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理想(求订阅)
    管明的户口在沪市,老家是岛城,然而,今年过年,管爹管妈带着管明去东北,在老两口看来,那边才是真正的老家。

    “哥哥哥哥,出去放炮吧~”舅舅家的孩子,今年初二,是个小丫头,算的话是表妹。

    在同辈里,管明和这个小表妹很亲,因为年龄差,管明小时候是他舅舅带他玩,或许是为了报恩或者怎样,管明天然的很喜欢这个表妹。

    她有一个很漂亮的名字,叫做张丹雪,据说是冬日晨曦,雪止日出。

    当然,这个名字也比较搞笑,丹阳除了是地名之外,还指‘铜’,估计当时是把初升太阳称为丹。

    看着自己的小表妹把二十厘米左右的雪,用一个个划炮给嘣掉,脸蛋冻的通红,但小家伙却激动的乱蹦。

    管明不由的笑了起来,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年代,自己的这个小表妹才有这样的兴致吧。

    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快乐,不同的岁月有不同的悲伤。

    晚上和自己的舅舅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他并没有像那些比较极端的亲戚一样一张口就是几百几千万,又或者说要进管明公司管理层工作。

    听管妈说,这位舅舅只是从管妈那借了十万块钱,自己安安稳稳的开一个药店,药店门脸是租的,渠道自己有。

    确定自己舅舅不需要自己什么帮助,管明心里反倒有些愧疚,毕竟有对比才有伤害,尤其是这种对比过几天还会碰到的情况下。

    人贵,有自知之明。

    从创办一个野菜工厂到最后搞一个淘宝店,老实说,管明有时候还真不知道这帮亲戚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大概是看到管明赚钱了,以为出来单干很容易,又或者说借钱不用还。

    这些事情管明不负责,交给管爹管妈来处理,反正管明没来之前就和自己老爹老妈言明,某些亲戚关系并不好。

    上辈子他看到的太多了,多到他都不愿意去往好的方面考虑。

    但凡有亲戚来聊天,管明一律笑脸相迎,但谈到钱,管明则往管爹管妈身上推。

    ……

    飞机划过天际,喷气式飞机的屁股喷出一溜白烟,代表了管爹管妈的离去。

    随后,管明当然是去找穆晓晓啦~

    “这么早就回来了?”看着楼下站立的男人,虽然有点别扭,但穆晓晓还是走上去,随后两人也没有坐车也没有上楼,而是顺着那泊油路一直向前走着。

    “是啊,公司有些工作要做,所以回来的早点。”这话半真半假。

    经过火箭发射、新闻发布会和过年的种种经历,管明觉得他真要努力一下了,不为别的,只为让国家稍微强大那么一点。

    如同自己的舅舅,平平静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开着一个小药店。

    如果国家能再强盛一点,或许国内千千万万个像他舅舅这样的人,生活能更好一点。

    或许有点太理想化,但对管明来说,这辈子所驱动他所有的行为,大概都是理想。

    理想是让父母轻松,理想是娶到穆晓晓,理想是过上富足的生活。

    三个理想完成了两个半,管明需要再为自己人生竖立目标,同时也要为自己的后代竖立目标。

    比如说管明的那位舅舅,一直都尽心竭力的赡养老人,或许孝道本身就是镌刻到灵魂中的部分,然而管明却觉得,这是一种言传身教。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这大概就是国内和日本的区别吧,在国内道义上,哪怕是一家人都要饿死了,也是先给老人和孩子吃的,而在岛国,同样的环境下,将会把老人送到山里自生自灭,而把生的希望留给年轻人和小孩。

    管明没有资格评论这两种行为的对与错,但管明应该会选择第一种,起码他觉得,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这么做。

    “咦?不是说你天天不干活么,而且之前你也老往学校跑啊。”侧头看着管明,穆晓晓语气充满了疑惑。

    仔细看了一眼穆晓晓,发现她是真没有讽刺的意味……

    “……你这是听谁说的,我每天的工作也很忙的好吧,你也知道我的公司有多大~”管明毫不客气的把刘蒙蒙的功劳安排到自己身上,至于说刘蒙蒙的话,管明选择性忽略。

    “哦,也对,毕竟你公司那么大。”恍然的点头,穆晓晓也很认可管明的说法。

    在穆妈的教育下,她认为上学需要好好读书,上班需要好好工作,万事离不开‘认真’两字,管明能掌控这么大的公司,在工作上一定会尽职尽责。

    穆晓晓脑补出管明晚上工作到凌晨,随后和衣而睡,第二天早晨睡眼朦胧的起来,赶到学校‘偶遇’自己,然后一起吃早饭,陪自己上课,或许在她看不到地方还会给公司打电话了解公司工作进度等等。

    单纯的穆晓晓很少会把人往坏处想,脑海中出现两个人,一个是尽心尽力陪伴自己的普通人,身穿普通的衣服、鞋子;一个是雷厉风行的老总,穿着帅气的西装。

    如同从眉心往下劈成两半,一个人有着泾渭分明的两个面貌,而这条分界线则是某种无法言明的情绪。

    想着想着,穆晓晓有些脸红,脑袋不自然的撇向一边。

    角度问题,管明并没有注意到那有些绯红的脸,即便是注意到了,大概也会以为是冬的冷冽染红了那无暇的面。

    当然了,如果管明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大概会感到崩溃吧。

    毕竟以他对穆晓晓的了解,如果真让穆晓晓发现管明是如何的懒惰,大概会天天碎碎念督促吧。

    毕竟,上辈子就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