵养的女人。三运,听说你是在路上将一个突发疾病的老人送到了医院,是这么回事吗?”

    “是的,我没有骗她,但是她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走了就走了嘛,代言一事,我帮你再联系其他人。只要舍得花钱,什么名人请不到?”

    “三运,关键问题是我们公司正处于成长期,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的确,只要舍得花钱,请国内外一线明星代言都不是什么问题,但说实话,一年五十万元想请国内外知名度很大的名人代言,难度不小。”

    “叶阿姨,我倒是有个想法,你可以不用请名人代言,自己代言算了,不仅能节约一大笔代言费用,也许还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为公司代言?三运,你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吧。谁认识我?”

    “叶阿姨,仅从容貌来说,那些靠脂粉涂抹的明星比你逊色很多,你代言广告一出,人们可能都在猜测,这美女是谁?怎么长得如此美丽?她代言的商品品质如何?这样一来,想要的广告效果就出来了。要不,先在媒体上发布几条软文,说你这个美女老总如何如何,先扩大你的影响力。美女老总这几个字眼本来就夺人眼球,也是炒作时惯用的一个噱头。”

    “三运,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头脑中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不过,不管你的想法有没有可行性,反正我是不会丢人现眼,当公司形象代言人的。人有自知之明,对于自己,我还是很了解的。三运,请形象代言人不是必选项,不搞这个,也一样能将公司销量搞上来。”

    “是的,我也这么想的。不过,今天的确有些遗憾,要不是我迟到,我们会和赵一佳达成合作事项的,她肯来见我们,又肯等我一个小时,说明她还是很有诚意的。”

    “是的,但现在已经迟了,无可挽回了。三运,不说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了,你今天怎么安排的?”

    “叶阿姨,我等下过来找你。你还在湖隐茶楼吗?”

    “在的,我等你。”

    挂断电话,钱三运发现赵寒军还没有走,而是在他的身边踱步,便好奇地问:“赵行长,怎么没去陪父亲?”

    赵寒军说:“父亲现在身体状况还行,还在接受治疗,我的姐姐刚赶到了,正在陪他。钱先生,不好意思,我刚才无意中听到你提到了赵一佳,请问这个赵一佳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赵一佳吗?”

    钱三运惊讶地问:“是的,赵行长,你认识她?”

    赵寒军微笑着点头道:“何止是认识!她是我的亲侄女,是我大哥的女儿。”

    钱三运瞠目结舌,这也太巧了吧,难道自己误打误撞,救了赵一佳的爷爷?感觉这是很多二流网络小说中俗套的桥段,不过,这桥段竟然变成了活生生的事实。

    按照网络小说上的套路,故事演变到后来,男主角会因此有一段艳遇。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能和赵一佳发生点什么?不太可能吧,赵一佳不知道是否结婚了,就是没结婚,她是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徐竞的情人,她会舍弃徐竞,委身与他?这个可能性太小,和正厅级的徐竞相比,他只是一个正科级的比芝麻粒还小的官,她会看上他?

    “赵行长,这也太巧了吧?是这么回事,我和赵一佳女士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去年,曾在一起共进过晚餐。我的一位朋友在江州开了家食品公司,主打五谷杂粮系列产品,公司最近研发出了一种具有美容养颜功效的食品,想请赵一佳女士当形象代言人,由于迟到,惹赵女士不快,说我们没诚信,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赵寒军哈哈大笑道:“的确太巧了。我在想啊,迟到固然不对,但是,如果一佳知道你迟到是因为救人,而且还救了她的爷爷,她一定会原谅你的。一佳小时候,父母亲上班忙,主要是爷爷照料她的学习生活,爷爷很宠她,她也很爱爷爷,爷孙俩感情很好。我来打个电话问问一佳,看她是否知道爷爷突发疾病住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