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第632章

    钱三运说:“这样吧,若曦,我让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朋友过来查看一下监控录像,看看能不能捕捉到窃贼的蛛丝马迹。”

    胡若曦蹙眉道:“三运,这事闹得动静太大,并不太好。如果让人知道了我丢失了一本日记本和一盒避孕套,那影响太坏了。”

    钱三运笑道:“若曦,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事闹得满城风雨的,一切都静悄悄地进行。我的那位朋友是我非常信得过的人,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就是下午县委常委会刚刚通过拟任县公安局副局长的甘日新,他目前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

    胡若曦这才放心地点点头:“好的,三运,我听你的。”

    钱三运当即给甘日新打了个电话。

    “甘队长,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和老婆啪啪啪?”

    胡若曦在一旁捂着嘴偷偷地笑。

    “钱主任,你说笑了。我不是和老婆啪啪啪,而是被老婆啪啪啪打了几下。”

    “怎么了?嫂子一向温柔贤惠,今天怎么河东狮吼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哪是啊,我可不像你,风流倜傥。我戒烟老是戒不掉,晚上躲在卫生间抽了一根烟,被她发现了,就挨揍了,她说要给我长记性。”

    “戒烟确实很难。不过,打是亲骂是爱,嫂子即使打你,也是爱你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抽烟有什么好处呢?除了为国家财政收入做贡献,对身体没有好处,只有坏处。你看我,基本上不抽烟。”

    “是的,我争取早日将烟戒掉。钱主任,现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指示?”

    “两件事。第一,恭喜你荣升了,下午的县委常委会,你被提名为副局长,虽然后面还有一些程序要走,但基本上都是走走过场。按理说,我不能和你泄露常委会会议内容,但是,谁让你是我的好哥们呢?”

    “钱主任,我昨天听你说了,今天上会研究我的任命,刚才我还在想,这次提名应该是没有通过,要不然,你早就打电话向我报喜了。谢谢你啦,我能获得提拔,完全是你的功劳。”

    “甘队长,下午的常委会散会迟,散会后,我手头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以至于忘了在第一时间将喜讯告诉你。”钱三运当然不会说,他忘了及时告诉甘日新喜讯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工作太忙,而是被今晚与胡若曦的约会冲昏了头脑,他顿了顿,接着说,“你的提拔归根结底是你个人努力奋斗的结果。这么多年,你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破获了很多大案要案,业绩突出,无论从人、能力还是实绩看,你的提拔都是理所当然的。我只是为你的提拔做了一些添砖加瓦的事。”

    “兄弟之情不言谢,钱主任,你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甘队长,麻烦你现在就去青山宾馆。这件事非常重要,并要严格注意保密。”

    “钱主任,什么事,这么紧急?”

    “甘队长,是这么回事,胡若曦记不是住在青山宾馆吗?她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她的一些私人物不见了,怀疑是遭贼了。这些物早晨还在,晚上她下班回来就不见了。你查看一下监控录像,看能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我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要进胡记的房间;第二,不要让人知道胡记的房间失窃了。此外,和你一起去宾馆开展调查的一定是你最信得过的人。对了,最好将唐志国叫上。我对他了解,他是侦察兵出身的,工作能力不错,也很谨慎,最关键的是,我前不久将他老婆从乡镇派出所调到县城,解决了夫妻分居问题,他对我还是很尊重的。”

    “好的,钱主任,我就让唐志国陪我去。到时候就说是你亲自点名的,对于他,我信得过。”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又将胡若曦压在身下,说要梅开二度。

    “三运,看你猴急的,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人。我还有一个疑团没有解开呢,我听你的言外之意,似乎掌握了张义端的一些把柄,是吗?”

    “是的,算是意外收获吧。”

    对于胡若曦,钱三运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将无意中听到张义端与王春妮的对话、通过朋友找到开锁大师吴文年,并窃得张义端的日记本、影集、受贿记录本等详细说了一遍。

    胡若曦惊讶地说:“三运,想不到张义端是这么龌龊的一个人!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他不拍电影电视剧简直是太屈才了!他的内心世界真的很强大,别的不说,就拿他办公室失窃一事说,他明明知道自己丢失了一些重要物,却不动声色,下午的县委常委会,他泰然自若,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

    “张义端是典型的两面人,其实,很多官员都是这样,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胡若曦笑道:“三运,你不会是想说我也是两面人吧?”

    钱三运笑道:“我可没有说你。说实话,抛开我们之间的特殊关系不说,你是一个受我尊重的领导。不滥用职权,不以权谋私,没有经济问题,这一点很难得。而且,你想干事、能干事,也干出了不少政绩。至于个人情感问题,从本质上讲,你是一个单身女人,一个单身女人和其他男人发生感情纠葛,也很正常,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当然,我建议你最好了断与徐军的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这对你、对他都是好事。”

    “是时候了断了。以前与徐军假结婚,是为了掩人耳目。现在,继续维系这种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准备抽个时间,和徐军办理离婚手续。”胡若曦顿了顿,接着说,“三运,按你刚才的说法,我俩今晚在一起,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那是当然。你是单身女人,我是未婚青年,别说只是暗地里幽会,就是光明正大在一起,也没什么。别人爱嚼舌头根子,就让他们去嚼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