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精彩小说免费!

    钱三运说:“我觉得你这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恪守底线。你被恶魔凌辱,那是被迫的,但如果你卖身救子,那是主动的,性质不同。当然,即使为了筹集救命钱而卖身,也无可厚非,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但我想说的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这么做。你儿子医疗费用这块,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呢?”叶菲菲眼睛一亮,为了救儿子,她愿意做任何事,甚至想到了卖身。

    “让新闻媒体关注,发动捐款。”钱三运其实已经有了主意,通过新闻界的朋友策划一期报道,就是关注白血病儿童的现状,让社会上的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

    “可是,像我这种情况的人有很多,人们会捐款吗?新闻媒体会关注吗?”

    钱三运胸有成竹地说:“事在人为嘛。”

    叶菲菲不说话了,不知她是不太相信钱三运的话,还是认为他的计划具有可行性。

    叶菲菲的掏耳朵技术一流。钱三运侧卧在床上,叶菲菲用一种特殊的小工具,轻轻地敲打,类似于挠痒痒的动作,耳畔会听见清脆的金属声音,在胆战心惊后,突然感到一种特别的舒服。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体验。钱三运甚至想,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比男欢女爱更舒服的事,那只能是掏耳朵了。

    “舒服吗?”叶菲菲柔声问道。

    “舒服,说真的,真想将你包养了,天天为我掏耳朵。”钱三运开玩笑道。

    “包养我?上次那个老头说包养我,我相信,但你说包养我,我不相信。”

    “为什么不相信?”

    “你年轻帅气,前途无量,身边应该不缺少漂亮的女人,怎么会看上我一个下等人?”

    “叶菲菲,你也不要作践自己了!什么上等人下等人,大家都是平等的。这世上本没有什么高尚或低贱的职业,只有高尚或低贱的人。一个女人,如果为了救自己亲人的生命,她即使卖身,也是高尚的。”

    钱三运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我这么说,并不是怂恿你去卖身。相信我,我会想方设法为你筹集儿子治疗费用的。给我最多一个月时间,我会为你筹集必要的款项的。”

    “谢谢你!我们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我?”

    钱三运笑了笑说:“叶菲菲,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天生乐于助人的。”

    回到青山后,钱三运拨通了孙幼怡的电话,说了叶菲菲的悲惨经历以及她急需要钱治疗患白血病儿子的事,不过,他隐去了叶菲菲现在的职业,希望孙幼怡的同事策划一期节目,关注患白血病的儿童。当然,要确保叶菲菲儿子的出镜时间。

    孙幼怡很同情叶菲菲,联系经验丰富的同事去省立医院采访,关注患白血病儿童的治疗及生活情况。

    孙幼怡的同事以“江州白血病城中村:病魔吞噬不了生的希望”为题,报道了省立儿童医院周边城中村白血病儿童家庭的治病及生活现状。

    这期节目中,叶菲菲和她的儿子多次出镜,节目很煽情,描述叶菲菲租住的城中村是多么的破旧,她的儿子是多么渴望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幼儿园,她和儿子生活是多么的艰辛。叶菲菲美丽但忧郁的面容,她儿子聪明可爱的模样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很多好心人自发去医院,给叶菲菲送钱送物,当然,不可否认,也有少数男人是想一睹叶菲菲的芳容。不到一周时间,叶菲菲就接受捐款超过二十万元。

    此外,钱三运还和叶莺莺说了此事,同情心泛滥的叶莺莺在绿之坊食品公司发动捐款。叶莺莺一个人就捐款两万元,钱三运也捐款两万元,食品公司员工捐款近三万元。加在一起又是七万元。

    青山县团县委和妇联的负责同志看到电视节目后,得知叶菲菲就是青山县人,也发动捐款,短短几天,收到捐款近六万元。

    收到很多好心人的捐款后,叶菲菲给钱三运打了个电话,真诚感激他的帮助,并说道,她已经从马小乐的会所辞职了,有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她没有理由堕落了。她想找份工作,努力工作,好好生活,以后做个好人。

    钱三运说,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和江州奇石馆的老板都是我的朋友,如果有意向,可以帮忙打招呼。

    叶菲菲说,那我就选择绿之坊食品公司吧,这里距离省立儿童医院不远,既方便上班,又方便陪伴儿子。

    钱三运轻松就搞定了此事,叶菲菲被安置在绿之坊食品公司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上。

    那天在马小乐的休闲娱乐会所,有神药助兴的赵睿智和两个学生妹玩了一个晚上。快活过后,他为云梦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减轻处罚提供了帮助,罚款倍数从原定的2倍降到最下限0.5倍,罚款金额因此减少了45万元。

    钱三运再次来到县委副书记张义端的办公室,汇报了结果。张义端和颜悦色的脸上顿时一片乌云,可以看出,他想要的结果不仅仅是罚款倍数的下降。

    钱三运说:“张书记,我已经尽力了,赵局长说,能将罚款倍数降到最低,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限了。”

    “那你说说看,你是怎么做赵睿智工作的?”

    “这,这……”钱三运一时语拙,他当然不能说,让胡业山请赵睿智嫖娼了。

    “税务局虽然是垂直管理单位,难道不在我们青山县地盘上吗?”张义端冷冷地问。

    钱三运实话实说:“垂直管理单位三权在上,我们对它们的干预有限。如果是县直单位,那就相对好办些。”

    “看来,我有必要亲自和这个赵睿智好好谈一谈了!”

    张义端朝钱三运挥挥手,说道:“你走吧。”

    钱三运刚走出张义端办公室,就接到胡若曦电话,让他现在去趟她的办公室,说有事找他。

    胡若曦今天的心情明显不太好,看到钱三运,气呼呼地说:“三运,真的被我言中了,周海洋就是第二个吴德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