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官路风月

    李达帮现在的衣着打扮与以前判若两人,皱巴巴的衣服换成了笔挺的衬衫西裤,皮鞋擦得锃亮锃亮的,络腮胡子也刮得干干净净,头发理了时尚的发型,还喷了摩丝,油光可鉴,苍蝇飞上去都会滑下来摔死。

    李达帮虽然长得不帅,但是,人靠衣裳马靠鞍,经过一番包装,面貌焕然一新。有驾驶班的同事取笑他:大棒,最近是不是谈对象了?李达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胆大、心细、皮厚,这是钱三运传授的追求女人的六字心经,李达帮吸取那天晚上的经验教训后,尝试着改变追求汪彩云的策略。汪彩云也渐渐对李达帮有了好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冷眼相待。一个三十多岁的丧偶女人,还拉扯着一个孩子,长相、工作、家境都没有什么优势,能嫁给年轻力壮的未婚青年李达帮,她并不吃亏。

    这一天,李达帮神神秘秘地告诉钱三运,听驾驶班的司机小刘说,张义端书记昨天晚上去了周海洋家吃饭,这是周海洋的私人家宴。小刘是张义端的专职司机。

    钱三运说,吃饭就吃饭呗,县委副书记到县长家吃饭也很正常嘛。

    钱三运虽然嘴上说得很轻松,但心里却为胡若曦捏了一把汗。家宴更具有私人性质,可以想象,张义端和周海洋的关系越来越近。一旦张义端和周海洋结成政治盟友,在县委常委会上的影响力很可能超越胡若曦,这对胡若曦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人事任免及一些重大事项,由于是集体研究决定,每人一票,过半数通过。胡若曦虽然是县委一把手,但投票时与其他常委没有什么两样。从现在的力量对比看,胡若曦处于劣势,如果不尽快改变这种力量不均衡,胡若曦权力被架空在所难免。

    钱三运虽然设法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夏巧云接近,并赢得了她的充分信任,有望将她争取到胡若曦的队伍中,但是,仅仅争取夏巧云一个人,尚不能有效改变胡若曦在县委常委会中的力量对比。

    李达帮说,与张义端的司机小刘闲聊时还听说,周海洋在城东新区还有套房子,这套房子是周海洋用于金屋藏娇的。

    钱三运一愣,问道,周海洋金屋藏娇,小刘是怎么知道的?

    李达帮说,小刘与周海洋的专职司机小马是初中同学,当兵时又同在一个连队,两人好得穿同一条裤子。作为周海洋的专职司机,小马自然知晓很多周海洋的秘密。一般情况下,领导司机保密意识都很强,不会乱说领导的个人**。但是,那次小马喝醉了酒,加之小刘是他的好朋友,所以,就无意中说漏了嘴。

    钱三运又问,小刘和你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肯和你说这么隐秘的事?

    李达帮说,驾驶班十几名司机中,小刘和我关系最好,因为以前我救过他的父亲。

    钱三运问,你救过小刘的父亲?

    李达帮说,小刘的父亲喜欢钓鱼,我没事时也喜欢钓鱼。去年夏天,我们在城郊的同一口池塘钓鱼,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就是小刘的父亲。一只大鱼上钩后,小刘的父亲很激动,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水里。水很深,他又不会游泳,在水中大喊救命,我水性好,跳进水里将他救了上来。当时池塘边有好几个钓鱼的,有的人可能水性不好,不敢下水救人,有的人可能不想救人,只有我挺身而出。要不是我,他能不能得救都说不准。后来,我才得知他就是小刘的父亲。从那以后,我就和小刘成为好朋友。在驾驶班中,我和小刘关系最好。要不然,他也不会和我说那么**的事。不过,他反复叮嘱我,一定不要和别人说此事。

    钱三运问,小刘还和你说什么了?

    李达帮说,小刘说,周海洋的那位小情人真的很漂亮,今年初才认识的,周海洋非常宠她,为了她,特意在城东新区买了套房子。据说,那小情人在县人民医院城东分院上班,去年才从乡镇医院调上来的。

    钱三运说,周海洋今年初才认识小情人,而小情人去年就从乡镇医院调上来的,说明小情人的工作调动与周海洋关系不大。

    李达帮说,这事我就不知道了。

    钱三运说,对了,你说周海洋在城东新区的那套房子是买的?不是开发商送的?

    李达帮说,听说这套房子是周海洋自己花钱买的,钱肯定是周海洋的钱,但周海洋有没有受贿,那就不得而知了,没人说这事,估计司机小马也不知情。

    钱三运鼓励道,大棒,你干得很好,这些信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下一步,你要设法从小刘那里得知更多的关于张义端和周海洋以及其他常委的信息,并及时告诉我。我再次提醒你,在公开场合要和我保持距离,此外,不能让小刘看出破绽,虽然你曾经救过小刘父亲的命,但是,如果让他知道,你的打听另有目的,他会对你提防的。

    李达帮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个劲地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钱三运说,对了,大棒,你还要设法打听出周海洋小情人的姓名。

    李达帮犹豫片刻,说道,钱主任,如果小刘是周海洋的司机,打听这事很容易,但是,小马才是周海洋的司机,我和小马关系很一般。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从小刘那里打听出周海洋小情人的姓名。

    钱三运点头道,辛苦你了,大棒。

    李达帮说,钱主任,能为你做一点事是我的荣幸,要不是你,我很可能要坐牢了。

    钱三运关心地问道,现在和汪彩云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

    李达帮说,钱主任,汪彩云现在对我不像以前那样冷淡了,我昨天还去了她家,帮她充了一罐液化气,买了两袋米,他还留我吃了晚饭。吃过晚饭后,并没有赶我走,是我主动走的,我怕我一时冲动,又会犯错误。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加油,大棒,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

