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机会终于来了。这一天,市农业局召开全市农业工作会议,会议地点在云川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李春琴被临时抽调作为会务人员。

    晚上,张义端给李春琴打了个电话,让她来宾馆一下。李春琴想都没想就过来了。她是会务人员,为领导服务是本职工作,再说了,张义端是她的大恩人,没有他的帮助,她现在有可能在家待业呢。

    张义端故伎重演,下药将李春琴迷晕后,对其实施了侵犯,并拍了裸照。等李春琴醒来后,对其软硬兼施,让其不报警。

    合上日记,钱三运心中大骂张义端,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简直禽兽不如,为了达到自己可耻的目的,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就是这样一个龌龊的人,还经常在台上大谈特谈仁义道德,并动辄声色俱厉地批判社会乱象,用唐兴林的话来说,张义端就是典型的两面人,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男盗女娼。

    杜军这个名字频繁出现在张义端的日记里。杜军不仅为张义端提供迷药,还是张义端与斯丹丹签订两性关系解除承诺书的见证人之一,可以说,杜军是张义端最信得过的人之一。

    杜军是县农业局局长,张义端在来青山县任职之前是市农业局副局长,两人算是上下级关系。但是,农业局不是垂直管理单位,上下级之间只是业务指导关系,杜军为什么会成为张义端的亲信?日记里语焉不详。

    张义端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这本日记的时间跨度只是从去年上半年到现在。去年上半年以前,张义端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江曼雁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她说话的语气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江曼雁告诉钱三运,碧菡很想你,时常在她面前念叨你,什么时候来江州,看看碧菡?

    钱三运欣喜地说,曼雁姐,下次我去江州,一定去看望你和碧菡。现在工作太忙,实在分身乏术,即使去江州,也是来去匆匆。再说了,我怕打扰你。

    江曼雁嗔怪道,三运,和你说过无数次了,你还将我的话当耳边风?你任何时候来,我都很欢迎。

    钱三运说,曼雁姐,你的话我牢记在心,下次一定去。曼雁姐,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

    江曼雁沉默了一会,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三运,最近是有些烦,电话中三言两语讲不清,等以后来江州时再说吧。

    钱三运猜测,性格开朗的江曼婷遇到的烦心事是不是与何胜利有关?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在家中相夫教子,人际关系相对简单。她的能力很强,又是市长夫人,单位领导都对她高看一眼,工作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压力和阻力。她长得端庄秀丽,觊觎她美色的人可能不在少数,但是,正由于她是市长夫人,父亲又是江中省前高官,即使一些人想打她的主意也是有贼心没贼胆。因此,也不会有这方面的烦恼。她家境优越,不会像普通家庭妇女那样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忧心,所以,也就不存在生活上的烦恼。

    算来算去,只能是她与何胜利的感情出了问题,或者,她发现了何胜利出轨的关键证据。如果是这样,对她的打击是巨大的。

    夜深人静,一个人无聊的时候,钱三运会上网聊天。最近他的扣扣上添加了一批好友。他添加扣扣好友,是按条件搜索:女性,年龄在18岁到35岁之间,江州或云川市人。有好事者在网上发帖说,扣扣是约炮神器之一。的确,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年代,很多人选择网聊以填补心灵上的空虚。城市里,快捷宾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些快捷宾馆更多的是满足人们约炮的需要。大街上手牵手的很可能是情侣,但宾馆里炮火连天的十之**不是夫妻。

    在挑选女网友的时候,钱三运也看中对方的网名,如果网名是幸福、一生一世只爱你、知足常乐之类的,他一概不添加,因为即使添加了,也是徒劳。一个家庭幸福的女性是不太可能在网上寻求精神寄托的。

    钱三运这两天添加了一个叫“一个人在哭”的网友,看网名,就能猜测出她最近不快乐。资料显示,她是本地人,年龄二十四岁,当然,网络上的个人资料很多都是不真实的。她的扣扣空间有照片,但照片被锁住了,无法看到,她的扣扣头像是卡通图片。

    钱三运的网名叫“单身贵族”,预示着他是一个有钱的单身汉。他的头像是从网上找的,是一张帅哥的照片。网络是个虚拟世界,他不可能将自己真实的照片作为头像的。

    在接受好友时,可以设置为自动添加,也可以设置为审核通过后再添加。这个叫“一个人在哭”的女网友是审核之后才同意添加钱三运为好友的。

    钱三运在添加好友时,有的人拒绝添加,但如果经审核同意添加,一般来说,对方还是愿意陪你聊天的。

    钱三运记得,他第一次和“一个人在哭”聊天时,她的话语很少,他问一句她答一句,就像是警察审问小偷。

    单身贵族: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一个人在哭:嗯嗯。

    单身贵族:你是云川市人?

    一个人在哭:嗯。

    单身贵族:云川市区的?

    一个人在哭:不是。

    单身贵族:下面县区的?

    一个人在哭:你是派出所的,查户口?

    单身贵族:不是,随便问问而已,因为我也是云川市的。

    一个人在哭:是吗?

    单身贵族:青山县的。可以说说你是哪里人吗?

    一个人在哭:青山县的。

    单身贵族:(大喜)真是有缘啊,我们是同一个地方的,你是青山县城的吗?

    一个人在哭:(犹豫了一会)我是乡下人。

    单身贵族:看你的网名,最近好像不开心,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吗?

    一个人在哭:不想说。

    单身贵族:为什么不想说?

    一个人在哭:不想和陌生人说话。

    单身贵族:世间的人,除了亲人,都是由陌生渐渐到熟悉的,朋友、战友、同学、同事,莫不如此。你说是吗?

    一个人在哭:也许是吧。

    单身贵族:本来就是,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一个人在哭:我累了,想休息了,晚安。

    单身贵族:晚安,好梦!

    钱三运第一次与“一个人在哭”聊天,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