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 不爽
    管明从未在意是否会有人针对他,只要不是身体上的毁灭,管明就无所畏惧。

    了不起吃公家饭,管明觉得以他的能力,公家饭还是能混上的。

    只可惜……

    “哦,这样啊,那你好好休息吧。”

    明明周五晚上有大扫除过,只等周六穆晓晓来逛公司,然后就准备骗回家。

    以穆晓晓的智商,管明觉得‘骗’这个字很精髓,至于说晚上能不能回寝室的问题,在管明看来不需要考虑。

    男人,应该强势,同时他也做了很多强势的预案。

    只可惜,穆晓晓的声音有些萎靡不振。

    是吃坏肚子?还是感冒了?

    仔细想一下,管明觉得不可能,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穆晓晓的身体素质都特别好。

    大概,是早晨起来晚了,早饭没吃吧。

    看了看时间,已经早晨九点多了,估计是没吃上早饭的缘故。

    琢磨了一下,管明就不去想了,也准备正视一下最近出现的事情。

    日韩最近针对双星助手无法检索到‘刘蒙蒙同性恋’这条词汇上,可是下了一番苦功,甚至连两国的官方平台都开始评论这件事。

    “人民的知情权受到的威胁,而这并非是有关国家、法律、风俗等等,而是单纯的因为某个人引发的,或许人民觉得这是小题大做,但我们不难看出,今天会因为某个人而屏蔽一条词汇,那明天,或许屏蔽的将会更多,在用户量成倍增长的前提下,如果没有监控,那人民的舆论将会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甚至无法转身。”——朝日新闻。【】

    “试图利用自己的能力来改变世界,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个人的局限性和视野还是比不上集体的力量,改变未来是一个很大的课题,而三星集团在这方面表现优秀,同属于亚洲地区,我们希望亚洲能变得更好。”——朝鲜日报。

    两张不同国家的报纸,叙述的内容不同,但仔细一看,管明不得不佩服这帮人的用心险恶。

    以知情权来控诉‘某个人’,以三星为例子想要瓦解管明的一家之堂,顺带的,还能瓦解掉国内对与管明公司的支持力度。

    只要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出来管明公司的赚钱程度。

    心有杂念,肯定会多想,肯定会去联想三星集团。

    三星在韩国是一个传奇,占据韩国超过20%的gdp,养活了一半以上的韩国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三星集团的电子产品。

    而重要的是,三星集团的股份,不都是李家人独占,而李家人之所以能掌控三星,也是利用交叉持股来计算的。

    一个5000万人口的国家和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是无法相比的。

    但未来科技哪怕没发展到三星这种程度,哪怕只达到一半的水平,那财富值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或者说,如果按照中国的体量来计算,哪怕只达到三星一半的水准,或许就远远超过三星几倍,甚至是十几倍、几十倍。

    “对不起,老板。”坐在沙发上,刘蒙蒙好像去了脊椎骨一样无力,以及无奈。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悲欢离合,或许有人认为自己这辈子是幸福的,但对于刘蒙蒙来说,她觉得她的幸福要远远小于悲伤。

    在外颠沛流离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一个放纵自己的老板,同时也真正准备做点什么的她,却遭到这样的打击,这对她来说,不只是职场上的毁灭。

    国内不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甚至都带着些许鄙夷的眼光来看待这种事,上辈子库克之所以公开,那是因为他知道国家快要支持合法化了,这只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吸引眼球,顺带表明立场。

    “没事,虱子多不咬,债多了不愁,这事跟你没关系。”管明亲自给自家头号马仔倒了杯水,以资鼓励。

    “可是,这次还是因为我而引起的,要不,我辞职?”说道最后,刘蒙蒙微微抬头,跟个倒霉熊似的,那小眼神,可怜巴巴。

    “老实待着吧你,而且这次啊,估计还是奥巴马弄出来的,从咱们这走了一个礼拜就出这事,怎么看都有问题啊。”管明可不想她辞职。

    刘蒙蒙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管明当甩手老板当的这么彻底,里面还是有刘蒙蒙的努力。

