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

    大棒憨厚地笑道:“钱主任,看来你很有经验呀,你可要教教我,我也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不瞒你说,我非常想女人,特别是夜里,更是憋得慌,有时候真想冲到大街上,抓一个女人回来……”大棒越说越激动,口水都流出来了。

    “大棒,这是犯罪行为,是要蹲大牢的,你可千万不能干这傻事,否则你这一生就算毁了。退一万步说,就是花钱嫖娼,也不能干强暴女孩这种缺德事。”钱三运一本正经地说。

    大棒精神为之一振,眼里都闪着邪光,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兴奋地说:“钱主任,你看我这猪脑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钱三运忍俊不禁,说道:“大棒,我这是打比方,并不是怂恿你去嫖娼。如果这丑事被人知道了,你的名声就坏了,以后就别想谈对象了。”

    “钱主任,我也只是说着玩的,我是贫苦人出身,一分一厘留着结婚,怎么舍得花钱找小姐?”

    两个人闲聊了好一阵子,钱三运通过大棒,了解了县委办的一些情况。他发现,大棒虽然比常人少一根筋,但心地不坏,没有心机,重义气。

    “钱主任,不瞒你说,我喜欢县政府食堂的一个女人,是个单身女人,老公前几年死了,胸部大,屁股挺,我一看到她,就有冲动了!”

    “大棒,那你就勇敢地追她呀。”

    “可是她依仗着自己是城市户口,从来就不拿正眼看我!妈的,瞧不起乡下人!一个丧偶女人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正儿八经的处男呢!”

    钱三运开玩笑说:“大棒,女人都是很矜持的,要胆大、心细、皮厚,要想方设法将女人哄骗上床,等你占有了她的身体后,她就会对你服服帖帖的。”钱三运说完之后,情不自禁地笑了,要是自己真的能掌握追求女孩的精髓,姚晓晴当初就不会离他而去了。看来理论是一回事,实践又是一回事。

    “知道了,知道了。”大棒将钱三运的信口胡说当做了真传。

    钱三运晚上一个人闲得无聊,又去了县委办工作人员值班室,与值班人员谈心。

    县委办工作人员值班室在四楼。在回到一楼时,他上厕所解大便,忽然,隔壁女厕所里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叫喊声,然后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毕竟隔着一层水泥墙。

    钱三运走出厕所时,看到了极其惊讶的一幕,大棒正从女厕所里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系裤带,他脸上泛着红光,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真舒服,真舒服。

    钱三运慌忙将大棒拉到一边,急忙问道:“大棒,你怎么上女厕所了?”

    大棒飞色舞地说:“钱主任,我把那个婆娘睡了,真爽!”

    大棒话音刚落,钱三运就看到一个女人低着头从厕所里走了出来,那女人三十多岁,脸蛋一般,但身材不错。钱三运瞥见那女人衣衫不整,脸颊上还挂着泪痕。这个女人钱三运其实有印象,他在县政府食堂就餐时,有时会见到她,只不过,以前几乎没有和她说过话,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大棒,她是谁?”钱三运用手指了指那女人的背影。

    “就是那个单身女人,这婆娘平时对我不理不睬,今天硬是给我上了,真他妈的舒服。世上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比打手枪爽多了!”

    钱三运什么都明白了,这个大棒一定是尾随那个夜里小解的女人,在厕所里霸王硬上弓了。

    钱三运问:“这女人晚上怎么来到了一楼卫生间?”

    大棒兴高采烈地说:“真的太巧了,我正想着要搞她,她竟然送上门了。晚上县政府食堂有接待任务,她回来得迟,路过县委办一楼时,上卫生间解小便,敲被我看到了,我就将她给上了。钱主任,你不是说只要占有了她的身体,她就会对我服服帖帖的?”

    钱三运使劲地在大棒的身上捶了几拳,轻声说道:“你这兔崽子,傻里吧唧的,这种事也干得出。现在看你咋办?还舒服!明天让你蹲班房了。”钱三运想起自己晚上开玩笑说的那些话,这个蠢货还真的把他的话当金口玉言了,他猛的捶打自己的脑袋,怎么能跟这种人说这些话呢?

