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病倒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莹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学校,同学们还都没有返校。女生宿舍楼里空荡荡的。

    她的身体本来就没有恢复好,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她病倒了。

    她开始发烧,说着胡话倒在寝室里自己的铺位上。没有人知道她病了。

    半夜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发烧烧得快昏迷了,就想上医院,可她已经虚弱的走路都走不稳了。她感觉她自己不可能走到医院去了,甚至连这个楼可能都下不去了。

    她想找人求救,可还没开学,整栋宿舍楼里也没几个人。

    无奈,她回身去找她自己的小药箱。

    她是想试试体温,另外药箱里有酒精棉球,她要给自己进行物理降温,她担心自己会烧成肺炎。

    体温计刚刚放到腋窝下不久,她摸着就觉得已经发烫,拿出来一看。艾玛!40度。再这样烧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昏迷。趁现在神志还清醒,她要抓紧自救。颤抖着手打开装酒精棉的小药瓶,里边还有半瓶多的棉球。

    她用有限的酒精棉给自己擦着手心和腋窝降温,本来还是应该擦脚心的,可她已经坐不起来,够不着脚心了。

    她有些心慌了,她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免疫系统还没有恢复好就又长途跋涉消耗体能赶路造成的。人在疲惫的时候免疫力是下降的,致使病菌乘虚而入造成的感染。

    她这时候才感觉到后悔,后悔没有听宗渐昌的劝告。现在搞不好这可小命可能就交代了。

    就在她几近绝望的时候,听到走廊上有人走过来,而且是站在她寝室的门口停住的脚步。

    继而,寝室门被外面的钥匙打开了,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照到她的身上,一个熟悉的声音喊着,“苏莹,是你吗?”

    渐昌哥?是他!

    “渐昌哥……是我……”她的声音弱的她自己都听不清。

    屋里的灯被打开,宗渐昌大步走到她的床前,将手放到他的额头上一试,便是吓得不轻。回身对和他一起上楼来的保安和宿舍楼管理员说声,“她高烧厉害,我需要马上背她上医院,你们谁给我带下路,我不熟悉路。”说着便去将苏莹背起。

    保安说他是男的他领路还可以替换着背苏莹。

    午夜时分没有公交车,那时候还没有出租车。他们只能步行赶往医院。宗渐昌和那个保安轮换着背着苏莹。

    ……

    医院的急诊大夫看完化验单说白细胞都多的惊人了,肺部已经有模糊阴影了,很严重。再晚些可能就回天乏术了!

    立马住院消炎抢救。宗渐昌紧张得心儿砰砰乱跳。

    苏莹走那天临近中午的时候他和往常一样过来探望苏莹却是扑个空。听苏莹爸爸说苏莹回去了。顿时急忙追赶过来了,一路追到三道沟李建设的家中,结果苏莹刚走。他于是坐了下趟的火车又追到番州医学院,和保安说明情况后,由宿舍管理员打开的苏莹房间门。

    现在他守候在苏莹的身边,看着已经高烧昏迷的苏莹,心里在埋怨着她。

    你说你苏莹你是学医的,你什么不懂?明明知道捐献了骨髓要有半个月的恢复期,可你仅仅三天就出院走了,还连续疲劳赶路,你说你这不是作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