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 你喜欢晓晓吧(谪仙一剑万赏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就好像管爹好烟,穆爸好酒。

    具体一点来讲,管爹抽的起中华,但更喜欢抽黄鹤楼,穆爸喝得起贵酒,但钟爱汾酒。

    “我说,差不多就行了,我这只是普通吃个饭,人家闺女还没答应做我女朋友呢,你们这一箱一箱的,我可送不出去啊。”管明看着自家老两口这架势,蛋疼不已。

    别说这只是正常拜访而已,就算是女婿上门也没法带这么多东西啊。

    管爹管妈虽然算是游遍半个祖国,但真要是挑选礼物啥的,还真没啥特别的,管爹这方面还真没啥经验传授,毕竟那个年代,也是穷的够呛。

    都说上门八大件,结果管爹管妈差点准备出8种海鲜……

    当然了,酒是汾酒,管爹亲自给刘蒙蒙打电话,点名要汾酒,如果不是管明在旁边阻拦,说不定刘蒙蒙直接去市里大扫荡了,毕竟管爹大管明一级,从拍马屁的角度,对拍拍老两口有助于职业生涯的稳定。

    管明家,准确来说是别墅,有专门的酒窖,里面啥酒都有,未来老丈人好的汾酒,自然也有,而且存货不少。

    “也是,少拿点,别把人吓着了。”管妈一听,觉得也是这么回事,于是语重心长的劝慰着管爹。

    管爹一脸烟人问号,明明他只是打下手的,这临时工的手段有点娴熟……

    都是自家人,管明也把自己和穆晓晓的情况都说了说,除了kiss是用‘春秋笔法’一语带过外,其他基本没啥保留。

    管爹管妈对于管明当家教的潜伏行动表示赞同,毕竟管明把人家性格说的那么好,养成什么的,当然是越早越好了,尤其是看过照片,素颜的,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也算是小家碧玉了。

    吃着午饭,钱君浩看到手机上的短信,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咱们这位管总是真潇洒了,又出门了。”

    “没办法,听说是和他女朋友有关。”叹气,刘蒙蒙也是无奈的很,毕竟公司都出这种事了,作为公司老大,居然不上班去泡妞,好气哦!

    管爹管妈得到未来儿媳妇的消息后,自然是乐衷于分享,但身份的变化,他们能分享的对象还真没几个,除了家里的老人外,也就刘蒙蒙了,毕竟她之前的表现很不错,起码拍马屁的功夫没落下,同时也算是警告一下,毕竟老两口也见识过公司女职员的姿色,生怕管明把持不住……

    管爹管妈思想都比较保守,并不赞同赌王几个姨太的婚姻状态,别说外室了,小三也不行,这年头,小三转正的没几个,就算不转正,也是祸祸了一个家庭。

    “不过钱书记,您这消息也够快的啊,专门有人通风报信?”刘蒙蒙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别看钱君浩是公职人员,但刘蒙蒙一点也不怵,她还是能分清自己到底是给谁干活的,同时她也相信,管明不喜欢被监视。

    “刚过保安那边发来的消息,正常通报而已,你们老板可是个金贵的主啊。”钱君浩指了指自己,继续说:“起码比我金贵。”

    ……

    依靠在车座椅上,管明看着窗外,心里没什么太大的起伏,毕竟在他看来,这只是正常的交流而已,不涉及其他,而且管明又不是第一次去吃饭。

    或许穆晓晓会有些别扭,但管明觉得,她会用‘小矛盾’来遮掩追求这件事,毕竟她也不想挨揍。

    在公司没有间谍事件发生的时候,周武和马晴云对于管明的安保工作,都是偏向中近距离,而发生这事后,差不多每时每刻,管明身边都会跟着一个人。

    马晴云开着车,跟在公交身后,而周武则在公交上,只是距离管明远远的。

    小区都是老住户,对于管明还算熟悉,高楼大厦改善的人们的生活环境,同时也让邻里生疏了些。

    躲过几个小毛头的追跑打闹,管明敲响了穆家的大门。

    “阿姨元旦快乐,叔叔元旦快乐,晓晓,你也元旦快乐。”管明笑呵呵的打招呼,同时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这次来带的东西并不多,两瓶不贵的汾酒,一点海鲜而已,毕竟管明现在的身份也只是兼职在外的大学生而已。

