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

    “三运,你怎么啦?”叶莺莺看出了钱三运神情的异样。

    “没,没怎么,就是心里突然堵得慌。”钱三运结结巴巴地说。

    叶莺莺突然明白,钱三运心里发慌的原因,便安慰道:“三运,和你说着玩的,阿姨不会去找什么情人的。”

    钱三运苦笑道:“叶阿姨,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找情人要选择年龄比你大的?年龄比你小的就一定不成熟稳重?就没有绅士风度?就没有事业心?就不会体贴人?”

    叶莺莺笑道:“三运,阿姨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只是说着玩的,并没有打算找情人,也没打算再婚,一个人挺好的,不仅财务自由,人身也自由。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啥就干啥,无拘无束,多好啊。”

    钱三运哭丧着脸说:“叶阿姨,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这话时,我心里有多难过!”

    叶莺莺窃笑道:“三运,我找情人,你难过什么呢?”

    “叶阿姨,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钱三运鼓起勇气,大胆说道。

    叶莺莺故意装作很惊讶的神色,说道:“你喜欢我?”

    “是的,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喜欢上你了!”

    “三运,我一直是将你当晚辈看待的,晚辈喜欢长辈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啊。不过,你可不能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叶阿姨,难道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吗?”

    “三运,阿姨一直都很喜欢你啊,要不然,当初为什么极力撮合你和媛媛,只可惜,你心有所属。”

    “叶阿姨,我说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不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喜欢。其实,叶阿姨,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叫你阿姨,也并不意味着我和你有任何亲属关系。如果说,以前你想撮合我和媛媛,你心里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但是现在,这个前提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叫你阿姨了!”

    叶莺莺一惊,连忙问道:“三运,你不叫我阿姨,叫我什么?”

    “我叫你莺莺姐或叶姐更合适!”

    叶莺莺摇头道:“不可不可!你和媛媛以兄妹相称,媛媛一直将你当亲哥哥看待,你也多次说了,永远将媛媛当亲妹妹。现在,你叫我姐姐,媛媛又是你的妹妹,那就完全乱套了!”

    叶莺莺说的是事实,这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叫叶莺莺为姐姐,那就完全乱套了。叶莺莺接着说:“三运,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知道你的脑海中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但你要记住,有些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你是一个优秀的大男孩,我一直很欣赏你。你说你不再叫我阿姨,我也能接受,以后可以称呼我的职务,但是,我不希望你叫我姐姐,不仅我的心里一时接受不了,媛媛恐怕更是难以接受。”

    “叶,叶总,我尊重你的想法,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强人所难。你说服我改变什么,说实话,我真的很难改变。”

    “三运,看来你这个人有些固执啊。对了,你今天去看女朋友倾城吗?”

    “不去,你是不是想赶我走了?”

    “三运,怎么会呢?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有一件要紧事要处理,不能陪你了。”

    “什么要紧事?”钱三运知道,叶莺莺说办要紧事是假,逃避才是真。以前,他对她的喜欢是朦朦胧胧的,没有挑明,而今天,他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她,他是喜欢她的。虽然她早已意识到这一点,但真的亲口从他嘴里说出来,她一时还难以接受。

    “三运,你以为我是在骗你吧?其实,我真的没有骗你。”叶莺莺淡然一笑道,“是这么回事,公司在厂区临街位置悬挂了几幅宣传广告,工商局说户外广告需要事先审批,说我们违反了规定,要对公司处以罚款,我得找人疏通关系,争取妥善处理此事。”

    “这是多大的事?即使罚款又能罚几个钱?好吧,既然你要走,那就走吧。”

    叶莺莺起身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说:“三运,那我走了啊,下次有时间,我们,还有大乐、媛媛一起去附近景点转转,到时候等我通知吧。”

    钱三运没有说话,看着面前的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尤物,他真想使用暴力,将其就地正法,就像那次在胡若曦的家里,用最粗鲁的方法进入她的身体。

    可是,他又知道,这种想法就像叶莺莺所说的,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叶莺莺走后,钱三运一个人怅然若失地坐在茶楼包厢里,感到以前的想法太乐观,要想真正占有叶莺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别的不说,就是让她跨越那道心理障碍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本来想趁着这周末来江州放松放松心情,却不料,心情反而更沉重了。一个人坐了许久,钱三运才走出包厢。

    走出过道时,钱三运忽然发现前面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背影很熟悉。他们走得很近,但是,并没有过分亲密的动作。

    男的说:“广告公司这块,如果做得好,是能赚大钱的。”

    女的说:“是的,你爸说了,不会让我干一辈子的保姆的。广告公司只是让我练练手,并不指望我能赚多少钱。当然,你爸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只要他动动嘴,不想赚钱也很难。”

    钱三运一惊,这男人就是曹小兵,女人就是杭思思,他们怎么也来湖隐茶楼了?

    钱三运停下脚步,躲在一角,此时如果与他们照面,显然不太合适。从他们的只言片语可以得知,杭思思现在不干保姆了,而是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想想也是,曹春林怎么可能让宠爱的小情人干一辈子保姆?凭曹春林的能量,杭思思随便开什么公司,都是能赚大钱的。现在很多官员自己不直接受贿,而是通过特定关系人受贿,情人是出现频率很高的一种特定关系人。当然,杭思思开的广告公司,拉来业务不一定就是变相受贿,但是,如果没有曹春林在背后打招呼,要想在竞争激烈的江州广告市场分得一杯羹,难度太大。

    曹小兵在周末与父亲的小情人在相对僻静的湖隐茶楼约会?想想都让人惊讶不已。钱三运不禁想到了曹禺的剧本《雷雨》中的情节:周朴园的大儿子周萍与后母蘩漪私通。

    可是,他们如果真的私通,为什么不选择去宾馆,而是来茶楼?