    如果刘蒙蒙能力真的不足以驾驭公司,那管明根本不可能这么空闲,不说大事情,哪家公司哪天没一堆小破事,这个任务那个任务的安排,这个工作表那个工作表的汇总,而且她又野心又不大,同时她马屁拍的很舒服。

    好吧,最后一条和工作无关,但管明习惯了某种生活后,就不愿意去试图改变什么。

    就算再有一个和刘蒙蒙一样能力,同时取向正常的职业经理人,那还有个适应阶段呢,而且,这还只是外界多管明的一次攻击而已,难道换个人就能天下太平?

    “美国?”刘蒙蒙有些疑惑,最近这几天事情突然爆发,信息传播之快,连她老爹老妈都忍不住打电话过来询问。

    无良小报记者这几天天天蹲在小区下面准备拍照,吓的张瑞安都没敢过来,气的刘蒙蒙天天在别墅里睡觉。

    大概是智商被顶到天灵盖上了,她这几天工作效率直线下降。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我才不认为上次奥巴马过来就是为了吃顿饭,肯定是有原因才过来的,只不过没说,或者是觉得说了也没用。”管明笃定的说道。

    入室盗窃通常有踩点,通常是敲门或者在门缝里塞小广告,管明觉得奥巴马上次来就是踩点的。

    否则,非亲非故你来我这干嘛,是来感受科技之光?

    快拉到吧,谁信啊。

    看了看刘蒙蒙,发现对方还处于懵逼状态,于是管明接着说:“日本方面好处理,对外公开除法律、风俗之外的屏蔽列表,我记得好像当初日本申请屏蔽列表中,有许多劲爆的内容来着。”

    管明直接掀桌,不想玩那就不玩,无所谓,管明有能力再重新支起来一桌,而逼管明掀桌的后果,就是当届政府必定受到管明的针对,能不能像小布什一样下台不清楚,但即便不是下台,估计也会很难受。

    “哦,好的,那韩国方面怎么处理?”点点头,刘蒙蒙不知道从拿掏出个笔记本,认真地写写画画。

    管明有点蛋疼,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

    学校,穆晓晓一副要死的样子,表情悲怆的趴在床铺上。

    “喝点粥?你这一早晨没吃早饭了。”刘春梅抬头,看了看装尸体的穆晓晓,抬了抬手,手上是一杯小米粥,还温乎着。

    “不想吃……”士气低落,语气低落,即便是看到吃的,她都没有吃的想法。

    “是不是因为管明?你把约出来,我好好骂他一顿!老早就跟你说他这人不靠谱了,你啊你,真是的!”李菲菲痛心疾首。

    昨天还是前天来着,穆晓晓心情就不好,大家开始不以为然,以为是穆晓晓没吃好或者怎样,不过今天一看,哪里是没吃好啊,这是要走绝食的路线,早饭居然都不吃了!

    再一联想,最近貌似管明都没有出现过,难道是两人出现了什么问题?

    即便是一直挺管明的刘春梅,这时候也不吭声了,在穆晓晓和管明之间做选择的话,当然是选择穆晓晓了。

    扁嘴,穆晓晓很委屈的摇头。

    “管学长这么不靠谱?晓晓乖,先吃点饭啊。”李明惠脸上也带着担心的神色,拍了拍穆晓晓垂在床沿的胳膊。

    穆晓晓挣扎了两下,但李明惠并没有注意到,此刻的她正在暗喜。

    上个礼拜才在管明公司看到管明,结果这个礼拜穆晓晓心情就不好,她觉得那次行为有所收获。

    否则,以穆晓晓这健康的身体,若不是心理受到了创伤,怎么可能有这种表现?

    余光一直注视着李明惠的表情,虽然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担忧,但那嘴角却若有若无的向上弯曲。

    莫名的,穆晓晓心里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