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死亡弯道(下)
    ,!

    车神挑战赛是一种自发的比赛,没有官方,更没有规则。

    比的只有速度!

    谁的速度最快,谁就是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

    所以在比赛的时候,时而会发生撞车事件,就算车毁人亡都屡见不鲜。

    车体传来的晃动,令龙晗俏脸发沉。

    别看她外表文静大方,骨子里却是大小姐的傲气,而且在赛车这一行,她的天赋比起肖潘奇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肖潘奇不过是仗着好勇斗狠的劲头,才能在车神挑战赛上名列前茅,在真正有规则的赛场上,根本比不过龙晗。

    年轻,自然气盛。

    龙晗这种大小姐一旦气头上来,那也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主儿。

    稳住了车子,龙晗选择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猛地一打方向盘,法拉利直接将兰博基尼撞出了跑道。

    要不是肖潘奇经验老道立刻急刹,都能甩出山下。

    “你个丫头片子!跟我斗,你差远了!”

    肖潘奇被撞了之后落后了一些,咬牙切齿的大骂,同时一脚油门到底,机车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快速追了上去。

    体会着急速的追逐与撞击,云极始终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反观龙晗,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心口起伏,心率器上显示的数字已经从六十多到了一百,而且还在攀升。

    很快肖潘奇的车追了上来,在一个转弯处漂移甩尾,报复般的撞上了龙晗的车。

    一脚急刹,打死了方向,法拉利险些被撞得转圈,车尾撞上了路边的栏杆,凹陷了一大块。

    银牙紧咬,龙晗的脸色越发苍白。

    经历这次撞车,她变得落后,肖潘奇成功超了过去。

    山路变得越发陡峭,从车窗能看到外侧就是悬崖峭壁,在悬崖下堆着一辆辆废弃的赛车。

    那是机车的坟墓,死亡弯道的正下方。

    嗡!!!

    油门被轰到了极限,龙晗在凝重中选择了最后一搏。

    这时候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在一个巨大的弯道,弯道不算陡峭而且路面极其开阔,最适合超车。

    “我不会输!”

    龙晗低喝着转动方向盘,成功超过了肖潘奇,不过很快又被反超,两辆豪车就在这条巨大的弯道上追逐不休。

    “马上就到了,还有七秒,最后的机会,超过去就赢了!”

    紫嘴唇的苏文给出了整个过程中唯一的建议,在墨镜后的双眼变得锐利如鹰。

    为了高额的薪水,他放弃了异能者的尊严,不惜化妆成女人协助肖潘奇夺得第一。

    “五,四,三,成了……不好!”

    当苏文刚刚要松下这口气的时候,忽然车身巨震。

    听他的建议选择急速超车的肖潘奇脸色一变,手忙脚乱的骂道:“他吗的疯子!死亡弯道也敢撞我!”

    车身一阵晃动,兰博基尼的轮子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

    在这条绝险的弯道上,超车常见,但是没人还敢互相撞击,肖潘奇根本没料到龙家那丫头胆子那么大。

    不出三十米外就是一处急转弯,几乎是一个直角,原本宽敞的弯道在这里忽然狭窄了起来,如果还以之前的速度过弯,必然会飞出赛道,掉落悬崖。

    这处惊险的弯道地带,就是被称为死亡弯道的地方,在这里失手的车手无数,更有数十人丧命于此。

    肖潘奇是老手,他深知死亡弯道的可怕,龙晗也是一样。

    无论是肖潘奇还是龙晗,或许会在之前的弯道上选择撞击或者超车,但他们肯定不敢在大名鼎鼎的死亡弯道上撞车。

    一旦在死亡弯道失控,两辆车都有可能坠落悬崖。

    肖潘奇和龙晗不敢撞,有人敢。

    狭窄的弯道上,两辆车并排滑行,几乎转了一圈,两车的后轮全都离开了赛道,悬在了赛道外的悬崖上。

    只要再早点或者晚点撞击,这两辆车都有可能坠崖,可此时全都堪堪悬在了崖顶。

    龙晗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心率显示器显示的数字超过了一百八,可见这位大小姐此时的心跳有多快。

    一百八的数字忽然变动了一下,差距极大,居然变成了六十。

    随着云极的手从方向盘上离开,显示器上的数字再次成为一百八。

    “你疯啦!”

    龙晗强忍着骂人的冲动,俏脸惨白的喊道。

    她是主驾驶,赛车比赛什么时候允许副驾驶伸手拽动方向盘了?

    云极突然拽方向盘的举动,把龙晗吓得不轻,她一度认为自己刚才差点死掉。

    即便有功夫在身,坠崖的结果也极有可能死于非命。

    “第一了,踩油门吧。”

    云极还是那么风轻云淡,既然被拉上了车,自然要第一个冲过终点。

    这惩龟爬差不多的赛车游戏如果还得个第二,那才叫丢人。

    龙晗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冷静下来之后一踩油门,赛车继续前行,绕过了死亡弯道,终于在无数的欢呼中冲过了终点。

    第二个越过终点的是肖潘奇,随后才是其他纷纷抵达终点的车辆。

    下车之后,肖潘奇觉得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算你狠!”

    肖潘奇咬牙切齿的盯着法拉利的方向,他是不知道,那位得了第一的龙家大小姐,没比他强多少,心跳还是将近二百,好半天都没缓和下来。

    有公证人宣布了初赛的结果,龙晗得到了第一名,成为唯一有资格挑战上一届车神的参赛选手。

    一身赛车服的女孩,轻轻捂着左肩。

    由于肖潘奇的亡命撞击,龙晗的左肩撞到了车门,已经红肿了一大片,整个肩膀都是麻的。

    “受伤了?真没用,等下还是我来吧。”龙小祈背着手翻着死鱼眼,一张嘴就没有好听的。

    “你来把住方向盘,还是踩住油门?”龙晗没好气的说着,龙小祈只有七岁,个子很小,根本开不了车。

    看向云极,龙晗的心情有些复杂,还是道谢:“肖潘奇有苏文帮着计算出最准确的超车点,而你用蛮横的撞车破坏了他们的计算,虽然你的举动很危险,还是谢了。”

    如果没有云极转动的方向盘,第一名的归属就未尝可知了。

    “危险?”云极淡淡的一笑,道:“是你胆子太小了。”

    龙晗本来还有些感激,一听这话顿时脸都青了。

    这种亡命的极限运动如果不危险,那什么才叫危险?

    “二叔爷们!”秦小川在一边拍着马屁。

    今天他算服了,如果换成他坐在副驾驶,这会儿非得吐个昏天黑地不可。

    就在龙晗捂着生疼的左肩要发火的时候,远处的黑夜里照来了两束寒光。

    那是大灯的光亮,在夜幕里显得冷冽刺眼,犹如蛰伏在黑暗里的一头凶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