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

    钱三运心中思忖:杭强是直接服务张义端的县委办副主任,而且,还是他拐弯抹角的亲戚,他一来青山任职,就将杭强调到身边,这种私事让杭强去办是最合适不过了,但为什么没让他办,而是让我去办?难道是故意给我出难题?

    钱三运硬着头皮说:“张书记,我稍后就和税务局那边联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向您汇报。”

    张义端满脸堆着笑,摆手道:“也没必要时时事事都要向我汇报,你年纪轻轻就干县委办主任,说明你工作能力很强,这事怎么处理你拿主导意见,最后报结果给我就行。”

    张义端的意思很明显,他不需要了解情况,再说了,税务局为什么要查云梦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账目,查出了哪些问题,税务局准备如何处罚,他极有可能早已了解得一清二楚。他现在要的就是结果,即摆平此事。

    回到办公室后,钱三运拨通了县税务局局长赵睿智的电话。拨电话时,钱三运心里其实挺没底的,因为根本不知道赵睿智的态度如何。以前开会什么的也经常与赵睿智照面,但没有私交,再说了,税务局是垂直管理单位,人财物不在县里,县里对其施加影响力度有限。

    赵睿智倒是很热情,他说,云梦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涉嫌偷税漏税,初步查明,偷漏税款超过三十万元,按照税法规定,除补缴税款和滞纳金外,还要对其处以偷漏税款0.5倍到5倍的罚款。综合考虑该公司的情节性质,拟对其处以2倍的罚款,即罚款六十万元。

    钱三运委婉提出了县税务局能否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对该公司予以一定的关照。

    赵睿智说,钱主任,你有所不知,这个案件是举报案件,也是市税务局挂牌案件,而且,市税务局稽查局派人参与了案件查处。我们就是想给予关照,也是爱莫能助啊。钱主任,实不相瞒,补缴税款和滞纳金肯定是免不了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减轻处罚幅度。

    企业偷漏税被查,补缴税款和滞纳金不仅是税法规定,也是天经地义,想让县税务局终止查处该企业,钱三运很难做到,就是能做到,他也不会趟这趟浑水。

    不过,他还是听出了赵睿智话语中的言外之意,即减轻处罚幅度。一般来说,执法机关在对行政当事人处以处罚时,都会高开低走,即先拟给予较重的处罚,如果对方能找关系疏通,那就视情况减轻幅度。这样既不违规,又很好地考虑了中国是人情社会的现实。

    如果按照下限,让税务局对该企业处以0.5倍的罚款,也就是罚款15万元,那么,就能为其减轻负担45万元。这种处理结果并不违规,因为这是自由裁量权的范围。什么是自由裁量权?说白了,就是看你找关系的力度。

    当然,如果是这种处理结果,张义端是否满意,还不知道。但至少,说明做了工作。

    钱三运试探着问,能否按照处罚下限,给予该公司0.5倍的罚款?赵睿智说,钱主任,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吧,如果2倍降为1.5倍,还可以理解,但一下子降为0.5倍,那就让我为难了。你可能不知道吧?该企业性质极其恶劣,税务稽查人员去企业突击检查时,该企业老板和员工妨碍执行公务,拒不接受检查,还以暴力相威胁,幸亏公安机关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恶化。

    钱三运委婉地说,赵局长,你要理解我的难处,我也是受领导之托,才关注此事的。

    县税务局虽然是垂直管理单位,人财物三权在上一级税务机关,但也不敢得罪县委县政府领导,因为县政府每年还要给予其一定数额的经费补助,此外,党建、文明创建等工作还要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和支持。

    赵睿智想了想,说,钱主任,这样吧,我做做上级税务机关的工作,尽可能地在不违规的前提下,给予该公司必要的关照。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钱三运也不好勉为其难,只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通常来说,各级政府的税务部门都是由常务副省长(市长、县长)分管的,钱三运想到常务副县长孟青的秘书李银桥,他头脑活络,消息灵通,也善于结交关系。

    李银桥说,赵睿智和副县长胡业山有亲戚关系,而且,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

    李银桥提供的这个消息很有用,钱三运拨通了胡业山的电话,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胡业山说,赵睿智虽然与他关系不错,但是,这个人很有个性,如果他不想帮你办事,你找谁都没用,他也不是一口拒绝,就和你打太极;如果他想帮你办事,想方设法也要办成。他有个致命弱点,就是爱嫖娼,只要让他舒服了,他就会答应帮你,而且说到做到。

    钱三运说,难不成我要请他嫖娼?

    胡业山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的一个朋友在邻县东江县新开了一家休闲娱乐会所,女技师不仅年轻漂亮,很多下水时间不长。我曾经帮过这位朋友的忙,他邀请我去新开的会所玩,说一切费用全免,我最近太忙,没有时间过去。今晚我们就过去放松放松。

    钱三运说,胡县长,我不玩这个,要不,麻烦你帮我搞定赵睿智吧?

    胡业山说,那可不行,怎么说你也要去。你不做大保健也可以,找个漂亮的女人帮你捏捏腿、捶捶背总是可以的吧。东江县不是青山县,那里熟人很少,我们去那里,没有人认识的。今晚我们就三个人过去,让赵睿智开车,既安全又保密。

    钱三运想了想说,好吧,不过我有言在先,我不干涉你的私生活,但你也不要强人所难,让我干那种事。

    胡业山哈哈大笑道,什么叫强人所难?你不想干那事,我还能让女技师强暴你不成?

