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第631章

    钱三运到了宾馆房间后,给胡若曦打了个电话。

    不多时,胡若曦如一缕清风钻进了房间。

    今晚的胡若曦,衣着打扮与白天判若两人。白天是正装打扮,黑色西裤,白色短袖衬衫,头发盘在脑后。晚上则是牛仔短裙加t恤衫,长发飘飘,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

    “若曦,你真美。”钱三运痴痴地看着面前这位风情万种的女领导,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三运,和你说件事啊。”偎依在钱三运怀里的胡若曦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女人。

    “若曦,你说。”钱三运深情凝视着胡若曦如水的双眸。

    “三运,我的日记本不见了,而且我的房间里有翻动的痕迹,应该是遭贼了。”

    “日记本?你也写日记?”钱三运一愣,怎么官员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殊不知,若在日记中写下个人**,会有潜在的风险的。张义端的日记本被开锁大师吴文年顺手牵羊偷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三运,你也写日记吗?”

    “我不写,没有那个闲情雅致。”

    “那你刚才怎么用了个‘也’字?”

    “若曦,别急,等下告诉你。你确信房间里遭贼了?除了日记本,还丢失了什么?”

    “很有可能是遭贼了。日记本不见了,昨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日记,今天早晨出门时,日记还在抽屉里,没有上锁。我的衣橱也有翻动的痕迹。”

    “有没有丢失值钱的东西?”

    “没有,我的工资卡、存折要么在上锁的柜里,要么在云川的家里。感觉这个小偷不是冲钱来的,而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难道你房间里有什么东西让别人感兴趣?”

    胡若曦忽然俏脸一红,幽幽地说:“其实也没什么,除了日记本,还有一盒避孕套。”

    “避孕套?也不见了?”

    “是的,我回来仔细看了看,就少了这两样东西。怪我抽屉里没有上锁,唉,我太麻痹大意了,误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

    钱三运的手轻轻摩挲她匀称白皙的长腿,坏笑道:“若曦,老实交代,避孕套是不是为我准备的?”

    在公共场合,钱三运是胡若曦的下属,时时处处维护她作为领导的尊严和权威。但在私下场合,他则放松得多。当然,胡若曦“宠幸”他的次数并不多。一来她工作太忙,二来她有顾虑,此前,坊间就有传言,两人有私情,如果被竞争对手抓住了把柄,对她而言,就是一场梦魇。

    胡若曦红着脸说:“不是,去年初在云川市买的,带到青山来的,一直没有用,就放在房间里。”

    胡若曦的回答给钱三运泼了一盆冷水,去年上半年她来青山县时,他和她还没有亲密的关系,也就是说,这盒避孕套不是为他买的。

    胡若曦读出了钱三运的不快,讨好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娇嗔道:“三运,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是有点。”钱三运佯装生气道。

    “不要生气嘛,看不出来,你还挺霸道的嘛。去年我来青山任职不久,老郑说要过来为我站台,我特意从云川带了一盒避孕套来青山,他后来确实来了,但是,他那方面不行。避孕套就一直在房间里,后来,与你那个了,见避孕套保质期还有三年多,就没有扔掉,以备不时之需。”

    钱三运其实并没有生气,他根本就没有生气的理由,胡若曦不是他的妻子,没有必要为他守身如玉,再说了,除了他之外,她只和郑耀明一个人有过亲密关系,而她多年前就将贞操献给了郑耀明。

    胡若曦将钱三运往床上推,很主动,也许她想借此讨好钱三运,也许她太饥渴了。

    一阵狂烈的暴风骤雨过后,胡若曦的整个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滋润。

    “三运,我现在都不敢回自己房间了,我怕在梦乡中,忽然潜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

    “对了,若曦,你的日记本写了什么内容呢?”

    胡若曦的脸上一片酡红,刚刚的激情还没有完全退去,她娇羞地说:“就是自己的一些个人感悟嘛。”

    “若曦,刚才你问我为什么用了个‘也’字,我现在回答可以回答你,我的意思是说,很多官员也喜欢写日记,并不是说我也写日记。不过呢,官员写日记风险真的很大,一旦日记内容流出,可能就会出名,上这类事件不在少数。”

    “三运,上的那些所谓的日记门事件,我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不过,女人写日记和男人是不太一样的。我的那些日记更多的是个人情感的宣泄。”

    “若曦,有没有将我写进日记里?”

    胡若曦反问道:“你是希望有还是没有?”

    钱三运笑道:“当然是希望有,不管你在日记中是骂我,还是想我,我都很幸福。”

    胡若曦莞尔一笑道:“三运,我在日记中只提到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也是我有生以来真正爱过的两个男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第一个男人是老郑,虽然他已身陷囹圄,但是,让我忘了他,我做不到。另一个男人就是你,你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事业上的好帮手。我没有在日记里臭骂你,但我承认,我恨过你,不过,现在对你已经没有恨,只有爱了。”

    钱三运说:“我很好奇你日记中的内容,我们交换个条件,如果我帮你将日记本找到,你允许我日记内容,好不好?”

    “好的,我答应你。说真的,我很担心日记本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得到后,会将日记内容作为攻击我的工具。给你看日记,总比给别人看要好。可是,三运,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让日记失而复得?”

    “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如果真的是小偷拿走的,倒还好办,但是,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小偷,怎么会对钱物不感兴趣,却偏偏对一本日记本感兴趣?我倒是觉得,是有人想搞到对你不利的证据。如果是这样,那情况就很不妙了。”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比遭贼更危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