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

    说曹操,曹操到。赵一佳步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见到叔叔和钱三运站在一起聊天,很是惊讶。

    “赵女士,你好,我是钱三运,向你说声抱歉,由于我的迟到,没能促成你和叶总谈成代言事宜。”

    赵一佳一脸诧异地问:“钱先生,你怎么在医院?难道你在电话中说的救人是真的?”

    赵寒军插话道:“一佳,今天要不是钱先生及时将你爷爷送到医院,他老人家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赵一佳一愣,问钱三运:“钱先生,你说救人,难道是救了我的爷爷?”

    钱三运有些腼腆地说:“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你的爷爷。”

    赵一佳说:“我当然知道你不认识我的爷爷。对不起,钱先生,我在电话中误会你了,在这里我向你说一声道歉!”

    在详细了解事情经过后,赵一佳动情地说:“钱先生,我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我对爷爷的感情很深,要不是你及时将爷爷送到医院,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我简直不敢想象。钱先生,我对你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对了,绿之坊食品公司的叶总是你的好朋友?”

    “是的,一个很好的朋友。要不然我就不会极力想促成你们之间的合作。当然,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达成合作意向,因为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

    “钱先生,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决定,我一分钱不要,免费为你好朋友的公司代言。”

    钱三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喃喃道:“赵女士,免费代言?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赵一佳不以为然地说:“怎么就不合适了?金钱虽然重要,但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比如友情、亲情。钱先生,就这么定了!”

    当得知所救的老人敲是赵一佳的爷爷时,钱三运知道,重启代言协商指日可待,但没有想到,赵一佳竟然免费代言。按照每年五十万元的代言费用预算,赵一佳免费代言就相当于给绿之坊食品公司省下一大笔钱。

    离开省立医院后,钱三运去了湖隐茶楼,将赵一佳免费代言的事告诉了叶莺莺。

    当了解事情原委后,叶莺莺感叹道:“真是无巧不成书啊,竟然误打误撞救了赵一佳的爷爷,不但让赵一佳愿意代言,还不收一分钱代言费用。三运,看来,人还是要多做善事,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钱三运附和道:“是啊,叶阿姨说得很对,一个人应该尽可能多做好事,少做或不做坏事,积善积德,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今天的经历,简直就像小说中的故事情节。”

    叶莺莺忽然说:“三运,你和赵一佳只有一面之缘,而赵一佳是知名主持人,也是影视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按理说,像她这样的名人,接触面非常广泛,也认识五湖四海的人,我就很诧异,你怎么就毫不费力地约请了她与我们见面?”

    钱三运想了想,说道:“大概是为了钱吧,代言费用一年几十万,够普通人挣多少年?”

    叶莺莺摇头道:“我感觉赵一佳不但是为了钱,正如她所说,请她当形象代言人的公司多的是,她想挣钱其实很容易的。”

    钱三运开玩笑道:“难道是赵一佳看上我了?”

    叶莺莺咯咯笑道:“三运,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是中间人,真正的洽谈双方是我和她,而她偏偏要你在场,而且,当得知你迟到时,她有些不悦。”

    “叶阿姨,我是开玩笑的,赵一佳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怎么会对我感兴趣?”

    “那倒未必,也许赵一佳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钱三运笑嘻嘻地注视着叶莺莺,问道:“叶阿姨,你说说看,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年轻,健康,帅气,有活力,正义感十足,正直善良,乐于助人,反正优点很多。”

    “叶阿姨,谢谢你的认可,真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是这么完美。”

    叶莺莺淡然一笑道:“三运,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救了媛媛后,我就将你当做我一家人的恩人,只可惜,你没能和媛媛走到一起。不过,媛媛现在也从阴霾中走了出来,大乐很爱她,对她很好,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叶阿姨,媛媛是个好姑娘,大乐是个优秀的大男孩,他们很般配的。对了,叶阿姨,你说了我那么多的优点?能不能指出我的缺点与不足?”

    叶莺莺嫣然一笑道:“三运,我上午和赵一佳谈了你的缺点,就是脑海中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切实际的想法?不会吧,我好像不是空想家,而是实干家。”钱三运一愣,问道,“叶阿姨,能不能举个例子?”

    “三运,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细说了,自己体会吧。”

    钱三运当然知道,叶莺莺想说什么。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难道叶莺莺心里压根儿没有他,或者说,他们不可能发展到那层关系的?可是,他明明知道,她并不讨厌他,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喜欢,莫非她有什么顾虑?

    当然,钱三运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急不得的,必须慢慢来,就像文火熬汤,急不得。叶莺莺曾经想将女儿媛媛许配给他,她也一直以长辈自居,虽然她和他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种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对叶莺莺这种外表时尚但骨子里传统的女人来说,是短时间内无法逾越的心理障碍。

    想将这种天仙般的尤物收入囊中,不能霸王硬上弓,当然,钱三运心里清楚,即使真的霸王硬上弓,叶莺莺也不会拿他怎样,毕竟,他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不过,这很可能会激起她的反感。要想长久地占有她,得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攻心,把握火候,再大胆表白,说不定在半推半就中她就从了他。

    叶莺莺顾左右而言他:“三运,赵一佳今天是肯定没时间和我们谈代言的后续事宜了,你今天的行程安排是?”

