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李达帮那里传来的消息,司机小刘想法设法从周海洋的专职司机小马那里打听到,周海洋的小情人名叫蒋依依。

    钱三运一愣,蒋依依?这不是与县纪委蒋炳海的女儿同名同姓吗?钱三运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去年正是在他找了胡业山后,蒋依依才得以从东河乡调到县医院。

    这个蒋依依就是蒋炳海的女儿蒋依依吗?看经历很像是同一个人。李达帮上次就说了,这个蒋依依是去年从乡镇卫生院调到县医院的,这与蒋炳海女儿的情况高度吻合。只是,这个蒋依依在县医院城东分院上班,而蒋炳海的女儿在县医院本部上班,当然,从本部调到分院也很正常。

    钱三运给蒋炳海打了个电话,和他拉了一番家常外,将话题巧妙地转到他的女儿身上。蒋炳海说,女儿现在已经调到县医院城东分院,担任护士长。蒋炳海还说,由于城东分院距离老城区有一定距离,她晚上不是天天回家。

    钱三运故意问,不回家晚上住医院宿舍?

    蒋炳海说,不是,她住在城东新区的一套房子里,听说是她的领导买来用于投资的,那边人口稀少,租不出去,便给她住了,她象征性地付一些房租。

    听蒋炳海这么一说,钱三运就已断定,周海洋的小情人就是蒋炳海的女儿。但是,蒋炳海显然对此毫不知情,他女儿也不太可能和他说实情的。

    钱三运问,你去过女儿在城东新区的住所吗?

    蒋炳海说,只去过一次,两室一厅,面积不算大,装修也不算豪华。钱主任,真的很感谢你啊,要不是你的帮忙,我女儿现在还在东河乡卫生院,哪能调到县城,还升任护士长?

    钱三运心中苦笑道:我去年找关系将你女儿调到县医院是祸是福还是未知数呢。很显然,周海洋是在蒋依依调到县城后才认识她的,要不然,也根本不需要我帮忙。一个未婚女孩傍上了一位大权在握的县长,是喜还是忧?是福还是祸?

    李达帮还告诉钱三运一个消息,说周海洋去年在城东新区一家房地产开发商那里买了一套住宅,交付32万元全款并签订合同之后,发现开发商将这套房子又卖给了另外一个买主。周海洋一气之下将开发商告上法庭,法院依法判决,开发商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周海洋30万元。

    李达帮说,这是周海洋的专职司机小马对张义端的专职司机小刘说的。作为领导的专职司机,对领导购房、打官司这类事是知情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钱三运大惑不解,开发商一房二卖的情形少之又少,怎么会将本来卖给周海洋,并签订合同的房子又卖给他人呢?况且周海洋还是大权在握的县委副书记!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蹊跷?

    (注:本人是单位公职律师,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我尝试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描述一种非常隐蔽的受贿方式。)

    钱三运咨询了一位江州的律师,这位律师在江州很有名气,法律造诣很深。这位律师说,开发商一房二卖赔偿损失完全合理合法,这是有法律依据的。

    律师说,根据2003年6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商品房买卖合同订立后,出卖人又将该房屋出卖给第三人,导致商品房买卖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无法取得房屋的买受人可以请求解除合同、返还已付购房款及利息、赔偿损失,并可以请求出卖人承担不超过已付购房款一倍的赔偿责任。

    钱三运想,从表面上看,开发商赔偿周海洋30万元,于法有据,似乎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是,开发商会不会是钻法律的空子向周海洋行贿呢?如果是,那行贿者和受贿者都细思极恐。

    钱三运觉得有必要暗中调查此事,也许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来。他虽然也认识县法院的领导和法官,但是,都是工作关系,并无深交。

    钱三运忽然想到了甘日新。甘日新是县公安局的,公安局与法院打交道较多,有一两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很正常。

    甘日新果然在县法院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钱三运让他暗地里了解一下这起开发商一房二卖赔偿周海洋三十万元案件的来龙去脉。

    不久,甘日新就回电了,说大致了解了一下,城东新区的这家开发商叫青山县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是一家本土企业。周海洋以市场价格32万元从该公司购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签订了购房合同,并一次性付款。后来,该公司又将房子以32.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另外一位买主,并正式签订了购房合同,买主交了首付,并办理了住房公积金贷款。得知自己看中的房子被开发商卖给他人,周海洋一气之下将开发商告上法庭。法院经审理查明,开发商一房二卖情况属实,依法判决开发商赔偿周海洋三十万元。

    甘日新还向钱三运透露了一个细节。开发商在法庭上没有作任何抗辩,很爽快地就同意法院的判决,甚至没有请律师,第二天就将赔偿款项给了周海洋。

    钱三运特意去这家开发商的售楼部去了一趟。售楼部冷冷清清的,售楼人员比顾客还多。

    见有顾客进来,马上有热情的售楼小姐迎了上来。钱三运假装是看房的,与售楼小姐攀谈起来。

    大厅销控表显示,大多数房子都没有卖掉。也难怪,城东新区距离市区较远,配套设施也远远跟不上,房子难卖也在情理之中。

    钱三运想,既然房子难卖,开发商有必要一房二卖吗?虽说那套房第二次出卖时比第一次多了5000元,但为此赔偿损失30万元,这值得吗?

    售楼小姐说,现在购房优惠政策还是很多的,价格也比其他楼盘便宜不少。钱三运问,为什么你们家的房子比其他楼盘便宜不少呢?

    售楼小姐说,我们老板是本地人,拿地便宜。当初拿地时,我们公司是唯一竞买人。每亩地比市场价格便宜不少呢,成本小,房价自然低,先生,买一套吧,保证不会吃亏的,这边未来发展潜力还是很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