    “元旦快乐,快进来,外面挺冷吧。”穆妈脸上挂着笑容,不经意间撇头,看向穆晓晓。

    感受到自己老妈那渗人的目光,穆晓晓不太情愿的打招呼道:“管哥元旦快乐。”随后,撇头,继续看电视。

    虽然是被迫,但管明表示心情很好。

    “还以为今年元旦要自己过呢,真是打扰了。”放下东西,管明也不见外的坐到沙发上。

    原本沙发上只有穆爸和穆晓晓,正好三人沙发,三人有点挤,尤其是穆晓晓还坐在中间。

    穆晓晓也不用自家老妈催,自动自觉的起身去屋里拿小凳子。

    看得出来,穆晓晓今天也是有准备的,肥大的冬款毛绒睡裤,虽然说带上一个‘睡’字会感觉很私密,但实际上这东西挺严实的,而且肥大,起码比起羊毛裤、线裤什么的要保守。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早就想请你过来聚一聚了,这不是正好元旦了么,正好过来聊聊。”穆妈坐在沙发中间,笑容收敛一些,上下审视管明。

    管明一头雾水,瞥了一眼坐在小凳上的穆晓晓,发现她没什么异样,依旧是没搭理自己,同时也没什么表情,管明觉得应该不是追求她的事暴露了。

    是身份?

    感觉又不像,起码管明没看到对待‘名人’应有的尊重……

    “这是在家,别说着说着就用训学生的口气说话,我和小管先出门溜达溜达,你准备准备晚饭吧。”管爹说着,就起身了。

    管明这时候才发现,管爹这一身打板,俨然是准备出门的套装啊。

    “行,记得别太晚啊,也别喝太多了。”穆妈并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简单的嘱咐一句。

    懵懂的管明起身,被管爹指示着,带来的那两瓶汾酒到屋里还没十分钟呢,就又被提溜出去了。

    并未走远,就在附近一家苍蝇馆里,也是附近唯一一家开门的店。

    “老孟,来点下酒菜。”进了一家小馆子,地方不大,门口有类似大棚塑料遮挡的门帘,穆爸也不见外,说话豪爽之极。

    “来了啊。”坐在厅里看电视的男人回头,打了声招呼后,就进后厨了,而所谓的后厨,也不过是一个布帘子遮挡罢了。

    听口气,要么是熟的要命,要么就是打过招呼,管明觉得第二个可能性更高一点,毕竟元旦了,苍蝇馆没几家会开门。

    “别看这小,手艺不错,老孟是个手艺人。”招呼管明坐下,穆爸熟练的在桌上翻开俩玻璃杯,管明见状,连忙打开酒瓶开始倒酒。

    老实话,管明不知道这出来是啥意思,中午没吃饭?

    不能啊,虽然晚上这顿是正餐,但一般人家中午也都会吃点的好吧,这又不是春节什么的。

    这个老孟年岁跟穆爸差不多大,话更少,上了三盘冷菜就坐回原地方,看起电视来。

    看着眼前的酱牛肉花生米,管明忽然有点慌。

    “小管,干一杯,多谢你这么长时间来,照顾晓晓,那丫头心眼实在,在大学要是没人帮衬的话,估计也挺难的。”管爹举杯。

    “客气了叔,应该的应该的。”管明受宠若惊的举杯。

    “慢点喝,你什么都好,就是酒量太差,咱们各喝各的啊。”穆爸客套了一句,空腹喝掉半杯。

    管明一看,咬了咬压根,一口也闷掉半杯。

    辛辣的白酒穿喉而过,瞬间,冲胃部顺着喉咙窜上一股暖气和那醉人的芬芳,管明连忙用筷子夹了快酱牛肉压压惊,这空腹喝酒最容易喝醉。

    “慢慢来,不着急。”穆爸眯起眼睛,一脸享受,慢慢悠悠的吃着花生米。

    “嗯,没事。”使劲眨了眨眼,管明觉得有点头晕。

    “小管啊,你知道晓晓为什么叫穆晓晓么?”穆爸看到管明有点小醉,也不提议举杯,而是自己慢悠悠的抿了一口。

    “呃……我不太清楚。”迷糊间,管明好像隐约记得上辈子穆晓晓说过这么一次,但印象不深。

    “名字这东西,是长辈对晚辈的希望和祝福,穆晓晓,当初想让她爷爷给她起名字,只可惜老人家说了句‘暮年知晓’,人就没了……”穆爸语气充满了唏嘘和怀念,毕竟穆晓晓的爷爷就是他老爹。

    “暮年知晓?”管明重复了一句,脑海里的记忆有点清晰了起来,但究竟的麻痹效果依旧在。

    “是啊,所以我和晓晓妈商量了一下,就决定用晓晓两个字,希望她能平安长寿,能够暮年知晓。”穆爸说着,吱溜一口,一杯白酒瞬间没了。

    管明虽然被白酒支配着恐惧,但也不至于太搓,连忙给管爹倒酒,就是手有点哆嗦。

    “好寓意。”管明脑海里开始分析为毛穆爸特意拉管明聊这些,但拍马屁是不需要考虑的。

    “你喜欢晓晓吧。”穆爸突然一句话,管明差点吐他一脸碎牛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