    张义端交代的事总算有点眉目,钱三运的心情宽松了很多。不过,他反思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很可能费尽心思,到头来,张义端还不满意。可是,如果啥也不做,更会激起张义端的强烈不满。做下属真难,想方设法完成领导交代的私事,还不一定能让领导满意。

    下午下班后,赵睿智亲自驾车载着胡业山和钱三运向东江县的方向而去。

    在车上,听胡业山说,已经和休闲娱乐会所的马总取得了联系。马总产业很多,不但在多地开了多家休闲娱乐会所,还多处承揽建筑工程,再转包给第三方。这个马总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不过,为人很讲江湖义气。

    胡业山在担任县卫生局局长期间,马总就曾承揽过卫生系统的部分建筑工程,再转包给有资质的建筑公司,从中赚取差价。这个马总听说胡业山要来他新开的休闲娱乐会所消遣,非常重视,早早地在青山县到东江县的路口迎接。

    马总的大名叫马小乐,不过,这个大名听起来更像是小名。出乎钱三运意料的是,这个在休闲娱乐界叱咤风云的人物竟然是个身材矮小瘦弱的男子,年龄应该不到三十岁,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在一百斤上下。

    “热烈欢迎胡老板一行来东江县指导工作!”见到胡业山,马小乐双手紧握他的手,脸上堆着笑。

    钱三运注意到,马小乐社会经验很足,他并没有称呼胡业山的职务,而是称呼他为“胡老板”。

    同样,在介绍钱三运和赵睿智时,胡业山并未透露其真正的工作职务,而是称呼其为“钱老板”和“赵老板”。马小乐似乎也知道,这两人很可能并不是真的公司老板,而是政府官员,但他不怀疑、不打听。马小乐如此年轻,就能有这么大的产业,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马小乐设宴款待胡业山一行。听马小乐说,他在省内共开有六家休闲娱乐会所,其中在江州就有两家,而且规模都挺大。这些休闲娱乐会所的男女技师不仅相貌出众,而且接受过专业训练,有的技师甚至是从东莞那边请过来的,采用的技术标准就是莞式标准。

    听说还有男技师,钱三运很好奇,问马小乐:“马总,这些男技师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

    马小乐笑道:“钱老板一看就对我们服务行业不甚了解。一部分男技师为有特殊需要的男性客人服务,说白了,这些男性客人性取向与大部分人不一样。另一部分男技师是为女性服务的,说白了,就是鸭子。女人也是人,也有生理需求,特别是那些欲求不满的中年女人。”

    钱三运笑道:“听马总这么一解释,感觉自己长见识了。”

    胡业山插话道:“钱老板,你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你知道马总的休闲娱乐会所对男技师的技术要求吗?”

    钱三运摇头道:“我哪知道?”

    马小乐笑道:“我简单举个例子吧,我们对为女性服务的男技师有个训练科目,买一块猪肉,让它发烂发臭,然后划开一道细缝,塞进去一枚一元硬币,男技师不能用手、不能用牙齿咬,要让舌头将硬币舔出来。这是男技师的基本技术要求,只有这样,才能搞好服务,才能赢得回头客。”

    赵睿智听得心里痒痒的,很想现在就去会会那些不仅长相漂亮,而且技术一流的女技师。他是有备而来,特意带了一种能够延时助兴的神药。

    马小乐又说:“等下去我的会所,你们自己挑选,尽情地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所有费用全免,不过,你们要注意劳逸结合,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

    赵睿智问:“马总,你们店里有没有学生妹?”

    马小乐答道:“当然有,我们的产品多元化,纯情学生妹、兼职白领、职业技师、青春少妇、成熟女人,应有尽有。不过,才下水的学生妹技术可能生涩些。”

    赵睿智问:“学生妹一般年龄有多大?中学生还是大学生?她们是自愿的吗?”

    马小乐笑道:“当然是自愿的,我们任何一位技师都是自愿的,有中学生,也有大学生。”

    赵睿智说:“马总,今晚你就为我安排两个学生妹吧,服务差点没事,但长相要好看,年龄越小越好。”

    钱三运心中暗道,这个赵睿智,果然是个老嫖客,不但要年龄小、长相好看的学生妹,而且一下子就要了两个。

    马小乐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安排。学生妹资源相对紧张,而且很受欢迎,如果现在不预订,晚点去估计就要等候了。”

    马小乐当场给休闲娱乐会所的一个女主管打了个电话,指示要留两个年龄小的、长相漂亮的学生妹,晚上有重要客人要来。

    马小乐问胡业山和钱三运:“你们两位有什么特殊要求?”

    胡业山咧着嘴说:“我没有特殊要求,等下去你的会所亲自挑选。”

    钱三运没有说话,马小乐又问:“钱老板,你呢?”

    钱三运并不喜欢风尘女子,也从来没有与风尘女子发生过**关系,便说道:“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算了吧。”

    胡业山说:“那怎么行呢?既来之,则安之。你身体不舒服,那就不干那事,可以找一个技术好的为你捶捶背、捏捏腿,放松放松。”

    马小乐想了想,说道:“我们会所还真有一个,她是一个很奇葩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但人很冷艳,也许是受了什么刺激,话语很少,也似乎从来没有看她笑过。她是我们会所唯一不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技师。她可以为你捶背、捏腿、按摩,你也可以抚摸她,但不能干那事。有的男客人见她漂亮,出价两千元一次,她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胡业山一愣,问道:“还有这种女人?不怕别的客人用强吗?”

    马小乐说:“这种客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过,毕竟嫖娼最多只是违法,而用强就涉嫌犯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