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第十八章
    ,精彩小说免费!

    50+72  ……说起来, 四大文明古国,除了中国埃及还有谁啊?

    面对拉二和那个年轻男人让我继续讲的表情, 我脸憋得通红, 弱弱的说:“因为……离得太远了吧?我对你们埃及不太了解啊。”

    拉二忽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对余无上的荣光一无所知,尽管你来自遥远的异国,但你依旧令余感到愤怒。”

    ……我做什么了?怎么就怒了?

    我冤的不得了,急忙站起来看着拉二,嗨呀这个人怎么也这么高啊,搞得我这样子一点气势都没了……

    “既然如此, 就证明给余看吧。”拉二说道,“如果你真的对你的王国如此自信,就拿出让余看在眼里的证明吧。”

    “来就来!你不要小瞧我!”

    “记住你说的话。”拉二冰冷的看着我, “否则,你会知道冒犯余的代价。”

    “哼!”

    坐下的时候我仔细一琢磨,就觉得不对啊。

    凭什么啊, 我给他们干活让他们变牛逼, 然后如果拉二觉得我干的不好, 他就要砍我……果然是剥削阶级!

    可是话都说出来了,让我当着拉二的面收回来……我怕被他直接打死!

    唉,我又想起了吞哥。

    现在想想, 和吞哥的日子真是苦啊, 我这一路简直就是风餐露宿, 用爱发电。

    可我还是喜欢吞哥。

    回到了住处我就开始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用什么东西能够让拉二大吃一惊, 打的他那张尊贵的脸嗷嗷叫。

    吃我社会主义铁拳吧!

    经过我夜以继日的回忆曾经看过的(男频和女频)中科技兴国小说的套路,我在短短半个月里研究出来了肥皂和玻璃。

    做出成品的时候我都震惊了,没想到我竟然有种田文女主角的天赋。

    我很快和成品一起被带到了拉二面前。

    这次拉二在一个庭院里,他慵懒的坐在数人抬起的奢华座椅上,看着手下的人展示肥皂和玻璃。

    “很好。”拉二赞叹道,“这的确是非常新奇的东西,余很满意。作为赏赐,你可以提出一个要求。”

    其实我真没什么想要的,这里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没有一个高兴的。

    总是有很多人跟着我,可是我却总觉得孤独,因为我是法老的“客人”,因此接触到的所有人都不和我说话,他们只会跪着。

    而拉二,从最开始他看我的眼神就充满了轻蔑,我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用来取乐的小丑,我的愤怒微不足道,就像是微弱的烛火,能被他随时碾灭。

    憋着一口劲想打他的脸,可是虽然做出了小说里都做出来的东西,却一点都没有打到他脸的样子。

    一股闷闷的火焚烧着我,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那我就只有一个要求。”我握紧拳头,紧紧盯着拉二的眼睛,鼓起我毕生的勇气说,“请你正视我,把我当做和你相同的存在。”

    我觉得我提了一个好正当的要求啊,可是周围全部人都跪下了。

    拉二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身上属于法老王的气势完全压了过来:“狂妄,你以为凭这些,就能成为与余同样的存在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想拥有什么地位,也对你的赏赐毫无兴趣。”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能在拉二这样泰山压顶一般的目光里继续说下去的,“我只希望你能把我当做是一个人。认真注视我,不再将我当做猎奇的稀有品;认真倾听我,哪怕你并不赞同我的话;认真的理解我,而不是把我当做你的玩具。”

    令人窒息的恐怖压力逐渐消失,拉二注视着我:“真是愚蠢又狂妄的要求,余首次听到这样的恳求。”

    “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

    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拉二终于笑了起来,回答道:“很好,既然你提出这样的恳求,那就有承担一切的决心了吧,余答应了。”

    最后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脚都软了。

    和游戏里面的哈哈哈哈王完全不一样,这里的拉二让我觉得他随时可能把我杀掉。

    好气啊,明明所有人都说我有力量,可为什么我从来都用不出来呢!

    要是能用出来,我一定先把拉二那张自命不凡的脸打烂!妈的好气啊!

    气鼓鼓的我第二天睡午觉的时候就被叫醒了,迷迷糊糊的被收拾好就被带到了拉二身边,和他一起看人唱歌跳舞。

    这个舞跳的特别性感火辣,我一个女孩子看的都面红耳赤的,不过拉二就一脸平淡,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

    坐下没一会,拉二就慢悠悠的问我一些事情。

    比如除了新做好的肥皂玻璃,我还有其他技能吗,还有我之前所在的国家里这里远吗,我们那里多少人啊之类的。

    ……那中国这时候是处于什么年代来着?

    我真是一无所知……

    我一下子就很丧了,然后拉二又问我从哪里来,我和他讲了关于日本那个充满了奇幻感的年代的故事,结果拉二听到最后不觉得很感兴趣,反而特别鄙视日本的统治者。

    “那里王一定无能至极!”拉二霸道的下了结论,“竟让自己的子民被异族残杀,却不做任何抵抗,继续享受王的特权,这样的存在根本不配为王!”

    “嗯,妖怪毕竟很强大呀。”我回答道,“而且封建社会的统治阶级不都是这样子吗,并不是所有人在他们眼里是人的,对于日本的天皇来说,人只是给他创造价值的数字啊。”

    “封建社会?”拉二感兴趣的追问,我于是又给他科普了一下初中课本的社会形态,“这么说,余所建立的王国,也只是奴隶社会阶段,会被封建社会取代?”

