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呲一地(10/10)
    刘蒙蒙这几天牙疼,主要是上火,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老板的老娘告状,结果自家老板就来公司两趟,然后就不来了,如果不是这边待遇真好,刘蒙蒙真想撂挑子不干了。

    不过这也只是心里想想而已,这年头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的,太任性,对身体不好,所以刘蒙蒙决定找管明谈谈。

    “有事?不着急的话下次再说,我这边有事。”抬手看了看手表,这快要到午饭时间了,穆晓晓这边特意打电话约他出来准备还钱呢。

    对管明来说,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人。

    “没啥事,几句话的而已,老板,咱们公司动态投影这几天订单下降比例增加,而且有退单的现象。”刘蒙蒙想找一个比较好的契合点,让自己老板主动发问。

    “哦,没事,正常现象。”管明心不在焉的说着,同时眼睛盯着她看,很明显让她有事赶紧说,没事赶紧滚。

    “老板,咱们不是推出新产品么?您老这啥时候能弄出来啊,先弄一个概念也行啊。”刘蒙蒙可不敢再卖关子了,否则真容易一脚被蹬飞。

    “这个事啊,这个事是这样的。”看了看天,管明觉得家门口阳光有点晒,招呼着刘蒙蒙往墙脚地方躲,起码没有阳光直射。

    刘蒙蒙是公司第二大佬,管明有些事还真要和他说明白,如果她也稀里糊涂,那公司这段时间还真未必能稳下来。

    知道管明的想法后,刘蒙蒙第一反应是竖起大拇指,然后没口子的夸赞,同时表情真诚不做作。

    虽然管明知道这里面夸张的成分居多,但管明很臭不要脸的表示接受夸赞,然后让她赶紧滚蛋。

    刘蒙蒙最后还是滚蛋了,不过她表示是不是要找个时间段把风声给放出去,管明表示这个看刘蒙蒙自己安排,但要注意时间和市场反映,毕竟这是在硬件方面下手的,虽然在交易之前并没有阉割民用技术,但免不了会在这方面出现什么纰漏。

    民用和军用的程序是两种程序,虽然民用技术不独占,但并不意味着能利用民用技术来对军用产品进行解密,否则,国家也不可能决定放开民用市场。

    ……

    “啧啧啧,这么清汤寡水?”看着穆晓晓饭碗里飘着的几根小白菜,管明嘲讽起来。

    穆晓晓无肉不欢,今天居然吃米线,而且没点牛肉片鱼丸什么的,即便是从汤色上来看,也是清淡无比。

    “我怕塞牙套上。”上嘴唇包裹着上面一排牙齿,穆晓晓说话很小心。

    “犯不上,大夫说注意口腔卫生,了不起吃完饭簌簌口,刷刷牙,多用用牙签。”看着穆晓晓这么说话,管明都试着别扭。

    “嗯。”穆晓晓用力点头,然后左右偷偷瞥了一眼,跟地下党接头似的,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个钱包,刷的掏出来银子,数也没数,红色老人头折成巴掌大的小方块,连忙往管明手里塞。

    “自己拿着,回头买点什么吃的,你妈要是问起了,就说我收下了,你管哥我一个月几千块钱,不差你这三头两百的。”管明身子一靠后,避而不接。

    “不行,我妈说让我给你的。”穆晓晓很坚持的伸着胳膊,表情也是异常坚定,好像手里拿的不是钱,是炸药包,而管明也不是朋友,是阶级敌人。

    “拉到吧,赶紧吃饭。”管明根本不可能收下这钱,还不如穆晓晓自己留着花呢,虽然说到最后很可能胡花掉,但都无所谓。

    这是学校食堂,不是饭店包间,路过的同学都奇怪的看着穆晓晓,不知道这个女同学犯什么病了,长的不错,但这动作,有点智障。

    脑门子上泌出汗,脸也红了起来,自己的坚持没有得到回报,穆晓晓只好委屈的把钱塞回兜里。

    “戴上牙套之后,有人笑话你没?”管明看到穆晓晓闷闷不乐,也就开口问道。

    “没有几个。”声音有些沉闷,俨然一副心情不爽的态度。

    “呵呵,我听说马姐说了,那个臭小子让马姐给骂回去了,听说有一个小子还被揍了?”管明语气轻松的说着。

    其实这是管明事后才知道的,毕竟跟在穆晓晓身边的只有马晴云一个人,她不可能一边打电话申请大人,一边打人进行时。

    “嘶~马姐下手真狠啊,鼻血都飙出来了,呲一地。”虽然说这种话题穆晓晓不愿意多提及,但想起当时的场面,穆晓晓也是心里暗爽,毕竟当初那个男同学嘴太贱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穆晓晓抬头,拿筷子当画笔,特意比划了一下鼻血是如何‘呲’出来的。

    “嚯~马姐威武。”管明一听,乐呵呵的竖起大拇指。

    对于胆敢调戏穆晓晓的存在,打出鼻血是最轻的,别说打出鼻血,就是打骨折了也没事,他扛得住,管明负责医院治疗外加营养品,不为别的,就是花钱揍你,气不气,气死你哦。

    当然了,实际情况也没那么严重,用马晴云的话来说,就是那小子嘴太贱,人太面,一拳头给揍地上爬不起来,大概是碰到鼻子附近的毛细血管,所以流鼻血了。

    不过考虑到穆晓晓大概有吹牛的心思,‘呲’这个字,管明表示用的精髓用的好!

    穆晓晓下午有课,考虑到管明死活不收这五百大洋,穆晓晓决定今晚**去,去附近最便宜的ktv欢畅俩小时,当然也邀请了管明,否则穆晓晓也是心里不安稳。

    管明这边别的不多时间多,他可以决战到天亮,不过,他需要给管妈去个电话,告诉他今晚回来的要晚一点。

    ……

    晚上九点多,还没人叫自己吃饭,管爹一脸不爽的下楼,发现自己老婆居然在客厅看电视,再看看手表,发现这都快吃夜宵了啊!

    “孩他妈,今晚吃啥。”管爹今天从下午一直麻将到现在,就赢一次,这几天赢的那点游戏币全填里了不说,他又冲了一堆游戏币,当然了,到现在也没剩几个了。

    “随便,你要吃自己下面条去,我看会电视。”管妈看《探索·发现》,今天讲的是油画,虽然看不懂,但看着乐呵乐呵,权当提升自我修养了,三代显贵,管妈这辈子就这样了,但她希望自己未来的孙子孙女多点‘贵气’。

    “啊?那你晚上吃了?”管爹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饭碗。

    “我吃水果就够了。”管妈头也不回,指了指茶几上还剩一层底的樱桃说道。

    “等会,小明人呢?”管爹继续问道。

    “哦,他下午打电话说晚上晚点回来,他有事要做,怎么了?”管妈不耐烦的回头,语气不善的说道。

    嘴角抽搐,管爹十分想问一句:为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