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

    相比较机关工作人员而言,司机们没有太多的纪律约束,毕竟除少部分司机是工勤人员外,大部分都是聘用人员。没有出车任务时,可以待在办公室上上网、看看报纸、聊聊天,但是,大白天的躲在办公室看东洋国的爱情动作大片就有些过分了。

    东洋国的爱情动作大片看得让人血脉偾张,两男一女正在激烈鏖战中。这个司机虽然一脸络腮胡子,但实际年龄可能不到三十岁,而且很有可能处于单身状态,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饥渴,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就欣赏这类爱情动作大片。

    这个司机一脸亢奋的表情,一只手还有意无意地搁在鼓鼓的裆部,浑然不觉有人进来了。

    咳,咳,钱三运冷不防轻咳两声,这个司机吓了一跳,本能地回过头来,见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不是同事,也不是领导,心情宽松了很多。他将电脑屏幕最携,一脸不悦地盯着钱三运,冷冷地说:“你是谁?进门怎么不打声招呼?”

    钱三运开门见山地说:“我是新来的县委办主任钱三运,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没有出车?”

    这个司机吓得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钱主任?”

    钱三运明察秋毫,感觉这司机在驾驶班地位很低。虽然有文件规定,副部级以上干部才配备专车,但事实上,不仅县委常委们有专车,连县局局长、甚至副局长都有专车。领导的司机和秘书一样,都是领导信得过的人,都是很牛逼的,如果只是在闲暇之余看了色情影片,本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事。这个司机惊慌失措,说明他地位不高,很可能不是领导专车司机,而只是一般公务用车司机。

    钱三运语重心长地说:“在没有出车的情况下,可以上网看看新闻,你却看那些不该看的,如果被暗访组看到了,影响多不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开哪号车?”

    “我叫李达帮,开的是机要通信用车,今天没出车,在浏览网页时,不小心点到不雅视频,就多看了几眼。钱主任,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县里一般都有辆车,用于保障机要通信需要,开这种车是最没有油水的。

    虽然不是领导专车司机,也没有什么地位,但钱三运并不是那种专门拣软柿子捏的人,他缓和了语气,说道:“李达帮,知错就好,下不为例。”

    李达帮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从这一动作可以看出,他似乎是个实在人。不过,一个人是否老实,一面之交往往是靠不住的。

    驾驶班是县委办副主任伍海林分管的,伍海林敲来一楼有事,看到钱三运,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钱三运之前与伍海林打交道并不多,对他的了解知之甚少。不过,既然能任县委办副主任,背后都是依附不同的势力的。

    伟人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就是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初来县委办,还是尽可能地少树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伍海林热情打招呼,钱三运自然也是笑脸相对。

    伍海林热情邀请钱三运去他的办公室坐坐,钱三运也欣然同意了。两个人拉了一番家常外,钱三运将话题引到李达帮身上。

    伍海林说,李达帮能成为县委办驾驶班司机,是有来历的。

    李达帮老家在现在的城东新区的位置,在四五年前还是农村地区,后来由于县委书记王连全大力推行城区东扩,这片农村区域被征地拆迁。

    李达帮家的房子也位于拆迁区域内。当年拆迁时,李达帮的父亲对拆迁政策不满,拒绝签字拆迁,成了钉子户,城东新区拆迁领导小组多次做工作未果后,实施强拆,李达帮的父亲不满强拆,站在屋顶上,一手拿着汽油桶,一手拿着打火机,说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他就引火**。

    李达帮父亲只是以**相威胁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然而,当轰隆隆的推土机真的强拆时,一时气愤的他失去了理智,点燃了打火机,**身亡。

    出了人命,事情闹大了。李达帮的妈妈寻死觅活的,也哭着闹着要陪老伴去死。刚从部队退伍不久的李达帮更是嚷着要与拆迁队拼命。这事惊动了县委书记王连全,他指示要想方设法平息事态,绝对不能让矛盾激化,否则要严肃追责。

    拆迁队费尽心思,才做通了李达帮和他母亲的思想工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县里同意:第一,按照规定兑现拆迁政策;第二,补偿人民币二十万元;第三,退伍的李达帮成为县委办驾驶班司机。

    李达帮这个人优缺点分明。优点是:第一,话语不多,不乱说,这一点对于领导司机是至关重要的。领导或多或少都有些自己的秘密,比如给上级送礼,和情人约会,等等,这些驾驶员一般都是知情的。如果驾驶员口风不紧,到处乱说,领导知道了不炒他鱿鱼才怪。

    李达帮的第二个优点就是驾驶技术高超,他在部队就是汽车班司机,驾驶技术绝对过硬。

    李达帮的第三个优点是蛮力不小,他身材魁梧,一身疙瘩肉,在部队又学过散打,对付两三个普通人不在话下。

    按理说,驾驶技术好、能当领导保镖,又不乱说的李达帮是领导专车司机的理想人选。但事实上,李达帮只给领导开了不到两个星期车,就被炒鱿鱼了。这是相比较他的优点而言,他的缺点也很明显。

    第一个缺点是其貌不扬,而且不修边幅。没有哪位领导希望自己的司机是一个脏兮兮的人。

    第二个缺点就是不懂得人情世故。领导的司机不但要求口风紧,还要精明机敏。李达帮似乎不太懂得人情世故,比如领导参加应酬时,他就不知道将车停在其他地方,而是将车停在酒店门口,如果车子经常停在酒店门口,这对领导的形象影响不好。比如,领导去基层检查工作,基层通常都会送礼物,但一般不会直接将礼物送给领导,而是委托司机转交。什么人送的什么东西该收,什么人送的什么东西不该收,司机心里要有数,不能见什么东西、什么人都不假思索地替领导代收。但李达帮就不能很好地揣摩领导意图。

