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 老两口
    “难道你不需要工作么?”管妈很无语的看着自己儿子,她一直以为自己儿子是一个爱岗敬业的老板,每天会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处理,或者每天搞科研到半夜。

    她不知道管明搞科研的时候是什么状态,但她绝对不认可管明现在的生活状态。

    早晨居然十点多才醒!

    如果不是管爹在一旁拦着,管妈肯定早把管明从被窝里拽出来了。

    上次来的时间段,管明可以伪装,然而伪装也是靠毅力的,管明觉得除了在泡妞上他有伪装的毅力,在其他事情上,这个毅力也属于三分钟热血。

    管爹管妈还是禁不住管明劝,或者说在知道有管明这么一号人的情况下,身边人对俩老人的态度和目的都发生了改变,亲戚也好,朋友也好,乃至邻居也是如此。

    元旦的时候,管爹就内退了,虽然国家关于内退这边有明文规定,但规定都是人制定了,有操作的空间,反正又不是顶岗,而工资这一块也不多,也没人真去较真。

    亲戚朋友那些糟心事儿管明知道的不多,因为这些东西到管爹管妈那边就打住了,而管明也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因为某件及其狗血的事情,管明换了个电话号码,同时也减少了一部分往来,而这件狗血事儿也是间接促使管爹内退。

    起因很简单,某个游手好闲的亲戚自导自演被绑架,然后打管明手机,张口闭口五千万,结果管明一边安抚一边筹钱,顺带打电话找钱君浩求助,虽然电话里说不让报警,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报警。

    正规警察没电影电视剧里那么弱,尤其是在有人打过招呼,结果可想而已。

    辞职后的管爹管妈被管明一人俩个保镖安排着,别再弄出真绑票的事,然后就全国各地走四方,走了半年多,终于走到管明这了。

    “我是老板,又不是员工。”打着哈气,管明坐在饭桌前,迷迷糊糊的喝着小米粥。

    “你的公司到现在还没黄,真是一个奇迹啊。”管爹穿着泳裤,身上披着一个大毛巾,吐槽起来。

    老两口管明这快一个礼拜了,因为在报纸上看到管明那铺天盖地的新闻,俩人也正好有些累,就从瘦西湖那边过来了。

    本来老两口还准备都去看看个园荷园来着,不过这个季节的扬州太热了,老两口决定来沪市纳凉,没错,别看沪市温度不低,但此时此刻和扬州比,可以用纳凉来形容了。

    “感谢社会主义好。”打了个哈气,管明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自从自家老两口过来后,管明这早饭顿顿有人监督吃了,虽然管明已经进化到不吃早饭的程度了。

    “这跟社会主义有什么关系,一天天净说有的没的。”管妈拍了管明一巴掌。

    “我好歹也算是个预备党员,要养成随口夸张的习惯,你和我爸去游泳吧,这附近也没什么人,正好解暑。”老两口不来吧,管明想,老两口一来吧,管明嫌弃。

    “还别说,你这小别墅,我就钟意这泳池。”岛城靠海,岛城的老爷们,会水的比较多,管爹比较喜欢游泳。

    “是吧是吧,赶紧去吧。”管明也不去吐槽这别墅哪里小。

    管明别墅的游泳池一多半建露天,一少半不露天,正好被玻璃墙给挡住,玻璃墙可控升降,能做到从别墅内游到别墅外。

    虽然从结构上对于安保是个挑战,但在这一片,最缺的就不是安保,早在动态投影合作之初,原本只是负责最外的学校,已经把安保范围扩大到管明公司旗下的所有地皮上,主要还是这块地皮属于入海口,来往船只不少。

    被管明推搡着,管妈嘟嘟囔囔去换泳衣准备游泳了。

    阳光明媚,管明看着桌上的饭菜,无奈的叹气。

    先不说管妈做的没公司厨师好吃,管明这边也有段时间没看着穆晓晓了,同时因为身份问题,也不好主动打电话,这对管明来说是一个比较蛋疼的事。

    长相思、长相守是最美好的誓言,也是最美丽的习惯。

    上辈子的长相守,延续到这辈子则变成了某种执念,沁人心腹。

    ……

    “放我出去啊,好无聊啊。”横尸于沙发上,穆晓晓哼哼唧唧,电视里放着上个月的国际女排精英赛的重播,毕竟国家能拿得出手的只有排球和乒乓球的,然后这些都不对穆晓晓的胃口。

    穆爸穆妈上班去了,从帝都游回来后,虽然穆晓晓老老实实交代了所有事情,但在财务上,也是私自扣了十来块钱,因为考试成绩优秀,穆爸穆妈又奖励穆晓晓点零花钱。

    然而于某天,被高中同学约出去上网,误入韩剧的坑,结果她的零花钱都贡献给小网吧了,甚至连最爱的《蜡笔小新》都暂居二线。

    而管明对此表示毫不知情,否则一定会带着妹子一起去网吧。

    沪市特有的梅雨季节过去,没去扬州不知沪市凉爽的穆晓晓觉得她要爆炸了,甚至觉得电风扇吹来的风都是热风。

    平时有空就看书学习,这冷不丁不用看书了,生活反倒有些无聊了,作为一个即将成为知名大学的大学生,穆晓晓决定去沪市图书馆纳凉,不对,是去预习。

    但转头她又不知道历史学大一有什么必修课,挠挠头,穆晓晓决定给管明这个老油条打电话,问问他。

    虽然管明说他是学数学的,但他居然在大二阶段就有能力去社会外的公司兼职,想必学校内部的关系也很硬,如果是他的话,估计能打听出来大一的必修课。

    想到就做到,穆晓晓去翻属于自己的电话本,其实就是某一个笔记本的最后一页,随后去主卧,也就是穆爸穆妈的房间打电话。

    上大学给穆晓晓最直接的改变就是即将有自己的电话,不过那也是在快九月份才有。

    接到穆晓晓的电话,管明倒是惊喜万分,趁着老两口玩水呢,管明溜溜的跑到楼上说话去了。

    “……大一的话,你还真需要等等,我也不太清楚。”

    “嗯,那也行,那一会我去找你吧。”

    “呵呵,行。”

    挂断电话,管明想了想,说:“双星,孵蛋大学历史学大一必修都有哪些。”

    大概一秒钟,或者还不到,双星的声音就出现了,“15世纪以前的世界,近代中国社会研究……”

    “等会,说都用到那些书吧。”管明连忙打断双星的话,因为这些东西怎么看都不像书名。

    “北师大出版的《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史》……”双星开始汇报书名,同时它判断因为书名的会有重复,需要提供出版社信息作为赛选条件。

    随着知识/数据的变多,它已经可以理解复杂的语句,并且根据语句进行逻辑判断,最重要的是,可以对判断结果进行赛选优先级。

    可以说,它是一个接近完美的智者。

    ps:下周依旧有推荐位,so,每天继续三更,求收求推荐啊。

    我要闭关攒存稿了,之前攒了几章这几天都用光了,好悲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