    “叶阿姨,记得上次说过,我们和媛媛,还有大乐去周边景点转转,周边哪个景点适合这个季节游玩呢?”

    “周边适合游玩的景点很多,只是,媛媛和大乐这几天不在江州,他们去了省外旅游了。”

    “叶阿姨,媛媛和大乐不在,我们也可以去啊。”

    叶莺莺抿嘴一笑道:“三运,我俩结伴旅游?别人看到了,会怎么说?我倒是无所谓,可你是政府官员,前途无量,某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搬弄是非,如果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对你的仕途产生负面影响,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钱三运笑道:“叶阿姨,你其实多虑了,我根本就不计较这些。再说了,如果在官场上混不下去了,还可以跟着你转战商场。”

    叶莺莺摇头道:“三运,我看还是改日再去吧,那时候,我俩,还有大乐和媛媛一起出行,那样最保险。”

    钱三运有些失望地说:“叶阿姨,后天开始我就开始繁忙的工作了,想趁这两天放松放松,看来,并不能如愿了。”

    叶莺莺笑道:“三运,其实你可以去找叶倾城,既然她心里只有你,那你就不能辜负她的一片痴情。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是个花心的男人。其实,男人没有几个不花心的,花心不是你的错,而是男人的通病。但是,就像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男人不能让女人流泪。”

    钱三运苦笑道:“叶阿姨,一个花心的男人,是很难不让女人流泪的,这本身就是个悖论。”

    “看来,我还是不了解男人。也许你说的对,当年胡长发就让我流泪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女人流泪,她就会对这个男人感到失望,即使没有分崩离析,也是同床异梦。当然,我虽然后来对他心灰意冷,却从未做过背叛他的事。我是一个看起来热情奔放,骨子里却是很传统的女人。对于我来说,背叛丈夫是不可饶恕的。”

    “叶阿姨,假如一个丈夫三番五次地出轨,他的妻子偶尔背叛他一两次,也是不可饶恕的吗?”

    “是的,至少在我看来,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他们不能离婚,那么,她就应该恪守妇道。我们经常看到,有些女人为了报复丈夫的出轨,自己也选择了背叛,这是别人的选择,我无权指责,但是,我从来不因此而背叛胡长发,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对我很愧疚的一个重要原因。”

    “叶阿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也支持你的选择。不过,现在老胡已经——”

    钱三运的言外之意是,你的这种恪守妇道的观念并没有错,但是,现在胡长发已经死了,再恪守妇道就类似于古代守寡女人的贞节牌坊了。

    “三运,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再为老胡守贞?还是说我可以再嫁?”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叶阿姨,不好意思,这个话题可能涉及你的个人**了。”

    叶莺莺很大度地说:“这是个人**不假,不过,我很乐意回答。我的确可以不再为老胡守贞,也可以选择再嫁,说实在的,女儿支持我再嫁,我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让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他。也许,是我曾经沧海难为水,心态老了。”

    钱三运一本正经地说:“叶阿姨,其实再嫁并不是唯一选择。我认识的很多女人,再嫁后并不幸福,或者说,再嫁后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是幸福快乐的,那是新婚燕尔的短暂激情,激情之后,又陷入了平淡的生活。再婚夫妻磨合期通常较短,有的彼此并不是很了解,这样的半路夫妻,很少有幸福的。有句话是:半路夫妻,永远是贼。虽然有点不好听,但还是很有道理的。两个都有过结婚经历的人,再结婚时总是会防着对方,难以以诚相待。虽然这种情况不是绝对的,但大多数都逃不过这句话。”

    叶莺莺莞尔一笑道:“三运,你干脆直说,让我不要再婚算了!”

    钱三运当然不愿意叶莺莺再嫁,所以才会想尽心思劝她不要再嫁。如果她不再嫁,他还有机会,而且机会还是挺大的。但如果她选择再嫁,这种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钱三运讪讪笑道:“我说的都是实情,不是故意吓唬你。我身边就有不少离异的女人选择单身,不愿意再嫁,最多也就是找个情人。”

    叶莺莺接过话茬道:“好啊,三运,那我就听你的,不再嫁人,找个情人。”

    “叶阿姨,找情人必须慎之又慎,经常看到女人被骗财骗色的新闻。最好找一个知根知底的情人,双方互相了解,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又有感情基础。”

    叶莺莺吃吃笑道:“这样吧,三运,我如果碰巧遇到这样的男人,到时候请你把把关,可以吗?”

    钱三运的心一凛,叶莺莺难道心里没有他?还是出于女人的矜持而不好意思说出口?这个女人的心思实在猜不透啊。

    钱三运试探着问:“叶阿姨,能否透露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这个嘛,还真的不好说,感情是个很玄的东西,关键是看缘分。不过,我喜欢对方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成熟稳重?多大年龄呢?”

    “最好年龄比我大点,但是也不能太大,四十岁左右比较适合。这个男人应该有绅士风度,有事业心,感情细腻,成熟稳重,会体贴人。三运,这样的男人是不是很难寻找?”

    叶莺莺说出这番话时,钱三运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寒冷的冰窟,身子被冻僵了。如果这是她的真心话,那很显然,她已经将他排除在外,而且,暗示他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因为,他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

    可是,这真的是她的真心话吗?如果是这样,那次在宾馆房间,他故意装作喝醉了酒吻她,她为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感,还主动迎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