    第三个缺点是一根筋,情商不高。比如,领导女朋友比较多,遇到领导和女朋友坐在后排时,司机要屏佐吸,两眼向前看,不能朝两边看,更不能回头看。但李达帮看到漂亮的女人,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有时还看到了不该看的暧昧镜头。又比如,作为领导的身边人,领导有了不顺心的事,难免会拿司机当出气筒,一个精明的司机要学会体谅领导。因为,领导向你发火,这是亲密的体现。可能你心里不会好受,或者觉得很委屈,但是,你应该明白,这是难能可贵的。想想看,有多少人想接近领导,却没有机会。然而,李达帮就不能意识到这一点。领导发火时,他虽然不至于和领导大吵大闹,但是,他爱耍小性子,对领导冷言冷语相待。哪个领导能容得下这样的司机?

    所以,李达帮在为领导服务不到半个月后,就被调整为机要通信用车的驾驶员。有关他的种种笑话也广为流传。

    李达帮今年二十八岁,但还是光棍一条。本来就长得不好看,又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还是有名的一根筋,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去年,李达帮的老母亲抱孙子心切,通过媒婆为儿子买了一个越南媳妇,然而,这女人和媒婆都是骗子,骗了李达帮家里十二万元。最无耻的是,这女骗子竟然没有让李达帮得手。事后,李达帮的妈妈为此大病一场,差点就没有爬起来。

    听伍海林这么一说,钱三运才对李达帮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也就不难解释李达帮为什么会贬为机要通信车司机,为什么大白天的在驾驶班办公室偷看东洋国爱情动作大片。

    李达帮不但是机要通信车驾驶员,还担负着值班任务。为应对突发情况,县委办建立了值班制度,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人值班。晚上县委办工作人员值班时,同步安排司机值班。

    这天晚上,钱三运下班后,在县政府大楼附近溜达。他来到县委办一楼,顺便看看值班情况。

    驾驶员值班室在一楼的最左侧,在快到值班室门口时,一阵浑厚的男人的歌声徐徐飘了过来。歌声正是从值班室的窗户里面传过来的,由于走廊空荡荡的,很安静,歌词听得一清二楚。

    “五不该呀六不该,你不该跑到我的床上来,跑到我的床上也没有关系啊,你不该把我的衣服脱下来;七不该呀八不该,你不该把我的衣服脱下来,把我衣服脱下来也没有关系啊,你不该把你的东西插进来……”

    歌声并不算非常动听,但也没有走调,钱三运听过这首歌的旋律,只是他记不清楚了,原来的歌词是否就是如此,总感觉太露骨了。根据值班安排,今天晚上应该是李达帮值班,听声音也像是他的。

    房门是虚掩的,钱三运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李达帮估计是太陶醉于自己的歌声了,根本就没有察觉出有人在敲门。钱三运干脆推门直入。

    “谁?”李达帮根本就没有想到此刻会有人破门而入。

    钱三运注意到,躺在床上的李达帮将被子拱成了一个蒙古包,被窝里有一本艳情小说,封面是个袒胸露乳的女人。

    当见到来人是钱三运时,李达帮笑嘻嘻地说:“欢迎钱主任来检查指导工作。”

    钱三运扫视了一眼这间值班室,面积不大,摆放着一张铁床,衣柜、桌椅什么的也一应俱全,只是没有卫生间和洗浴间。值班室很凌乱,卫生纸、瓜子壳、空酒瓶、水果皮等遍地都是,可以想象,李达帮是一个多么邋遢的人。

    “李达帮,要注意卫生,这不仅关系到个人形象,也关系到单位形象。”钱三运虽然是批评的语气,但说得并不严厉。

    “钱主任,我知道了。” 李达帮起身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李达帮,你家在哪里呢?”钱三运明知故问。

    “我老家现在位于城东新区的位置,前几年拆迁了。虽然老房子拆迁好几年了,但是回迁房到今天还没有分到,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建成入住。”

    钱三运一愣,问道:“都好几年了,怎么回迁房还没有建成?”

    李达帮摇头道:“建了几栋,还没建成,就停工了,好像是质量不合格,资金也不够。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老百姓怨气挺大的。”

    “这事情我回去了解一下,看是什么情况。”

    “谢谢钱主任。钱主任,发现你和别的领导不太一样,没有架子,挺平易近人的。”

    钱三运笑道:“我又不是多大的领导,年龄又不大,能有什么架子?”

    “钱主任,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领导,没架子,不欺负人。县委办有的领导,走路时头都是昂的,从来不拿正眼看我,总感觉他们在歧视我们下层人。”

    “不会吧,每个人的风格不一样。那你说说,谁歧视你了?”

    “比如那个杭强,虽然只是一个副主任,但架子比县委书记还大,经常对我指手画脚的,要不是看在这份工作的份上,我早就对他不客气了!对了,钱主任,我有个绰号叫大棒,你以后就叫我大棒吧。”

    “好的,大棒,你讨老婆没有?”

    “你看我这模样,长的难看,工作不好,又不会讨女人欢喜,哪个女孩会喜欢我呀?”大棒一脸苦相。

    “大棒,今年二十几了呀?”

    “二十八了,在老家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伙伴,孩子都打酱油了,我却是光棍一条,连女人的屁股都没有摸过。活的真憋屈呀!”

    “大棒,城里女孩多的是,你家是拆迁户,经济条件不算太差,要想尽快结束单身,首先得注意自己的形象,你看你,胡子拉碴的,衣服也脏兮兮的,哪个女孩会喜欢你?另外,追求女孩时要胆大、心细、皮厚,不能扭扭捏捏的,得有男子汉的气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