    等曹小兵与杭思思走远,钱三运才从茶楼走了出来。

    然而,在距离湖隐茶楼不远处的一条马路旁,钱三运又看到了曹小兵的身影,他站在马路边,像是等出租车。从这条路打的并不是很方便。

    钱三运不想与曹小兵照面,却被眼尖的曹小兵看见了,他远远地就叫到:“三运,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钱三运故意装作很惊讶的神色,说道:“曹县长,是你?我光顾着走路,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你。我中午吃过饭,在这附近转转,曹县长怎么来这里了?”

    曹小兵道:“刚刚在附近的一家酒楼吃饭,准备打的回去休息,左等右等就是没没打到出租车,不巧遇上了你。”

    曹小兵是在撒谎,明明从湖隐茶楼出来,却说自己从酒楼出来,说明他与杭思思的约会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钱三运笑道:“曹大县长不坐专车,而是打的,一定是在体察民情。”

    曹小兵笑道:“就是体察民情,也不会是在江州,江州不是我的地盘,我的一亩三分地在东江县呢。对了,三运,最近工作职务有没有调整?”

    “刚刚调整了,任县委办主任,下周一正式走马上任。听曹县长的语气,应该是高升了吧?”

    “三运,你真聪明!高升算不上,是平调到更重要的领导岗位上。前几天,我被任命为县委副书记。”

    “恭喜恭喜,看来我得改口,得叫你曹书记了。曹书记进步神速,下次见面,估计又得叫你曹县长了。”

    曹小兵哈哈大笑道:“三运,你可真会说话,就是提拔为县长,也没有那么快,最起码也得一两年吧。”

    这时候,一辆空的出租车路过,钱三运招手拦停了。

    曹小兵说:“三运,今天我就不陪你了,我休息一会,下午还要返回东江县,明天要出席一个新项目的奠基仪式。下次邀请你来东江县考察。”

    正式走马上任县委办主任的第一天,钱三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胡若曦的办公室,聆听她对最近一段时期工作的安排。

    胡若曦说,县委办主任是很重要的工作岗位,可以说是全县最大的秘书。不在领导之位,要谋领导之政,参政设谋是办公室的第一要务,最能体现自身价值。县委办公室是县委的“中枢”,县委办主任是“总调度”,起着承上启下、联络内外、协调各方的重要作用。对内,沟通协调县委领导班子;对外,沟通协调县委、人大、政府、政协等领导机关;对下,沟通协调各乡镇党委、政府和各职能部门。要使全县上下干事业“一条心”、搞建设“一盘棋”,各项工作围绕县委“主轴”运转,就要求县委办主任充当“润滑剂”的作用,搞好综合协调,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县委的决策上去,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工作合力,提高工作效率。

    胡若曦说,最近几天你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尽快熟悉情况,除了常规性工作,暂时不安排你特殊的任务。县委办主任是县委的“大内总管”,不是我胡若曦一个人的大秘书,至少名义上是这样的。不仅是周海洋县长,新来的县委副书记张义端那边,你也要抽出时间去见见他,聆听他对各项工作的指示。

    胡若曦说了很多,对于一些注意事项,也是事无巨细,多提醒多点拨。对于她而言,钱三运既是她的情人,又是她的得力助手。

    钱三运走出胡若曦的办公室时,看到在外间办公的王春妮。钱三运进来时,并没有看见她,想必她是临时外出了。

    听见脚步声,王春妮本能地抬起头,见是钱三运,并未显得惊讶,对于新来的顶头上司,她肯定事先就知道了。

    也许是对过往的事耿耿于怀,王春妮的表情很是漠然,既看不出她的脸上有怨恨的神色,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喜,就像见到了一个陌生人似的。

    “王春妮,哪天来县委办报到的?”钱三运微笑着问道。他知道王春妮心里有个结,说实话,那次在江州将她哄骗到抓嫖现场,的确有些不太厚道,特别是在她并不知道张青林和他有私人恩怨的情况下。

    “钱主任,你的意思是批评我没有去你那报到?”王春妮冷冷地说,语气中明显流露出不悦。

    “王春妮,你多虑了!我今天才报到的,你来县委办时间应该比我早,即使报到,也无需来我这里。”钱三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不管怎么说,王春妮是他的下属,下属用这种语气和领导说话,谁当领导都不高兴。

    王春妮不说话了,眼睛瞅着一份文件,只是,她的眼神有些茫然,看得出,她并不是在认真看文件。

    从李银桥那里了解到,张青林嫖娼被抓现行后,王春妮似乎原谅了他,但后来两人还是分手了,而张青林已经结婚。

    “王春妮,这几天有空时,来一趟我的办公室。”钱三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他要在王春妮面前树立自己的权威。

    王春妮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新掌舵县委办,钱三运挨个在各个办公室转了转,算是与大伙见个面。由于他在县政府办挂任过一段时间的副主任,绝大多数县委办的工作人员他都是熟悉的。

    县委办有个驾驶班,有十几名司机,在一楼有个大办公室,没事时他们就待在办公室里,随时等候差遣。受工作性质决定,他们随时都可能有工作任务。

    今天一楼的司机办公室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司机没有出车。在拐角处,一个司机正神情专注地盯着电脑,一脸的陶醉表情。钱三运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让人耳红心跳的一幕,原来,这个司机忙里偷闲,正在欣赏东洋国的爱情动作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