    ……好像是吧?我不知道啊?

    我对埃及的了解只有金字塔和你的坟头对撞啊!

    “应、应该是吧?我没怎么关注这种事情。”我很丧的回答,觉得自己在拉二心中的形象一定变得特别低,简直一问三不知。

    “看来你也只是一知半解。”

    “是……的吧?”

    拉二的表情还是带着特别轻松的微笑,可我觉得自己一下就被拷问灵魂,深深忏悔自己没能好好学学四大文明古国历史,特别对不起我小学读过的十万个为什么。

    “拥有如此宝贵的知识”

    “不不不,这些东西在我的世界,基本人人都知道的。”

    “对余却一无所知,看来在遥远的彼方,余的辉光并未照耀到每一个人。”

    “不是的我知道你的呀!我好冤!”

    我发自灵魂的辩驳似乎完全没有被拉二听进去,他自顾自的说完,才看向我,也不顾我意愿的下了结论:“既然如此,就跟随在余的身边,余赐予你领略余辉光的荣耀,然后将你所见所闻传达万世,让阳光所照之地,均被余的威名震慑。”

    “让余,太阳的化身,拉之子的名,照耀世间所有角落吧!”

    明明这个台词只有在漫画里才不会羞耻,可我还是被拉二迷的神魂颠倒,觉得现在的他帅的让我都快发抖了。

    他站起来的时候,周围的所有人都迅速的弯腰下拜,王权顶点的魅力和他自身俊美阳刚的气质结合,让他宛如太阳一样散发着酷烈的气息。

    没有任何人不惧怕他,没有任何人不尊崇他。

    虽然后面还有继续吃东西,可我还是有点没回神,吃的没滋没味的,然后被拉二带到了他安排新的住处。

    一大群莺莺燕燕跪拜迎接拉二,他径直对着为首的女人说:“妮菲塔莉,这是余尊贵的客人,我将她安排在离我最近的宫殿,你务必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遵命,尊贵的法老王。”那个叫妮菲塔莉的大美女恭敬的答道。

    哇塞,那我岂不是真的在古埃及当个不需要上班的贵族?

    除了没电脑让我上网之外,这就是我的毕生梦想啊!

    ……可为啥要让我住你的后宫呢?

    我觉得这个不太妙啊!

    什么嘛你们两个背着我有什么小秘密吗!

    我鼓着脸看了看夕子奶奶又看了看酒吞,感觉我自己和酒吞比较熟(毕竟阴阳师里一起打了那么多狩猎鬼王),追问酒吞:“你们在做什么?”

    “危险,快过来!”夕子婆婆紧张的说。

    “啥?啥啥啥?”我没搞懂的看着夕子婆婆,又看看酒吞,半天没搞懂情况。

    “有杂碎来了。”酒吞忽然说道,一伸手推开门,“也是被你的灵力吸引而来吗?”

    我顺着酒吞的眼睛看过去,就看到一大波密密麻麻的东西从天边飞了过来,眼看着他们越来越近,我看到了……好多n卡!

    一大波n卡跑了过来!

    走开离我远点!我不想要你们这么多非气!

    “虽然是一帮杂碎,但数量也够了。”酒吞拉开门走了出去,“保护你活着见到安倍晴明,也是契约的一部分。”

    我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酒吞也飞到了空中,就这样杀入了那一大群n卡之中,简直所向披靡。

    更重要的是,他攻击方式竟然不是游戏里面的酒葫芦吐蛋蛋,而是手撕啊!

    ……啥?这个和游戏设定不一样好吗?

    可是妖刀姬的duangduangduang不也是和技能一样吗?

    那岂不是说酒吞战斗的时候,也不需要和游戏里面一样被打了才能变厉害????

    大清就要亡了啊!

    我木然的看着杀完n卡一脸满足回来的酒吞,在他带着挑衅的眼光下膝盖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人类,害怕了吗?”酒吞走到我面前,尤带着血腥味的手捏着我的下巴,尖锐的指甲划在我的脸上,“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吗?”

    “酒、酒吞爸爸!您真的是阴阳师第一ssr!以后谁在和我说你不厉害我就和他没完!”

    酒吞哼笑了一声,松开手:“虽然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不过看来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那么就这样吧,现在就出发去找安倍晴明。”

    “好的哦!酒吞爸爸!”我狗腿的跟在酒吞身边,看了一眼夕子婆婆,觉得自己再留下也不太好,万一酒吞想起来刚才他要把这个村子突突突了岂不是很糟糕,于是忙挥挥,“夕子婆婆,那我就和我吞哥去找晴明啦!”

    夕子婆婆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又看了看酒吞,从小包里又取出了好几张蓝符一起给了我:“拿好这些东西,但是记住,签订契约的时候,一定要确定好报酬。”

    ???

    报酬???

    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以前画了那么多符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报酬啊?

    我还想追问,就被酒吞抓着后领提起来架在肩膀上:“等等啊!让我问清楚!”

    “你自己和本大爷签订的契约,你也不知道吗?”酒吞根本就没等我得到夕子婆婆的回答,直接就飞了起来,远远地把村子抛在了后面。

    “我并不知道啊……我当时就是随便签了。”我巨委屈的看着酒吞,“我们的契约内容到底是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