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精彩小说免费!

    胡业山问:“马总,休闲娱乐会所的安全能得到保证吗?”

    马小乐哈哈大笑道:“胡老板,干我们这一行的,如果公安那边没有几个熟人,会所早就被查封了。不瞒你说,不仅公安那边,县委县政府那边也有我的朋友。我这个会所开业快两个月了,几乎没有被公安查过,仅有的一次例行大检查,我提前获得了消息。所以,今晚你们放心大胆地玩,绝对安全。”

    钱三运想,马小乐这一番话应该不是吹牛,从事这种特殊服务业,如果没有一定的背景,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胡业山说:“现在有些国家嫖娼是合法的,比如荷兰、德国,从业者定期体检,最奇葩的是德国,会对一些经济困难的群体发放嫖娼券,免费嫖娼,就像我们国家的购物券一样。”

    赵睿智接过话茬:“前几年,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提出一个提案,提议卖淫合法化,她的理由是,卖淫嫖娼的存在不仅有利于减少性犯罪,也有利于解决男女性别比失衡的社会问题。”

    胡业山说:“如果这个提案得以通过后,将是我们男人的福音。结婚时间长了,夫妻生活就平淡了,有句话不是说,握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如果偶尔出去尝尝鲜,换换口味,不仅不会造成家庭不稳定,反而是夫妻和睦的润滑剂,而且,还能促进社会和谐,减少性犯罪。”

    赵睿智说:“言之有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既然有这个市场需求,就应该允许其存在,这其实与我们上街买菜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放开此行业,不仅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还能拉动gdp增长,增加税收收入,而且也能最大程度上保证女性从业者的人身安全。香港地区就允许妇女个人从事此行业,叫一楼一凤。台湾地区制订了《台北市公娼管理办法》,订定台北市公娼接客费标准。由政府发放牌照,有牌照的楼凤称为公娼,是合法的,在合法的公娼馆里营业。无牌照的叫暗娼,是违法的。”

    马小乐说:“是啊,如果能像台湾地区那样,办理营业执照就可以合法从业,我们就不用那么害怕公安检查了。县公安局某些人,来我们这里消费从来不给钱,而且,还隔三差五地带朋友过来免费消费,这些人都是大爷,我们惹不起。其实,现在出来卖身的,很多都是贫苦人出身,有的交不起学费,有的家人生病,有的要救助兄弟姐妹上学。她们不偷不抢,靠自己的身体赚钱,何错之有?富二代、官二代家的小姐们,哪个会干这种事?”

    钱三运插话道:“讨论这些话题其实毫无意义,现在虽然不合法,但你们还不一样逍遥快活?有的官员和老板,虽然不嫖娼,但是,他们包养女人,或者找情人,合法不合法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赵睿智附和道:“是啊,讨论这些话题确实毫无意义。我们等下去马总的会所尽情潇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晚餐后,一行人去了马小乐的会所。这家会所并不在闹市区,而是在城乡结合部,是一栋四层的楼房。这种场所招摇过市反而不太好。

    听马小乐说,这楼房是租来的,光租金一年就几十万,装修又花了一百多万。会所外面看倒很普通,但里面的装修上档次。一楼大厅金碧辉煌。

    得知马总要带重要客人来,会所领班让十几个长相出众的女技师衣着暴露地站成一排,接受挑选。

    由于赵睿智提前预订了两个学生妹,钱三运不想接受特殊服务,真正挑选女技师的其实只有胡业山一人。

    胡业山瞪大眼睛,发现这十几个美女各有千秋,丰满的、苗条的、亭亭玉立的、小巧玲珑的、成熟的、稚嫩的,应有尽有,真的是乱花渐欲迷人眼。选了这个,又觉得那个也不错;选了那个,觉得这个也不错。选来选去,觉得都很不错。

    胡业山两眼放光,恨不得将这十几个美女都临幸一遍。但是,他也知道,自身能力有限。最后,他看中了一个美女。这美女身材颀长,前凸后翘,胸部波涛汹涌,明星脸,尖下巴,相貌出众。

    虽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但在风情万种的女技师面前,胡业山还是有些小激动。

    还没开始,女技师就极其夸张地叫了起来。

    胡业山当然知道,女技师并不是舒服而叫,而是职业特点。

    “别这么夸张,好不好?”胡业山不太喜欢女人这种虚假的叫声。

    女技师当即不吭声了。

    赵睿智由于有神药助兴,今晚状态出奇的好。第一轮下来,他坐在床上,抽了一支烟,一脸陶醉地注视着身边两个又嫩又美的女孩。

    “看你们的年龄,应该是中学生?”

    一个女孩说是高二学生,另一个女孩说是大一的。

    赵睿智问:“为什么从事这一行呢?”

    高二学生低头不语,大一女生则老练得多,答道:“如果我们不从事这一行,你们这些男人又怎能舒服呢?”

    赵睿智大喜,在女孩娇嫩的肌肤上捏了一把,笑嘻嘻地说:“你真会说话!兼职不影响学习吗?”

    大一女生说:“学习有用吗?像我们这种民办院校的大专生,毕业就意味着失业,还不如趁着自己年轻,多挣些钱,过几年开个公司,自己当老板。”

    赵睿智附和道:“有道理!在大学里没谈男友吗?”

    “谈了,但分手了,他夺了我的贞操,却和别的已婚女人鬼混,这个已婚女人是个中年富婆,年龄足足可以当他妈妈,但为了钱,他选择和她在一起。说白了,他就是被这个富婆包养了,我一气之下离开了他。我真后悔遇到这种渣男。”

    “的确是个渣男,女孩子最宝贵的就是贞操,你将贞操献给了他,他却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