    王春妮对钱三运不冷不热的,在钱三运的印象中,自从王春妮来县委办上班后,好像从来没有笑过,不仅没有对钱三运笑过,也没有对别人笑过。

    钱三运心想,在省委党校小城镇建设培训班上,王春妮是非常活泼开朗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应该与她的感情受挫有关。看得出来,她对张青林是有很深感情的,也付出了很多,即使得知张青林嫖娼,她并没有离开她,但很显然,张青林并没有珍惜她,要不然,张青林也不会与另外一个女孩结婚。一个女孩,当有一天发现深爱的男人并不爱自己时,那种打击是沉重的。

    实事求是的说,王春妮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她文笔很好,写工作汇报、领导讲话稿、工作总结之类的文字材料,得心应手,而且很契合胡若曦的讲话风格。此外,她的沟通协调能力也很不错。来县委办工作后,几乎没有什么工作失误,这是很难得的,毕竟县委书记秘书工作要求高,事情杂,包罗万象,能将大事小事都能处理得让领导满意,的确很难。

    钱三运也试图缓和与王春妮之间的紧张关系,但是,成效甚微,王春妮仍然对他不冷不热的,不愿意多说一句与工作无关的话。

    王春妮是个长相美丽的女孩,追求她的男孩也有很多,县政府大院内就有不少优秀的男孩向她献殷勤,试图赢得她的好感,但是,她似乎对这些追求者无动于衷,没有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表现出超出同事之情的好感。以至于,县政府大院里的年轻人背地里称呼她为冷美人。

    钱三运想,张义端是张青林的父亲,对于儿子与王春妮的那段感情经历,不仅应该知情,而且,很可能干涉过。

    钱三运私下里也关注张义端对待王春妮的态度。由于同在一栋楼上班,张义端和王春妮见面的机会还是很多的。但是,在公众场合,很难让人看出张义端见到王春妮时的异样表情。

    张义端在官场浸淫多年,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在有人的场合,张义端对待王春妮的态度与对待县委办其他工作人员的态度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钱三运还是意外发现了张义端与王春妮之间的秘密。

    作为县委书记的秘书,加班是常有的事。虽然胡若曦工作务实,不喜欢搞一些假大空的材料,在很多场合,她的发言都是即兴发言,并不需要秘书提前准备发言稿,只有在上级领导视察工作时,才让秘书提前准备好发言稿。因此,王春妮加班加点赶材料并不是很多。当然,有时候也有例外。

    这天晚上,王春妮仍在办公室准备会议材料,因为第二天有个重要会议,胡若曦要参加。

    钱三运晚上有个应酬,回来后去县委办溜达。这是他来县委办后养成的习惯,有事没事晚上都要来县委办转一转,看看值班情况,与值班人员聊聊天。

    钱三运先去值班室与值班人员聊了一会,然后又在自己办公室看了一会报纸。出来上厕所后,忽然发现张义端和王春妮一前一后地向楼上走。

    钱三运很纳闷,王春妮不是张义端的秘书,这大晚上的,张义端找王春妮干什么?难道是谈工作?可是,即使谈工作,也没有必要晚上谈吧?

    待张义端和王春妮上了楼,钱三运像贼一样,踮着脚,蹑手蹑脚地上了楼。

    他惊奇地发现,张义端将王春妮引领到自己办公室后,竟然将办公室门给关上了。

    钱三运心生疑窦,如果真是谈工作,似乎没必要关门吧?如果关门,说明张义端心里一定有鬼,晚上将一个女下属关进自己的办公室,究竟想干什么?而且,这个女下属差点成了他的儿媳妇。

    钱三运小心翼翼地凑近张义端的办公室。由于是晚上,值班室又在一楼,这层楼静悄悄的,只有楼道里的灯光发出暗淡的光。

    张义端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由于是晚上,声音穿透力强,贴在门口的钱三运仍然听得很分明。

    张义端说,春妮,你是不是恨我?

    钱三运心想,看来我是猜对了,张青林与王春妮分手一定有张义端的“功劳”。王春妮虽然长相漂亮,但是,毕竟是从农村走出去的。而张青林家庭背景显赫,父亲是官员,母亲是小有名气的商人,从门当户对的角度出发,张义端应该并不认可儿子娶王春妮为妻。

    王春妮似乎没有吭声。

    张义端又说,春妮,真没想到这次我来青山县当县委副书记,更巧的是,你也调到了县委办。不过,我还有些遗憾,让胡若曦捷足先登了,如果你不是她的秘书,我一定会想法设法将你调到我的身边。

    王春妮终于发话了,语气似乎很冷淡,说,我不想成为你的秘书,我也不想见到你。

    张义端干笑了几声,说道,春妮,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是真心爱你啊。

    钱三运大惊,张义端说爱王春妮,怎么回事?难道听错了,怎么会呢?明明听得一清二楚。

    王春妮打断了张义端的话,气愤地说,你爱我?垂涎我的美色吧?如果我不是张青林的女朋友,你的所作所为还情有可原,可是,我是你儿子的女朋友,你竟然侵犯我,简直是不顾廉耻!

    张义端笑道,春妮,我承认自己不顾廉耻,可是,谁让你长得这么魅惑众生呢?

    王春妮说,你卑鄙无耻!你下药强暴了我,还说是我勾引你!一方面,让你得逞,达到了你可耻的占有我的目的;另一方面,你借此让张青林与我分手,因为你从来不希望我嫁给张青林。你想让张青林娶市领导的女儿,好借此达到你与市领导联姻的目的。你刚才说,张青林有样东西要给我,快给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