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精彩小说免费!

    叶菲菲低声道:“其实,你也不用紧张的,不就是按摩吗?”

    钱三运笑道:“除了按摩,还有没有其他的服务项目?”

    叶菲菲想了想,说道:“还可以掏耳朵。”

    钱三运曾听浮槐村党支部书记姜成龙说过,徐向阳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心眼小,有时还打老婆,叶菲菲虽然未从事色情服务,但是,是打擦边球的,不知道徐向阳是否知情?知情了又会做如何感想?

    “叶菲菲,什么时候学的按摩技术呢?”

    “捶捶背、捏捏脚,还需要学吗?又不是正儿八经的推拿。”叶菲菲淡淡地说,“现在我帮你按摩吧。”

    捶背捏脚的确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把握好力度就可以了。很多客人之所以要来这里享受叶菲菲的按摩,并不是认为她的按摩技术有多高超,而是看中她是个数一数二的美女。

    虽然如马小乐所说,叶菲菲是会所唯一没有特殊服务的女技师,但是,慕名而来享受她按摩服务的客人有很多。要不是马小乐提前将她预订给了钱三运,现在的她极有可能在为别的客人服务。

    虽然是个冷艳的美女,也不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但是,会所里的一些规定还是要遵守的。比如,她的着装。今晚的她,穿着女仆装,白边带黑色的短裙子,腰间系着一个小巧的围裙,宽松的领口开得很低。

    叶菲菲跪在床上,为钱三运捶胸捏腿,大半个白花花的胸部呈现在他的眼前,想不看都不行,美不胜收的倒扣的瓷碗,深不可测的沟壑,不由得让人血脉偾张。

    “叶菲菲,孩子多大了?”钱三运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而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便和叶菲菲拉家常,借此转移注意力。

    提到孩子,叶菲菲的神色更加黯淡下来,有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她顿了顿,掏出纸巾,轻轻擦拭眼泪。

    “你怎么啦?”钱三运柔声问道。

    “我儿子在医院里。”叶菲菲哽咽道。

    钱三运一惊,问道:“你儿子怎么了?”

    “去年底,发现儿子食欲减退、越来越瘦,还伴有出血、发热等症状,去县医院检查,说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我当时就懵了。去了省立儿童医院,确诊为儿童白血病。当时整个人精神都崩溃了。”

    “叶菲菲,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儿童白血病并不是不治之症,治愈成功率还是很高的,也并不都需要进行骨髓移植。”

    “是的,听医生说年龄越小,治愈的可能性就越高。大部分儿童白血病是不需要移植造血干细胞的,通过及时有效的化学药物治疗,70%-80%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儿童可以治愈,但疗程较长,一般需要两到三年,停药两年不复发就为治愈。现在是最艰难的时期,孩子化疗,不仅孩子受苦,还要一大笔费用。不过,听医生说,儿子有很大的治愈希望,这一点让我感到一丝欣慰。”

    “你儿子在省立儿童医院?他爸爸陪他?”

    “儿子是在省立儿童医院,是我妈妈在陪他。徐向阳和我离婚了。”

    “徐向阳和你离婚了?”钱三运很惊讶,那次在东河乡街头,徐向阳和父亲、兄弟拦停了胡若曦的汽车,希望政府部门为他主持公道,救出老婆,怎么叶菲菲被解救出来后,他们还离婚了?

    “我被你们救出来后,徐向阳问我是不是与乔丹那个恶魔发生了关系,我说是的,他就很不高兴,质问我为什么背叛他?我说,是那畜牲胁迫我的,并不是我自愿的。他说,你怎么可以给我戴绿帽子?我说,我也没办法,我当时想到了死,但一想到儿子,我就不想死了,在那段最痛苦的岁月里,儿子是促使我坚持活下去的最大动力。”

    钱三运问:“徐向阳是不是经常打你?”

    叶菲菲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钱三运实话实说:“听你们村姜成龙书记说的,他说徐向阳心眼太小。”

    “是的,他何止心眼太小!简直就不是人!事后,他不停审问我,除了乔丹那恶魔,还和谁发生了关系?我说没有,他不相信,就殴打我。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为他守身如玉,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和村里一个丧偶女人好上了,那女人缠着他,让他娶她。他就主动提出和我离婚,我心都碎了,说实在的,为了孩子,我并不想离婚,但他逼迫我离婚,我别无选择。我同意离婚,但提出一个条件,即儿子归我抚养。他起初并不同意儿子归我,但就在那时候,儿子被确诊为白血病,他为了甩掉累赘,就同意儿子归我。儿子生病后,他一次都没有去医院看儿子。”

    “正如姜成龙书记所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男人,动辄殴打自己的老婆;一个父亲,对自己病重的儿子不闻不问,这样的男人,还是个男人吗?你离开这样的男人,是你正确的选择。”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的病能够早日治愈。你肯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从事着人们所不耻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为了赚钱。虽然我并不是好逸恶劳的人,但是,像我这种没有学历没有专长的女人,从事正当工作,赚的钱肯定远远不够儿子医疗费用。到目前为止,我还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就是只按摩不卖身,但我不知道,随着儿子治疗费用缺口越来越大,我还能坚守底线多久?”

    “我听会所的马总说了,你是会所唯一不从事特殊服务的技师,还说有的客人出价两千元一次,你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明你还是坚守自己的底线。你儿子的医疗费用缺口有多大?”

    “医生说,需要化疗两到三年,每年各项费用大约需要十五万元,我每个月能挣四五千,也就是说,每年资金缺口在十万元左右。说实话,如果我彻底堕落,一年挣个十五万问题并不大。有一次,有个老头说要包养我,每年给我十万元,但被我拒绝了。他说我假清高。是的,我的确是假清高,既然已经被乔丹那个恶魔玷污了我的清白,按摩时又被那些好色的男人揩油,我还有必要自命清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