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精彩小说免费!

    钱三运既高兴又惊讶,高兴的是,窃贼被抓获,而且追回被盗物品;惊讶的是,不到一个时辰,甘日新就破获此案,办事效率也太高了。

    听说日记本和避孕套被成功追回,胡若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甘队长,窃贼是谁,为什么要潜入胡书记的办公室行窃?”

    “其实也算不上是窃贼,而是宾馆服务员,名叫刘小娟,今天下午,她借打扫卫生之际,顺手牵羊偷走了胡书记的两件物品,一本日记本和一盒避孕套。我们先调出了监控录像,发现下午除了胡书记本人进出宾馆房间外,只有这名服务员进入宾馆。我们找到了服务员,进行一番讯问后,她承认了偷窃事实。”

    “甘队长,我总感觉此事有些蹊跷,刘小娟顺手牵羊的背后,是不是受人指使?我不明白,服务员偷窃日记本和避孕套有什么用?”

    “钱主任,刘小娟的解释是好奇,想通过日记本窥探胡书记的秘密,我再问问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好的,甘队长,一定要注意保密,另外,让刘小娟不要乱说。”

    没过多久,甘日新又一次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钱主任,要不是你提醒,我差点被刘小娟骗了!我大风大浪都见过,差点在阴沟里翻了船!刘小娟顺手牵羊偷走胡书记的物品,果然是受人指使!”

    钱三运一惊,问道:“受谁指使?”

    甘日新说:“县委办副主任杭强,刘小娟是他的情人。据刘小娟交代,杭强由于安排接待事宜,经常来青山宾馆,一来二往就与她发展成为情人关系。为了窥探胡书记的个人**,杭强就让刘小娟设法搞到胡书记的一些私人物品,这样就能借此要挟胡书记。今天下午,刘小娟趁打扫卫生之际,进入胡书记的办公室,发现了一本日记本和一盒避孕套,自认为很有价值,便顺手牵羊偷走了,还没交给杭强,就被我们抓获了。”

    钱三运听后,震惊不已,想不到这一切都是杭强暗中操控的。

    杭强一旦获得了这日记本,不仅抓住了胡若曦的把柄,也抓住了钱三运的把柄,后果很严重,就像现在张义端的日记本被钱三运缴获一样。

    看来,在官场行走必须处处小心、时时注意,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钱三运说:“甘队长,将刘小娟和杭强勾搭成奸、刘小娟行窃的经过录个口供,并让刘小娟签字画押。对了,刘小娟是什么情况,结婚了吗?”

    甘日新说:“刘小娟二十五岁,长相不错,要不然杭强也不会看上她。她结婚有好几年了,有个小孩三岁,老公长期在外打工。听刘小娟说,杭强是上个月才将她发展成为情人的,还说杭强有意将她提拔为宾馆领班。对于刘小娟的处理,钱主任有什么指示?”

    钱三运说:“录好口供,作为证据保存,暂时不要对刘小娟作任何处理。你警告她,偷窃一事不要乱说,否则不仅追究她的偷窃责任,还要将她的丑事公布于众。”

    甘日新说:“好的,钱主任,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对了,胡书记的两样物品是不是转交给你?”

    钱三运想了想,说:“这样吧,你现在将日记本送到青山宾馆608房间,记住,你一个人过来,来时敲门,我开门时你将这两样东西从门缝里塞给我,你就不要进来了。”

    甘日新呵呵笑道:“原来你就在青山宾馆啊,我还以为你在住处呢。钱主任,是不是和情人幽会?”

    钱三运道:“我女朋友今天从云川过来了,她嫌我住处乱七八糟的,我便在青山宾馆开了一个房间。”

    甘日新似信非信地问:“真的是女朋友?”

    钱三运斩钉截铁地说:“那还有假?”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几声敲门声,只穿一条短裤的钱三运从猫眼里向外望去,见敲门人正是甘日新,便将门打开一道缝,说道:“东西给我,谢谢啦。”

    甘日新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轻声说道:“钱主任,我断定今晚陪你的女人是胡书记!”

    钱三运板着脸说:“胡说八道!现在没你的事了,你走吧,改日请你吃饭!”

    甘日新坏笑道:“好的,那我走啦。**一刻值千金,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

    钱三运关上房门,将日记本随便翻了翻,胡若曦的字体娟秀,字如其人,厚厚的一大本日记,估计有上百篇。

    日记中“老郑”、“小钱”或“三运”等字眼出现频率较高,怪不得胡若曦丢失日记后非常紧张。甘日新从刘小娟手中追回日记后,不翻看是不可能的,他肯定在日记中看到了“小钱”或“三运”等字眼,要不然他刚才不会言之凿凿地说胡若曦今晚陪钱三运。

    甘日新就是亲眼看到胡若曦今晚就在608房间,钱三运也丝毫不担心。钱三运曾经救过他的命,他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他和王石在是钱三运最信得过的两个人。

    “三运,不要看,羞死人了!”见钱三运在翻看日记,胡若曦一丝不挂地从床上爬了下来,试图从钱三运手中抢夺日记本。

    钱三运将日记本高高举起,坏笑道:“若曦,你明明答应我了,如果追回日记本,我享受权,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看我等下如何惩罚你!”

    “我就说话不算话,怎么了?”胡若曦撅着嘴,佯装不悦,说道,“三运,日记还是不要看了吧,我今晚甘愿接受你的任何惩罚,好吗?”

    钱三运不敢惹胡若曦生气,便说道:“你说话出尔反尔,让我怎么相信你?我如果将日记本还给你,你又反悔了,我岂不是亏了?”

    胡若曦用一只白葱般的娇嫩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钱三运的额头,娇嗔道:“大笨蛋!我一个弱女子,哪是你一个身强力壮男人的对手?”

    “那好吧,我将日记本还你,今晚我是你的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