    “钱主任,我闯祸了,咋办?”钱三运的捶打让大棒醒了过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酿成大错,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如果那女人报案,真的会坐牢的。大棒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脸上全是惊恐之色。

    钱三运用手指戳了一下大棒的额头,斥责道:“你这猪头!刚刚不是叫嚷好爽好爽吗,现在知道急了?”

    “钱主任,现在说这些没用了。你说我怎么这么混账啊?我爸爸死得惨,妈妈都七十多了,身体也不好,隔三差五的生病,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要是坐牢,谁给她养老送终啊?”大棒哭丧着脸,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钱三运对大棒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沉思片刻后,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是否坐牢,取决于那个女人的态度。这样吧,你将刚才的事说给我听听。”

    “好,好。”大棒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他紧张的神色稍微缓解一些。

    原来,由于大棒没钱没势,没长相没口才,老实巴交的,眼看都二十八岁了,还是光棍一条。可是,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街上成双成对、卿卿我我的情侣,他不禁想入非非。好在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根本不去追那些年轻靓丽的女孩,他知道即使追也是白搭,于是盯上了县政府食堂的一个单身女人,她叫汪彩云,三十五岁。她的丈夫三年前遭遇车祸意外丧生,留下一个女儿,这孤儿寡母的也很可怜。

    汪彩云人长相一般,只是胸部和屁股很大,这令想女人想疯了的大棒垂涎欲滴。汪彩云是一本分女子,只是像她这种年龄的单身女人,长相又不算出众,还拉扯一个孩子,条件好的单身男人看不上她,条件太差的她又看不上别人,所以至今仍然没有再婚。大棒平时经常找机会和汪彩云说话,还献点小殷勤,奈何汪彩云对他不感冒,不理不睬的。就在刚才,汪彩云下班回来后,在上厕所小解时,敲被大棒撞见了。

    大棒也并不是个胆大妄为的人,但误将钱三运的玩笑话当真理,见四下无人,悄悄地尾随汪彩云进了厕所。汪彩云冷不防发现了大棒,大惊失色,刚叫了一声:“流氓”,就被大棒用手堵住了嘴。大棒将厕所隔间门反锁了,抱着汪彩云,连声哀求道:“彩云,你可知道我对你是日思夜想呀,你就让我睡一回吧。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嫁给我,你的女儿从此就是我的女儿了,我保证好好待你们娘俩。”汪彩云拼命反抗,却哪是一个强壮青年的对手?

    听大棒说完,钱三运脑海中就有了主意了,他不紧不慢地问道:“当时汪彩云什么神色?”

    “开始时她还反抗了一番,后来就不动弹了。在我进入她的身体时,她流泪了。”大棒眼巴巴地瞅着钱三运, “钱主任,这次你若是帮我将此事摆平,以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你叫我去东,我不敢去西;你叫我去南,我不敢去北。”大棒说的言真意切,钱三运知道这的确是他的肺腑之言,大棒决不是两面三刀的人。

    “好吧,我试试看。记住,此事千万不能伸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他想帮大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刚刚履新县委办主任,驾驶班司机李达帮就因为犯罪坐牢,他这个主任脸上很不光彩啊。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也许汪彩云碍于脸面,不会报警的,如果不报警,就万事大吉。

    大棒之前就已经通过别人要到了汪彩云的手机号码,也隔三差五地向她表白,但汪彩云就是对他不理不睬。

    “你将汪彩云手机号码给我,我来打个电话试探一下。”

    大棒忙不迭地将汪彩云的手机号码报给了钱三运,钱三运拨通电话,轻声问:“请问你是汪彩云吗?我是县委办主任钱三运。”

    汪彩云答道:“钱主任,你好,我是汪彩云,你找我有什么事?”

    钱三运说:“汪彩云,我想私下里和你谈谈,方便吗?”

    “和我谈?谈什么?”

