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

    胡若曦很会察言观色,她见钱三运信心满满的样子,猜测他应该或多或少了解一些张义端的**,便笑着问道:“三运,老实说,你对张义端了解多少?”

    钱三运低声说:“胡书记,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

    胡若曦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说道:“三运,晚上去青山宾馆,我们再谈。”

    钱三运坏笑道:“胡书记,是不是还像上次那样,我在青山宾馆开个房间,你来我的房间?”

    胡若曦俏脸一红,挥舞拳头,在钱三运的胸部擂了一拳,不过,她擂得很轻,像是情侣之间的撒娇。

    钱三运一时激动,捉住了她一只白嫩的手腕,正想得寸进尺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敲门声。

    “请进!”胡若曦迅速调整为正常工作状态,脸上的娇羞与红晕消失殆尽。

    敲门的是王春妮。

    胡若曦办公室外面的一间就是王春妮的办公室,可以说,王春妮既是秘书,又是门卫,有人向胡若曦汇报请示工作,首先得过王春妮这一关。

    王春妮其实知道钱三运在里面与胡若曦说话,她的敲门是礼节性的,如果不敲门就闯进来,既不礼貌,又很冒失。王春妮不是一个冒失的人,要不然,她也无法胜任县委书记秘书的工作。

    王春妮递给胡若曦一份文件,说:“胡书记,刚刚接到市委办通知,市委书记徐华为后天上午来青山县调研指导城市建设、项目建设及招商引资等工作,这是具体的行程安排。”

    胡若曦接过市委办文件通知,瞟了一眼,不动声色地说:“小王,除了文件通知,市委办那边电话通知了吗?”

    王春妮小心翼翼地说:“接到市委办一个电话,简单说了徐书记来青山县视察工作的事,并说具体行程安排看文件通知。”

    “好的,我知道了,你按照徐书记的调研主题写一篇发言稿,到时候让钱主任把关。”

    胡若曦正襟危坐,这与刚才的小女人姿态判若两人。钱三运不禁感叹:胡若曦真的是一个很出色的演员!

    王春妮退出后,胡若曦蹙起眉头,说道:“三运,这次徐华为书记来青山县调研指导工作,有些蹊跷啊,按照以往的惯例,市委书记来视察工作,不仅发文件通知,而且市委秘书长或市委办主任会提前和我说一声。但这次我没有接到哪怕是徐书记秘书的电话。”

    钱三运想了想,说道:“是的,而且调研的主题针对性也很强,调研城市建设、项目建设及招商引资等工作。市委书记调研经济工作本无可厚非,但是,我总感觉这次徐华为的调研指向性很强,会不会是为周海洋站台?”

    钱三运这么一说提醒了胡若曦,她喃喃道:“完全有可能。周海洋前几天去了一趟市里,有可能是争取徐华为书记的支持。”

    钱三运说:“胡书记,周海洋由县委副书记升任县长,是不是徐华为一手提拔的?”

    胡若曦说:“是不是一手提拔的,尚不清楚,但我知道,周海洋被提拔之前,经常往市里、省里跑。我猜测,周海洋可能找到了省里的某位领导,然后这位领导打电话给了徐华为。何胜利市长来青山时间不长,根基不深,徐华为为人强势,前任市长就是他将其赶走的。他想提拔一位县长,并不困难。”

    钱三运说:“如果徐华为这次来青山县调研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替周海洋站台,至少说明,周海洋已经获得徐华为的充分信任。”

    钱三运没有说出口的是,周海洋获得徐华为的充分信任,那胡若曦的境况会很糟糕的。胡若曦是聪明人,不用钱三运点拨,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胡若曦说:“一旦确认徐华为此行是为周海洋站台,我的很多工作设想要想变成现实就有点难了。青山一中是否搬迁、城市建设是大力发展城东新区还是拆旧建新,影响的只是我的工作设想,但如果那些高污染企业得以落户青山,最终受损害的还是青山县百姓。”

    走出胡若曦办公室,钱三运给青山宾馆前台打了个电话,订了一个豪华套间。然后,又给李达帮打了个秘密电话,让他通过司机小刘侧面了解一下周海洋的专职司机小马,周海洋在提拔为县长之前,找过省里哪位领导。

    钱三运知道,让李达帮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打探消息,确实难为他了,也是在考验他的智商。要不是他是司机小刘父亲的救命恩人,而司机小刘和司机小马又好得同穿一条裤子,李达帮也许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打听不到。

    在去青山宾馆前,钱三运又给李银桥打了个电话,询问县政府那边是不是也在忙着准备市委书记徐华为来青山调研?

    接电话时,李银桥正在家里看电视,他说最近不是太忙,按部就班地工作,不过,周县长的秘书忙得焦头烂额,这几天都在为徐华为书记来青山调研做准备。

    挂断电话,钱三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市委书记来调研,县长提前几天就知道,并为此做了大量的精心准备,而县委书记今天才知道,这事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市委书记支持周海洋的力度远胜于胡若曦。

    在官场上,不被顶头上司信任和支持是件很尴尬的事。如果胡若曦不被徐华为信任和支持,且不说她的县委书记一职能保多久是个问号,就是她目前岌岌可危的地位,很难让她在青山县有所作为。一个权力不巩固的县委书记想要干一番事业,难于上青天。

    钱三运和胡若曦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一旦胡若曦被调离,很可能是去市里某个单位担任闲职,那么,钱三运也就暂时失势了。官场上一旦失势,境况会很糟糕的。一个人从来没有享受过权力带来的好处倒没什么,可一旦从权力巅峰跌落谷底,强烈的反差会让人无法承受,更别说有人还要搞打击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