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锐士之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齐之技击,不可遇魏之武卒。

    魏之武卒,不可遇秦之锐士。

    战国,古秦时,商鞅变法,奖励耕战,按军功封予爵位与田宅,秦兵军力大盛,经过特殊的选拔训练,培养出了一种精锐兵士。

    当时的步兵阵营以魏国为精锐,称之为魏武卒,骑兵则以赵国的‘胡刀骑士’与齐国的‘技击骑士’并称精锐,古秦变法后的新军,在收复河西的大战中横空出世,被世人惊呼为‘锐士’。

    锐士之强,能以一敌百!

    那是真正的悍卒,百战不败的勇士,所以才有‘齐之技击不可遇魏之武卒,魏之武卒不可遇秦之锐士’这种说法。

    锐士是古秦最强的兵种,一旦集结成大军,可横扫天下,然而锐士当中,还存在更加可怕的‘铁鹰’。

    “十万秦卒出三千锐士,三千锐士出一铁鹰。”

    天明之际,云极站在窗前,背着手,望着初升的朝阳,身后,秦小川打着哈欠揉着眼睛。

    “锐士都能以一敌百,铁鹰不是更牛币了,会不会飞啊……哎呀!”

    挨了一脑盖的秦小川终于精神了起来,乖宝宝一样站好,聆听教诲。

    “铁鹰不会飞,但他们很强,是达到了先天程度的武道强者,尤擅骑射,是秦军真正的精锐,十分神秘。”

    云极双眼微眯,道:“铁鹰,传说为地狱中啃啄罪人双目的猛禽,负责极刑,若落在铁鹰之手,最好自我了断,方可不受痛苦。”

    “有那么邪乎啊!一个打拳的而已,不会真是什么地狱里的铁鹰吧,我看应该就是个外号。”秦小川听得毛骨悚然。

    “也许吧。”

    “秦时的事儿,二叔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二叔一定喜欢古代史,尤其对战国的时候最感兴趣是不是。”秦小川拍着马屁,道:“对了二叔,我啥时候能学那些飞天遁地的能耐啊,等我也修为有成,一定飞出天外去见识见识!”

    秦小川其实还有半句没敢说,他想飞出天外去看看有没有仙女,泡女神没戏了,没准有机会泡个仙女回来。

    “你有先天资质,灵气匮乏的昊阳域恐怕百年难出灵根之体,只要静心修炼,比起旁人要轻松十倍甚至百倍,早晚有机会飞天遁地。”

    “我就是中大奖的那个呗,嘿嘿,一定是倒霉了八辈子终于运气好了一次,二叔啊,你去过天上没有,宇宙空荡荡的真有神仙么?”

    “你所见的宇宙,不过沧海一粟,天外是诸天万界,既然你想去见识,总有机会。”

    秦小川心说我才不想去见识,什么猪天,一听就不是好地方。

    “二叔啊,我爸去外地谈生意了,是不是我们下周再去啊,让我爸陪你去拳馆,我有点怕那个肖潘奇。”

    秦小川尴尬地说道,他实在不想和云极去地下拳馆。

    “一介凡人你也怕,你胆子不是挺大的么。”云极说着甩过去一张符箓,道:“留着防身。”

    “神行符!我最喜欢这玩意了,二叔放心!只要我跑得快,上刀山下火海我秦小川不皱眉头!”

    秦小川小心翼翼的收好符箓,底气十足,又问:“二叔,还有没了,一张有点少啊。”

    这就是个贪得无厌的,云极没去理他,而是淡然道:“专心修炼你的魔唤之法就好,只要你将这份绝学修炼到极致,跑的就是别人了。”

    “那么厉害?魔唤之法最大能唤出来啥啊?”

    “古魔,相当于渡劫修士。”

    “听起来挺霸气啊!古魔有啥能耐?”

    “毁灭星系。”

    “……不学了行不行二叔。”

    秦小川觉得自己不该多嘴,越是多问,他就会越加被惊吓,于是他选择了闭嘴。

    什么古魔新魔他不管,收好那张神行符才是关键,那可是跑路神器,能让他身轻如燕的宝贝。

    提及了秦时的最强兵士,云极站在窗前沉吟了许久。

    “查一下,秦俑由何种材料制成。”

    听闻吩咐,秦小川急忙打开电脑,不多时查到了答案,道:“是陶土,秦俑是用陶土做的。”

    “陶土……”

    云极的眉峰动了动,看向窗外的目光少见的变幻了几分,自语道:“陶土制成的秦俑,果然有趣,会不会遇到一些故人呢。”

    嘴角的笑容依旧风轻云淡,灵气稀少的现代世界,终于在云极的眼里变得生动了一些,有趣了一些。

    当晚,秦小川叫来了家里的奔驰,与云极一同赶往位于娱乐城边缘一处不起眼的拳馆。

    银山拳馆是肖潘奇开设的武馆,平时有人在这里练拳,不过少有人知道,每逢周末,才是银山拳馆真正开业的时候。

    位于地下的拳馆被修建得十分隐秘,需要从地下车库进去,有警惕的保安看门,不是熟人或者没人介绍基本进不去。

    奔驰开到了地下大门前,车窗降下,两个保安看到开车的司机立刻笑了起来。

    “呦,这不是天哥么,来玩两手?”

    “上个月我记得天哥好像连裤子都输了,这是又发财了?”

    开车的,正是在秦时月替秦小川出气的那位天哥。

    “今天运气好,稳赢不输,开门。”天哥也不啰嗦,让两人开门。

    既然是熟人,对方不会刁难,大门开启,奔驰开了进去,里面的空间居然更加宽敞。

    下了车,天哥带路,云极和秦小川终于抵达了这处地下拳馆。

    一进门,迎面而来的是刺耳喧嚣!

    周围的看台上无数人在振臂高呼,为自己的斗士加油助威。

    赛台十分特殊,居然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犹如斗兽的牢笼。

    在笼子里正有两个拳手在搏击,其中一人已经满脸是血,眼角开裂,被打得连连后退。

    天哥没少来这边,进来后轻车熟路找到了庄家,将两千块押了出去,然后找了位置,几人坐下。

    “这里是地下拳馆,也是赌场,肖潘奇靠着银山拳馆能日进斗金,比起他的欢乐谷都赚钱。”

    秦小川一边给云极介绍一边直皱眉头,道:“笼子里的谁啊,打得太狠了吧……都吐血了卧槽!”

    “被打的那个外号独狼,是个狠角色。”天哥提起这些拳赛选手如数家珍,看得津津有味。

    “都快被打死了还狠角色呢?那对手不是更可怕。”秦小川惊讶不已。

    “是啊,独狼的对手更狠,他就是擂主,铁鹰!”天哥说完,脸上带着一种羡慕与敬佩。

    能在银山拳馆成为一个月的擂主而不败,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