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陈小千的优秀也多少出乎钱三运的意料。虽然夏巧云口口声声说女儿有多优秀,但那只是她的一面之词,现在,阅人无数的赵一佳说陈小千很优秀,那是真的很优秀了。

    钱三运准备将这一喜讯告诉夏巧云时,夏巧云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真诚邀请他晚去她家做客。

    钱三运没有推脱,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接近夏巧云的大好机会。

    现在的胡若曦,虽然是县委记,名义的一把手,但是,并不能强有力地控制县委常委会的节奏。周海洋是青山土著,自部队转业后,又在青山官场摸爬滚打十多年,树大根深,实力不容小觑。如果他和县委副记张义端联手,很容易能掌控县委常委会。那样一来,胡若曦的权力被架空了。

    胡若曦是钱三运的领导,两人也存在特殊关系,钱三运当然不希望看到她大权旁落。官场的斗争,有时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意识到,胡若曦和周海洋的权力斗争将以前她与吴德能的权力斗争激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以前胡若曦是县长,而吴德能是常务副县长,两人斗争的范围有限。而现在,一个是县委记,一个是县长,很显然,斗争的范围要广得多,也将会残酷得多。

    下午快下班时,夏巧云又一次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说下班之后,跟她的车去家里。

    夏巧云是县领导,邀请下属去家里而不是去饭店赴宴,本身说明,这次家宴更具有私人性质,更能体现对钱三运的感激之情。其实,像夏巧云这样级别的县领导,私人吃饭用公款买单,简直易如反掌。很多时候,根本不需要她安排,只需要和县委宣传部的办公室主任打声招呼行了。这是领导的权力,只不过,在多年后八项规定出台后,领导的这种权力渐渐被关在笼子里。

    夏巧云的老公陈向阳是县卫生局副局长,口才很好,为人精明能干,但长相很普通,钱三运甚至一度想,那么漂亮的陈小千到底是不是夏巧云和陈向阳的亲生女儿?一般来说,父母亲长得好看,子女也好看,当然,也有父母亲长相一般,但子女相貌出众的,但这毕竟是少数。

    很遗憾的是,钱三运这次没有见到陈小千。听夏巧云说,自从那次女儿去省电视台面试后,没有回来。女儿实习很紧张,听说,不久后,她将有机会在公共频道露脸出镜。

    让钱三运没有想到的是,今晚的晚宴,县委常委、政法委记陈敬也参加了。据夏巧云介绍,陈敬是陈向阳的堂哥,陈敬的父亲和陈向阳的父亲是亲兄弟。钱三运之前并不知道夏巧云和陈敬还有这层关系。

    钱三运不知道的是,陈敬和陈向阳虽然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是,他们的感情亲兄弟还亲。两人从小在一起长大,陈敬的家庭很穷,父亲早逝,母亲体弱多病,而陈向阳的家庭条件相对富裕,父亲是手艺人,母亲也很能干,他们对陈敬很好,经常给予他家必要的资助,可以说,陈敬长大成人凝聚了陈向阳父母亲的心血。

    陈敬以前是吴德能阵营的人。他之所以成为吴德能阵营的人,是因为他和吴德能的二哥吴德勇是儿女亲家,他的儿子娶了吴德勇的女儿。

    陈敬的儿子在省城江州工作,是一名省直机关的公务员,三十岁出头,是正处级干部了。他的老婆,也是吴德勇的女儿,也不是等闲之辈,大学毕业后远赴美国留学,学成之后没有选择留在美国,而是回国经商,她不仅貌美如花,而且深谙商战之道,又善交际,长袖善舞,是她父亲的得力助手,目前在省城江州负责管理几个公司。

    吴德能儿子吴明被抓,他本人由于牵涉到龙虎帮,活动关系后才免遭组织处理,到县政协任副主席,其实,是以退出重要领导岗位为代价,换取组织对他既往的过错不予追究。现在的吴德能阵营已经名存实亡。

    陈敬从部队转业后,相继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局长,他当副局长时,叶青天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他当局长时,叶青天是副局长。后来他升任县委常委,叶青天升任县公安局局长。

    由于当过兵,和同是部队转业的周海洋有共同语言,吴德能失势后,陈敬被周海洋拉拢了过去。

    今晚另外一位参加夏巧云私人晚宴的是县医院小护士项霜菲。项霜菲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外加大长腿、胸部挺、屁股翘,是个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想入非非的小妖精。

    这个美艳的小护士以前是县教育局局长侯登县的小情人,侯登县被免职后,她一脚将他蹬掉了。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吴晓天后来想泡她,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泡成,现在她与陈敬成双成对来到夏巧云家,足以说明她现在已经是陈敬的情人了。陈敬是县委常委、政法委记,权力和地位远在吴晓天之,对于爱趋炎附势的项霜菲来说,很自然地会选择陈敬。

    钱三运注意到,夏巧云似乎和陈敬关系不好,对他不冷不热的,对于项霜菲,她更是不拿正眼去看,也不知道她和陈敬及项霜菲有什么矛盾。

    夏巧云今晚亲自做的菜,陈向阳打下手。虽然夏巧云长相一般,但她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烧出的几道菜色香味俱全,特别是一道红烧肉,油而不腻,色泽鲜艳,看着让人胃口大开。不得不说,人不可貌相,夏巧云是个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能干女人。

    晚宴开始,夏巧云致欢迎词,大意是热烈欢迎钱三运来家里做客。

    陈敬自我解嘲地说:“我和小项也是客人,你怎么不表示欢迎呢?”

    夏巧云冷冷地说:“可惜我大嫂不能来,要是她来了,我一定欢迎她的。”

    项霜菲低着头,脸红一阵白一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