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

    大一女生说:“谁说不是呢?要是早知道他是这种渣男,我还不如卖处算了!将贞操献给这个渣男,我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得到的只是伤心和气愤,卖处好歹能有几千元收入。现在我也想通了,和谁睡觉不是睡觉,不如趁着年轻多赚些钱。”

    和大一女生聊了一阵之后,赵睿智的兴趣点又集中在高二女生身上。据他的观察,高二学生性格似乎很内向,话语不多。

    “你是东江县本地人吗?”赵睿智问高二女生。

    “不是。”高二女生答道。

    大一女生插话道:“应该不是东江县的,干我们这一行的,一般都不在本地,怕看到熟人。不过,也没关系。我前几天就遇到了一个熟人,你猜是谁?”

    大一女生性格外向,话语很多,也很会调节气氛。

    赵睿智道:“是你的亲戚?”

    大一女生摇头道:“不是,你再猜猜看。”

    赵睿智道:“是你的家乡人?”

    大一女生又否定了:“不是,你再猜猜看。”

    赵睿智道:“不猜了,我哪知道你遇到了什么熟人?”

    大一女生笑嘻嘻地说:“算了,不折腾你了,他是我的大学辅导员。”

    赵睿智笑道:“这也太巧了吧?”

    大一女生道:“是的,的确太巧了。他来东江县出差,想来会所放松放松。那天晚上,我化了妆,衣着也与在学校里完全不一样,灯光又很黯淡,加上我们在学校里接触交流机会也不是太多,他一时没有认出我,而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到包厢后,我叫了他一句老师,他仔细一看,发现是我,吓得面如土色,那模样真的很搞笑。”

    赵睿智饶有兴趣地问:“后来你们有没有那个?”

    大一女生道:“当然有。如果没有,他担心我出去乱讲,我担心他出去乱说,那事一做,我们都不用担心了。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聪明!”赵睿智又将兴趣点转移到高二女生身上,“你是哪里人?”

    “青山县的。”高二女生答道。

    赵睿智打破砂锅问到底:“真的是青山县的?青山县哪个乡镇的?”

    高二女生低着头,不说话。

    大一女生插话道:“老板,你不要问人家哪里的,这种问题,谁会说真话?再说了,你快活就行,管她哪个地方的!”

    “也是。”赵睿智不再问高二女生哪个地方的,却问她为什么要兼职,兼职是否影响学习。

    高二女生本不想说,可是,赵睿智问个不停,她不想惹客人不高兴,会所里如果有客人投诉,是要扣工资的,便说道:“我前不久辍学了。”

    “辍学?为什么要辍学?学习成绩不好?”

    “是的。”高二女生惜墨如金。

    “算了,不问这些了,还是干正事吧。刚才是她,现在轮到你了。”

    钱三运看到那些风情万种、千姿百态的美女,说一点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他在关键时刻能够控制住自己的**。马小乐这个人并不简单,不敢确定他是否在包厢里安装了隐形摄像头,万一安装了,那把柄就牢牢地被他攥在手里了。

    当然,让女技师捶捶背、捏捏腿,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即使被摄像头偷拍下来,也没什么。只要不接受色情服务,问题就不大。

    钱三运躺在包厢的按摩床上闭目养神。不多时,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如同花蝴蝶般美丽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是一张冷艳的面孔,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瑕疵,但是,却看不到一丝笑容,似乎她脸上的微笑神经已经彻底瘫痪了。一般来说,这样的女人都是受过感情刺激的。

    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钱三运微微睁开眼,却发现这个冷艳的女人似曾相识。头脑中一搜索,有印象了,这女人不正是东河乡副村村民徐向阳的老婆叶菲菲吗?

    钱三运从床上坐了起来,用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冷艳的女人。的确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怪不得阅人无数的乔丹当初在大街上一眼就看中了她。

    那天晚上,在乔丹的乡村别墅地下室将叶菲菲解救出来时,钱三运与叶菲菲打过照面,并简短地和她说了几句话。

    “你是叶菲菲?”钱三运柔声问道。

    叶菲菲显然很惊讶,竟然有人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钱三运,觉得他有些面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但一时又不想不起来了。

    “你是——”叶菲菲问。

    钱三运微笑道:“你可能忘了我吧,但是,我对你印象深刻。那天晚上,在乔丹的乡村别墅,你被警察解救出来的时候,我还和你说过几句话。”

    叶菲菲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声音颤抖地说:“不要在我的面前提乔丹这个名字,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魔鬼,那段经历,始终是我挥之不去的梦魇。”

    钱三运理解叶菲菲的心情。正是乔丹这个恶魔,将她强行掳走,软禁在那座人间地狱里,让她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

    “对不起,我不该提及他。恶有恶报,他已经死了。他死得也很惨,全身被子弹打成马蜂窝,算是得到报应了。”

    叶菲菲问:“你还没有说你是谁呢?”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我姓钱。我知道你是东河乡副村徐向阳的老婆,那次在东河乡,徐向阳和兄弟父亲拦停了县长的小车,才知道你被那恶魔带走了,才使得县领导下决心剿灭龙虎帮。但是,由于对方势力过于强大,而且眼线很多,稍有不慎,则满盘皆输,一直没有动手。后来,在省领导的亲自过问下,省公安厅异地用警,那伙穷凶极恶的歹徒才被剿灭。”

    叶菲菲喃喃道:“难道坏人被惩处、我的获救都有你的功劳?”

    钱三运沾沾自喜道:“那当然是。”

    钱三运说的倒是事实,并不是吹嘘,要不是他机缘巧合,在曹春林面前说了龙虎帮的恶行,说不定现在龙虎帮还在四处作恶呢。

    叶菲菲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青山县的官员。”

    钱三运轻声嘘了一声,说道:“今晚在这里,我不是官员,而是钱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