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入魔
    这一晚,秦小川觉得整个世界已经将他遗弃。

    他狂奔在昏暗的巷子里,连神行符都用上了,依旧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甚至觉得自己出现在王者峡谷,本该五五对战的游戏,突然改变了规则,变成了九打一。

    “九掐一就九掐一,别他么弄出来九个满级大怪来掐我这个一级小号吧!人家技能还没点满呢救命啊!”

    今晚的逃亡,绝对是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

    秦小川对自己的速度还算满意,怎奈身后的脚步声如同追命的恶鬼,就吊在身后。

    近了,出口马上就到

    完了,原来是条死路

    借着跑动的力量,秦小川一跃而上,蹦起挺高,可惜距离翻过高墙还差两米开外。

    啪叽。

    胖脸贴在了冷墙上,整个身子沿着墙壁滑了下来。

    身后的脚步声变得缓慢了下来,一步步仿佛带着一种阴森的韵律。

    在那种恐怖的脚步声中,秦小川仿佛能听到死神的呼唤。

    巷子的另一侧,一只黑猫经过,扭头看了眼巷子尽头的黑暗,呜嗷一声,炸毛逃走了。

    动物的直觉比人类敏锐。

    巷子的深处,有恶魔蛰伏。

    猩红的眼,盯住了慑慑发抖的身影,高高举起的骨刺,亦如锋利的长矛。

    呼!

    风声呼啸,秦小川吓得把眼一闭。

    嚓!

    耳边迸起砖石的碎屑,溅了秦小川一脸。

    噗!

    吐了口吐沫,秦小川拍打着灰土,等他将眼睛睁开条缝隙,所看到的居然是云极的背影。

    锋利的骨刺消失不见,猩红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清明,本该沉沦魔途的云极,安然无恙。

    “走吧。”

    云极的声音依旧淡漠如昔,听不处丝毫情绪波动。

    “二叔?是你么二叔!刚才怎么了?”

    秦小川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已经不完整了,被吓得魂儿都飞了。

    “入魔而已,没事了。”

    “真没事了?怎么会突然入魔啊,不会是修炼修的走火入魔了吧?”

    “自行入魔,与修炼无关。”

    “自行入魔?”秦小川很想大骂一句你脑子坏掉了吧,没事入什么魔啊,可惜没敢,只好眼皮直跳的说:“以后不会在入魔了吧?”

    “不飞天,焉知天穹之广,不入魔,何来降魔之力。”

    秦小川听到了一句深奥的低语,他不理解,更听不懂其中含义,他只是隐约从他二叔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些危险。

    “不是还会入魔吧二叔等等我!”

    相对于入魔的云极,秦小川还是觉得那些锐士与铁鹰更加可怕。

    好歹他二叔即便入魔也能控制自己,不像铁鹰和锐士,那些家伙根本是杀人的机器。

    残破的街区,昏暗的街灯,残破的巷子里遍地坑洼。

    数十锐士,加上一位铁鹰,永眠于此。

    可惜街巷无名,没有墓,没有碑,甚至连最起码的尸体都不复存在。

    就仿佛那些古时的悍卒,跨越千载岁月,只为了今晚这一战。

    无论胜败,就此安息。

    长街的另一侧,一辆豪车在疾驰,速度极快的离开了出事地点。

    车上只有肖潘奇一个人。

    他脸色铁青,满头大汗。

    自以为完美的暗杀计划,肖潘奇已经做足了准备,三拨杀手,足以杀掉世上的任何人。

    第一拨雇佣兵,第二拨是二十多个锐士,最后则是铁鹰方天虎。

    “那家伙不是人!吗的他是怪物!”

    肖潘奇失去了准镜,看不清战场,只能从楼顶隐约看到铁鹰被杀,然后他头也不回的逃离了巷子,如果让他看清当时云极的模样,他此时骂的恐怕就不是怪物,而是魔鬼了。

    “铁鹰废了,这可怎么交代,那是九爷的人,他吗的方天虎!你不是不败吗!槽!”

    肖潘奇一边大骂,一边狠狠的拍着方向盘。

    这口黑锅他甩不掉了,锐士消失也就算了,铁鹰如果也被干掉,他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吴半城应该能护着我,跟了他那么多年,他不会不管,对,现在就去找他!”

    肖潘奇有些方寸大乱,冷静下来之后,他立刻决定去找吴半城。

    弄死云极,是吴半城的吩咐,否则以他肖潘奇的身份,根本调不动铁鹰出马,只要有吴半城帮着自己说话,应该问题不大。

    “方天虎死了!你怎么搞的!”

    别墅里,刚刚从睡梦中被叫醒的吴半城大发雷霆,指着肖潘奇一顿臭骂。

    打扰他睡觉无所谓,睡眠能补,可那铁鹰如果死了,谁来补充?

    吴半城深知九爷的可怕,一想到铁鹰被毁掉之后,那位九爷必定震怒,吴半城立刻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你确定云极安然无恙,毫发无损?”吴半城强做镇定,质问着手下。

    “太远了我没看清,反正他肯定没死。”肖潘奇急忙答话,被骂无所谓,私下里吴半城经常骂他,肖潘奇怕的是吴半城甩手不管,那他可就完了。

    “那小子居然这么厉害,既然他杀掉了铁鹰,你如果能干掉他,九爷应该不会太怪罪,否则九爷一旦震怒,我也保不住你。”吴半城坐了下来,冷静的分析着时局。

    “连雇佣兵都干不掉他,我没办法了啊城哥,城哥你可要帮我想想办法,我跟你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啊。”肖潘奇苦着脸哀求。

    “行了,我知道,让我想想。”

    吴半城皱着眉在客厅里踱步,半晌后他目光一亮,道:“那根银针呢,一年前九爷赏的那根尸毒银针,你一直保管来着,用尸毒银针去对付那云极,我不信中了尸毒那小子还能活蹦乱跳!”

    一提尸毒银针,肖潘奇的脸色就变了,支支吾吾。

    “你难道把银针用了?”吴半城看到对方这种模样,顿时预感不妙,喝问道:“尸毒银针哪去了,说!”

    “城哥你听我说,这事是我不对,你让我保管的尸毒银针,被我扎人了,是那家伙太可气,我实在没忍住,要是不用尸毒银针,我只能动刀子。”

    肖潘奇的解释,听得吴半城唉声叹气。

    用尸毒银针解决云极这条路,看来是走不通了。

    “尸毒银针用谁身上了。”吴半城一边想着法子,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秦大廉,秦时月kv的老板,小角色,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家伙最近越来越精神,非但没死,反而活蹦乱跳。”肖潘奇解释道。

    “秦大廉,秦时月的老板”吴半城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忽然间他脸色变得铁青,霍地起身,一脚将肖潘奇踹翻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