    “李达帮是个忠厚老实人,他一直非常爱慕你,冲动之下才酿成大错,请你原谅他,他也愿意接受你的任何处罚。”

    汪彩云没有想到钱三运会说这个,她有些愠怒,大声说道:“不要和我说这个,我有事回家了!”

    钱三运有些担心,汪彩云回家只是借口,说不定去公安局报警。他抢着说:“汪彩云,我再多说一句。李达帮为人忠厚老实,又非常爱你,我觉得你们真的挺般配的。”

    汪彩云沉默不语,钱三运见缝插针:“汪彩云,你的家庭地址是哪里,我想和李达帮登门拜访。”

    汪彩云冷冷地说:“不必了。”

    汪彩云这种态度让钱三运感到害怕,但又让他看到了希望。她迟迟不挂断电话,证明她并不想报警,毕竟,这事发生后,如果报警,对她的名声不好。钱三运不失时机地将大棒对她的爱慕之情、她和大棒很般配之类的话说了一大堆。说着说着,汪彩云的态度似乎软化了,她不冷不热地说:“你这人真难缠,告诉你吧,我家在香园小区二号楼301房间。”

    汪彩云走了,钱三运愣在那里,揣摩她话语中的意思。凭直觉,他觉得汪彩云不会报警的,如果不报警,事情就好办多了。

    大棒听钱三运说应该问题不大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紧绷的心轻松多了。他紧紧拉着钱三运的手,说道:“钱主任,你好人做到底呀,可要帮我彻底摆平此事呀。”

    “这样吧,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去她家。”

    大棒连连点头,对钱三运感激涕零。

    钱三运和大棒一大早就赶到了汪彩云家所在的小区。

    “大棒,我们去汪彩云家,总不能空手去吧?”

    “钱主任,你做主,我听你的,让我买,我还真不知道买什么呢。”大棒傻笑道。

    在小区门前的一家便利商店,钱三运挑选了牛奶、水果、零食等食品。在香园小区二号楼301房间门前,钱三运和大棒敲了半天的门,没有任何动静。钱三运心中一怔:莫非汪彩云给的是假地址?应该不会吧,要么不给,要给的话就不会给假地址的。

    大棒一脸失望地看着钱三运。就在此刻,楼梯口响起了噔噔噔的脚步声,钱三运扭头一看,乐了,正是汪彩云和女儿回来了。想必她们是出去晨练了。

    汪彩云认出了钱三运,冷冷地说:“你们还真来了。”大棒低着头,不敢说话。那个小女孩好奇地问汪彩云:“妈妈,叔叔是谁呀?”

    “坏人!”汪彩云没好气地答道。

    “妈妈,我看他们不像坏人。”小女孩看起来十来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这一点完全不像她妈妈,汪彩云虽然长的不算丑陋,但是也绝不漂亮。

    “傻孩子,坏人好人脸上又没有写字,不是凭看就能看出来的。”汪彩云轻声说道。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汪彩云打开了房门,钱三运和大棒正欲进门,小女孩突然站在门中央,用手拦着,不让他们进去。“妈妈说,你们是坏人,坏人不许进我家。”汪彩云也被逗乐了,笑着说:“侯婵婵,让他们进来吧。”

    侯婵婵不依不饶,仍然把着门。“妈妈,你不是说他们是坏人吗?”

    汪彩云咯咯的笑出声来,答道:“妈妈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

    侯婵婵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乖巧地叫了一声:“叔叔好,请进。”

    钱三运和大棒进了屋,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住宅,房子很陈旧,装修也很简单,但布置得很温馨,家具、日用品等摆放得井井有条,一看就知道主人是个勤劳、爱整洁、讲究卫生的女人。客厅摆放着一张木头镜框,钱三运注意到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汪彩云手中抱着侯婵婵,和一个男人紧紧依靠在一起,场面非常温馨。不用说,那男人就是侯婵婵英年早逝的爸爸了,他很帅,英气逼人,眉宇间透露出坚强和果敢。

    钱三运再凝神看着面前的侯婵婵,她完全遗传了父亲的容貌,皮肤白皙,面容娇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他柔声问道:“侯婵婵,今年几岁了?读几年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