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官路风月

    张义端坏笑道:“春妮,别急嘛。刚来县委办上班,还适应吗?”

    王春妮冷冷地说:“我适应不适应,与你有什么关系?”

    张义端嘿嘿笑了几声,说道:“春妮,你怎么就不能体会我的一片苦心呢?我是真心爱你的。”

    王春妮冷笑道:“爱我?你这是玷污‘爱’这个神圣的字眼!”

    停顿了一会,王春妮忽然大声说:“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我!”

    躲在外面的钱三运判断,张义端一定是动手动脚了。

    张义端说:“春妮,别叫嚷嘛,你想将一楼值班人员引上来?”

    王春妮厉声说:“如果你再敢动手动脚,我就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怎样一个无耻的人!”

    张义端赔笑道:“春妮,你看你,一点不讲情面,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有过两次夫妻生活,怎么就对我这么狠心呢?”

    王春妮气愤地说:“张义端,你真的是无耻之极!我是你儿子的女朋友,你竟然也敢下手!当初要不是看在你是张青林父亲的份上,我早就举报你了!你卑鄙无耻,两次强暴我,我永远都会恨你的!”

    张义端轻咳两声,缓缓说道:“春妮,你言重了!其实,这事也没什么。你只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并不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退一步说,你就是他的老婆,我睡你一两回,也不是什么道德败坏的事。爬灰,这个词语听说过吗?我们的老祖宗就常干爬灰这种事。北宋的王安石你总该知道吧?爬灰这个词语就是源于他和儿媳妇偷情的故事。王安石这个大政治家都不能免俗,何况我这等凡夫俗子!”

    王春妮说:“你真的很无耻!这么卑鄙的事,竟然被你说得冠冕堂皇!再说了,即使王安石与儿媳妇偷情,也是两情相愿,而你,是用最无耻的手段强暴我!我不想和你多说了,张青林究竟是什么东西要给我!”

    张义端坏笑道:“春妮,张青林哪有什么东西要给你?你还以为他对你念念不忘?知子莫若父,我最了解他了,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他也许对你动过真感情,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一遇到新欢,他就忘了旧爱。不过,他现在收敛了很多,他那老婆,不简单。”

    “张义端,你在骗我!故意说张青林有东西要给我,让我来你的办公室。我警告你,你今天若是想强暴我,我就和你来个鱼死网破!”

    “春妮,你想多了,我就是再想和你恩爱,也不会在办公室里和你恩爱啊。我们虽然同在一栋楼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两个人在一起说说话的机会真的很少,你又对我不冷不热的,今天让你过来,就是和你叙叙旧,增进感情交流。其实啊,春妮,如果你跟我好,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钱我有的是,让你享受荣华富贵,而且,我能保证,最多两个月,我就能让你成为副科级领导干部。”

    “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也不想要什么副科级,我只想平平淡淡过日子。你不再骚扰我,我就万幸了!”

    张义端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这样吧,春妮,你再给我一次,我保证让你成为副科级,而且,保证以后不再骚扰你。”

    王春妮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再相信你?你第一次下药强暴我的时候,你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是,还没过几天,你又对我下手,而且,还是趁我清醒的时候,使用暴力得逞的!对于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不会再信你的!”

    “唉,春妮,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又不是处女,用得着守身如玉吗?再说了,我们也恩爱过两次。你就是不喜欢我,再和我恩爱一两次又不少什么!你知道很多年轻人做梦都想成为副科级干部吗?”

    从张义端和王春妮对话中,钱三运大概了解到,张义端曾经两次强暴王春妮。第一次是下药,趁王春妮昏迷不醒的时候玷污她的。第二次则是在她清醒的时候使用暴力手段强行下手的。

    正如王春妮所说的那样,张义端无耻之极,连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也敢下手,还有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样的人渣竟然成为领导干部,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钱三运不由得想起张义端在各种大会上义正辞严的讲话,他真的是一个很出色的演员,如果参演电影的话,一定能够角逐奥斯卡影帝奖。

    今天晚上,张义端又以张青林有东西要给她为由,将她骗进办公室,会不会第三次对王春妮下手?应该不会,张义端就是再胆大妄为,也不敢在办公室下手吧。

    这时候,钱三运又听到张义端说:“春妮,既来之则安之,别急着走嘛。张青林没有东西给你,但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王春妮冷冷地说:“什么东西?”

    张义端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的几张玉照而已,我一直珍藏着呢。你的身子真美,就像洁白无瑕的玉石,我只要想你时,就将这些照片拿出来欣赏。”

    王春妮质问道:“你偷拍了我的裸照?”

    张义端道:“春妮,别激动嘛。还不是想你,才拍几张照片留念嘛。”

    钱三运听到了里面抽屉拉动的声音,过了一会,听见张义端说:“春妮,你看,这是一部分照片,还有一些照片在其他地方珍藏着。你的身材真好啊,又白又嫩,该挺的挺,该凹的凹。这些照片如果流落到社会上,会让很多男人睡不着觉啊!”

    王春妮由于气愤,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是想威胁我?”

    张义端哈哈大笑道:“春妮,我一直是在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哪有半句威胁的味道?不过,我很想和你谈个交易。”

    “什么交易?”

    “你再陪我一次,我将所有照片一张不落地还给你。”

    “如果我不想和你谈呢?”

    “春妮,我这个人记性不太好,平时丢三落四的,我怕有一天这些照片流落到社会上,对你影响很不好啊。春妮,我这么做也是真心对你好,就一次,以后保证不再纠缠你。”

    “想用照片要挟我,没门!照片你留着吧,想得到我的身体,做梦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