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 心中百样甜(求订阅、月票、推荐)
    歌曲是酒,经过岁月的洗礼与淘汰,才能愈发的香醇。

    管明觉得,有些酒大概是开封了,味道让人很尴尬……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大概是用美声唱法吧,电视机的光线照在刘春梅的脸上,管明觉得那表情,应该用陶醉来形容。

    坐在沙发里,穆晓晓肩膀一抖一抖,憋着乐。

    管明觉得刘春梅这种选手挺适合《fade》这一类音乐,首先好听,其次,纯音乐不需要唱……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像~”刘春梅自带尾音修正器,尾音拐来拐去的,整体评价这首歌,除了唱的难听外,基本没别的毛病了,起码感情够投入。

    “晓晓,你也来一首。”管明示意穆晓晓上去。

    “嗯~”被刘春梅传染,这本是答应的单音节,但七扭八歪,仅凭音调就能听出拒绝的意思,拐了好几个弯。

    “我不来,你们唱吧。”穆晓晓连忙拒绝,她平时喜欢唱歌,但这种较为正式的唱歌,她还是打怵。

    对于穆晓晓的行为,管明表示她太渣,管明上辈曾经和朋友以前去ktv,征战ktv多年的他,却被朋友的一手《葫芦娃》给打趴下,最关键的是ktv没有《葫芦娃》的伴奏,人家清唱给弄下来了。

    “管哥,来来来,你也唱一首。”刘春梅招呼着管明,也不等管明答应与否,硬把麦克风塞给管明。

    “管哥想要唱什么,我帮你点。”坐在一旁的李明惠也起哄,不过声音并不大。

    “是啊是啊,上次你好像就没唱,唱一个呗。”穆晓晓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哄。

    管明表示很蛋疼,穆晓晓毕业聚会那次,他完全是干坐着,坐着也就坐着吧,但穆晓晓完全把他给忘记了,一直没搭理他,时光荏苒,现在穆晓晓才想起这事……

    “行,来一首《那么爱你为什么》吧。”管明也不是什么特矜持的人,上辈子他能拿得出手的歌就那几个,这是一首黄品源和莫文蔚合唱的一首老歌,不过上辈子唱这首歌的时候一般都是和穆晓晓合唱,但现在肯定不行。

    小提琴拉出的曲调很好听,伴随着打击乐器,电视中出现这首歌的mv。

    “……那么爱你为什么……”

    站在房间中央,女生部的rap只能管明自己来。

    大概是被管明实力震撼,身后并不响亮的掌声,从凌乱到整齐,充当伴奏。

    不大的包房里,虽然有冷气的压制,但气氛也一点点炒起来,刘春梅拉起穆晓晓起来摇晃,背景音乐是一个节奏感很强的歌,随后李明惠和李菲菲也被拉起来。

    如同群魔疯舞,好似红粉骷髅。

    今天的沪市,天有些阴,但却没有雨,仿佛连晚风都带着沉闷。

    虽然没有喝酒,但好像喝酒了一样,一个个疯疯癫癫,两两挽在一起,踏上回寝室的路上。

    坠在最后的管明看着前方,看着被衣衫被吹到一侧的穆晓晓。

    恍然间,他发现,时间过的很快,仿佛一瞬间,原来那个木讷的女孩已经亭亭玉立。

    好吧,主要是大腿好像比以前粗了点……

    “谢谢管哥,你快回寝室吧,我上去了啊。”站在寝室楼门口,穆晓晓双手叠放在小腹前,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管明,明亮的眼睛如星般璀璨,如月般无暇。

    “嗯,你快上去吧,我这就回去了。”管明笑眯了眼,声音多少带着些许宠溺。

    “嗯。”穆晓晓点头,可能是因为有点突然,连整个人都有蹦的嫌疑。

    转身,蹦跳两步,随即好像意识到什么,穆晓晓放缓脚步,一步步走出管明的视野。

    抬头看了一眼穆晓晓所在的寝室,虽然知道穆晓晓现在不可能出现,但看到整个宿舍楼闪亮的灯光,管明还是有收获的。

    “哦~”刘春梅跟个猩猩似的吼叫着,然后对着管明用力摆手,旁边还有一个李明惠,长发飘出窗外,看不到具体表情,但大概是笑吧……

    管明用力摆摆手,然后转身离去。

    ……

    “晓晓,你的管哥哥走掉了哦~”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刘春梅调侃了起来。

    “欸~你总这么说,好嫌弃你哦。”撇嘴,穆晓晓反驳起来,大概是上楼比较累,穆晓晓有点喘。

    被调侃多了,多少有点适应能力,多少有点这方面的想法,多少有点反驳的能力。

    “不过晓晓啊,别怪我多嘴,其实有时候你送一送管学长多好,就像今天,他总送你回来,说不定就为了提醒你让你送送他呢?”李明惠也是调侃起来,不过善意居多。

    虽然李明惠对于大学生恋爱不看好,但也只是不看好。

    “可是……”穆晓晓挠头,她想说,最后还是会被他送回来,而且她也拉不下脸把管明送到男寝。

    “晓晓同学,要知道感恩啊,你知道你管哥哥什么时候上课?你知道你管哥哥住那个寝室楼?你知道你管哥哥在哪个公司上班?”刘春梅指了指穆晓晓,痛心疾首的说着。

    “你,太不知道感恩了!”

    被刘春梅这么一说,穆晓晓咧了咧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看了看窗外,天雷炸响,凝聚了一天云,终于无法挽留雨的别离,雨水稀稀拉拉拥抱大地。

    “下雨咯,收衣服咯~”窗外,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嗓子,能听到隔壁寝室关窗的声音,而刘春梅也是马上跑过去关窗。

    犹豫了一下,穆晓晓悄悄的往门外撤去。

    架不住刘春梅的蛊惑和八卦,三个小脑袋探出门口,看到走廊窗台处,穆晓晓对着窗户,耳边是一个电话。

    雨声掩盖了说话的声音,雷光照耀了穆晓晓的脸庞,一抹担忧在明暗交错中浮现。

    ……

    挂断电话,管明对于穆晓晓的关心表示很满意,甚至觉得外面的雨都富有节奏感。

    打开一点车窗,风伴着雨,顺着狭小的缝隙吹进车子,丝丝清凉萦绕心头,好像拂去心头尘埃,仿佛擦亮了双眼。

    到家之后,管明看到自己老爹正捧着一个海大碗坐在沙发上,一边呼噜噜的吃着面条一边看电视,而自己老妈则吃着苹果看电视。

    “回来了啊。”余光瞥了一眼管明,管妈算是打过招呼了。

    “嗯,回来了,不过老爹这是吃夜宵?也太朴素了吧。”管明心情很好,调侃的话自然而然就出现了。

    “哎~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这哪是夜宵啊,这是晚饭。”叹了口气,管爹嘎巴一口,咬掉半颗蒜头。

    白水煮面配蒜头,管爹回想起那年时光正好,家无财人有乐。

    一碗白水面,心中百样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