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那些年、这些年(求订阅)
    想被一个人喜欢,可能要做很多事情。

    想被一个人讨厌,可能只需要一句话。

    管明不确定自己是偏向‘喜欢’还是‘讨厌’,不过现在他的确处在某种警戒线上,因为他能从穆晓晓的眼神中看出那种警戒。

    “我送你回家吧。”看了一眼天色,管明伸手递到穆晓晓面前,看着她。

    背过双手,穆晓晓向后退一步,然后像螃蟹一样,企图绕过管明,而方向自然是公园出口。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管明仗着自己人高腿长,两步就走到穆晓晓面前,一把握住穆晓晓的手,不过没等她做出什么反映,管明就牵着她的手,向外走去。

    尝试甩了几下,却没成功,手心泌出汗水。

    落后一步,身体有些不太听使唤,看着那迎着阑珊灯火而去的人,背影仿佛更深邃了一些,前方的灯光有些晃眼,吵杂的声音一点点变大,如同一幕大电影,徐徐将观众拉入那迤逦幻想之中。

    穿过人潮人海,越过璀璨夜空,公交站牌下的人并不多,偶尔能看到男男女女互相打闹着、奔跑着,公交车如同一个暮年的老人,迈着蹒跚的步子一点点驶进车站。

    车门口就这么大,管明不可能再牵着走,他后一步上车,却先一步付钱。

    穆晓晓的目的很简单,想线上车找一个单人座位,让自己冷静一下,或者说是躲避一下,只不过管明再次找到那只手,牵着,走向双人座。

    今天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毕竟是周日,又是平安夜,听说今晚有烟花,但到现在还没有放,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拇指刮蹭着手背,细腻紧致,还有一点肉乎乎,不像管明的手,用力向上翘的时候,手筋很明显。

    “明天早晨一起吃早饭好么?”身体靠近,管明的声音也放轻了许多,仿佛怕惊扰到这个看着窗外的女孩。

    “不行,明天我要和春梅她们吃早饭!”女孩惊慌的转头说道,但却发现管明的脸好大,有些惊慌失措的向后躲避。

    “那明天我陪你上课怎么样?”双手捧着穆晓晓的一只手,管明轻吻在手背上,肉肉的,软软的。

    “不行!”咧了咧嘴,穆晓晓使劲把手往回抽,不过管明早就有心理准备,当然没抽出来。

    “那如果我想见你怎么办?”拍了拍穆晓晓的手背,示意她放轻松。

    感受到管明没有进一步的意图,穆晓晓也是松了一口气。

    “那我……有空的时候给你打电话?”穆晓晓靠在车座和窗子的夹角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但你会给我打电话么?”管明笑着反问一句。

    “嗯嗯嗯,会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穆晓晓连连点头保证。

    “但你什么时候能答应我,当我女朋友呢?”笑容不变,管明看着眼前慌张的女孩,虽然是疑问句,但何尝不是感叹句。

    “我……我要回家问我妈,真的要问。”嘴角抽抽,穆晓晓的笑容有些僵硬,眼神躲闪,同时原本随时都准备抽回的手也开始准备向外推,生怕管明再度突击。

    管明点点头,没在说什么,握着穆晓晓的手,看向前方。

    很少碰到穆晓晓这么紧张,不对,准确的说是很少碰到穆晓晓会紧张成这个样子,想必今天对她冲击有点大。

    外滩公交车线路不少,这一辆车正好路过穆晓晓家门口,车子一停,穆晓晓闷头往下狂奔。

    怕她摔着了,管明也连忙下车,路灯下,马尾飞扬,围脖的两头左右摇摆,捶打着她的后背。

    看到她即将进入那无光的门洞里,管明张了张嘴,很想大声喊一句‘穆晓晓我喜欢你’,但他不是柯景腾,而她也不是沈佳宜,那些年有遗憾却也无憾。

    暗自握拳,管明再次下定决心,他可以有遗憾,但遗憾只能留给自己,绝对不能让尘埃遮掩无暇的玉,既然单纯,那就单纯的去爱,单纯的去生活,单纯的过完这一生。

    或许太过自私,或许太过自我,但管明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去呵护,站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是牙牙学语的婴儿。

    ……

    看着这尚未被洋节日笼罩的民居楼,仿佛夜下的静静流淌的小河,安安静静,按着固有的航道平缓流动。

    站了一会,夜风吹寒了身子,管明转身离开。

    躺在床上,举起左手,在白炽灯的照耀下,看着并不长却肉肉的手指,看着连血管都有些辨析不清的肥肥手背,看着从手掌边缘溢出的光与亮。

    ……

    车子停在家门口,管明下车后摆摆手,周武驾驶着车子,一点点的后退,直到管明进入别墅,直到别墅门关闭,他才开车离开。

    进门一看,管爹管妈正在看电视呢。

    “呦,回来了啊,今天怎么样啊。”管妈一看是管明,脸上的笑容多了三分。

    “还行,挺不错。”管明笑呵呵的回应,然后一屁股坐在单人沙发上,从茶几上捞起一个苹果,喀嚓喀嚓的啃。

    “现在还吃什么苹果啊,赶紧说说。”已经摆好姿势听八卦了,结果这边吃苹果,管妈抓心挠肝。

    “老爹,管管你媳妇,差不多就行了啊。”仰头,管明冲着管爹那边干嚎了一嗓子。

    管爹没憋住,噗哧一下乐出声。

    管妈龇了龇牙,没好气的瞪了管爹一眼,一眼禁言!

    管明琢磨了一下,觉得现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没意义,就管妈那性格,如果真按着她的兴致来,他需要把一次见面说八遍,每遍详细到出门是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

    “我先去睡觉了啊。”苹果啃一半不啃了,直接扔茶几上,管明人高腿长,管妈小短腿根本撵不上。

    看到自己儿子被烦走了,管爹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

    “笑笑笑,一天天就知道笑,吃苹果!”管妈把茶几上的半个苹果塞管爹手里,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笑容凝固,随后化为苦笑,“家里也不差这苹果,你犯得上么。”

    “我怕儿子下次说我不关心你啊,吃你的苹果!”龇了龇牙,管妈日常吓唬姿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