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 电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事的方式,几岁的时候可能会哭,十几岁的时候可能掏刀子,二十几岁的时候用板砖,三十级找兄弟,四十几背后阴人等等。

    时间、环境、交际圈等等,都会在某一刻影响某个人对某个事物的不同看法,并且行动。

    躺在床上,管明懒散的看着天花板,朝阳比夏季升的会晚些,如同一个闹铃般,管明甚至能脑补出雀鸟啼鸣的声音与场景。

    穆晓晓睡觉很老实,薄薄的被子覆盖在两人身上,大概是睡眠时需要更多的温暖,她在管明怀里拱了拱。

    习惯了管明的臂弯与胸膛,每次睡觉都拿这两个部分当枕头来回拱,直到一个舒服的高度和姿势,一如往日的安静容颜,一如往日的幼稚举动。

    有时是为了庆祝某些事情,比如婚礼那天晚上。

    有时是为了一些心里的执念,比如最开始同居那时,会红着脸,不敢看。

    而这次,大概是想让管明开心。

    她懂的不多,能做的更少,以她的思维,以的她阅历,用她自己的方法来分享、承担两个人的快乐与忧伤。

    单纯、单调,而又充满幼稚的方式方法。

    但不得不说,管明还真吃这一套。

    管明比不上康熙,肯定不能三天三夜没合眼,但大概是赵解放的这件事引爆了管明很多记忆以及种种思绪。

    一夜没睡,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精神很好,仿佛是思维快过身体反映,总是存在一点‘时间差’。

    仗着自己年轻,管明并没有强求自己去睡觉。

    他巅峰的时候是在上辈子大学时期,连续48小时没睡觉还不困……

    看了看时间,接近早晨六点,管明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把穆晓晓放在枕头上,然后轻轻的爬起来。

    薄被被掀开,沐浴在朝阳下的妙曼身材,没有一点遮挡的展现在管明面前,展现着让他心动的美丽。

    可能是伙食+怀孕双buff,这货胸倒是发育了些。

    看过型号,这家伙已经上升到c+的水平,原本86,貌似又涨了一点,cup的计算方式是上围-下围的一个数字,而这里的86指得是上围。

    穆晓晓每天早晨都是在管明怀里醒的,也会顺带让管明进入每天第一次的贤者时间,可能是习惯问题,这货还在睡梦中呢,结果双手划拉了两下,好像是要找管明人。

    连忙把被子给她盖上,刚想顺带在那小脑门上亲一口,这货就往旁边滚了一圈,整个人身体弯曲如同b超里的婴儿姿势。

    没想着矫正,管明收拾了一下,然后出屋子了。

    “今天起这么早?”第一个看到管明的是管爹,他正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看报纸呢。

    “嗯,公司有点事,所以想早点过去。”管明笑了笑,没再多言。

    “呦嗬,新鲜啊,平时撵你走你都不走,现在居然要提前去公司了。”管爹身上合上报纸,上下打量了一下管明。

    金钱,能让人提高生活品质,虽然这个提升幅度会很慢,但管爹每天都会带着管妈早起,去外面溜达溜达,吸一口东来的紫气,身体素质有没有提高不清楚,但起码精神头倒是好点。

    “昨晚刚知道点事情,我先走了啊。”管明摆摆手,然后往门口去。

    “不吃早饭?晓晓还没醒吧,你妈正做饭呢。”管爹皱眉,说道,他本能的感觉,自己儿子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不了,我去公司吃吧,今天中午可能不过来了,你们不用等我。”摇头,管明开门,然后关门。

    管爹早晨看报纸,没开电视,厨房里也没用高压锅什么的,管妈听到点动静,溜溜达达就来客厅了。

    家里每顿饭都有公司来送,但每顿饭,管妈都会自己动手做点,大到炖鱼炖肉,小到煮米做咸菜,这大概是管妈想要为家付出的一种方式。

    “谁啊?”管妈顺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刚才她在洗水果,供家里一天吃的,哪怕这些水果送过来之前都清洗过了。

    “是小明,刚出门,去公司了。”管爹说道。

    管妈坐在沙发上,好奇的问:“这么早?他还没吃早饭吧,怎么了?”

    摸了摸脑袋,管爹琢磨了一下,说:“我也不清楚,昨天小明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管爹白天有空就上网打麻将,或者是偷偷抽烟,每天看到管明和穆晓晓的时间用手指头扒拉扒拉都能算出来。

    “没有啊,跟还是跟往常一样啊,昨天下午还自己开车玩呢,还说公司要推出车什么的东西,对了,还有就是晓晓又惹管明了,该不会是和晓晓生气了吧……”管妈说着说着,有些紧张的说道,新婚燕尔出问题的话,不只是对外影响,对内也有影响,别忘了穆晓晓肚子里还有孩子,旁边的工地也在干活呢。

    “不会,应该是别的事情……”摇头,管爹否决了管妈的猜测,毕竟管明对穆晓晓有多好,这俩人都很清楚。。

    “要不,我打电话问问?”管妈想了一下,问道。

    琢磨了一下,管爹摇头:“……算了,应该是公司有什么特殊的事。”

    ……

    除了管爹管妈,管明没有通知任何人,但一直在附近执勤的人员看到管明后,也立马向上汇报,等管明走进公司餐厅的时候,大厨早就把早餐全拿出来,任凭管明挑选。

    草草的吃了两口,管明去地下三层,包括公司、别墅在内,只有这里是管明最心安的地方。

    全是金属的光泽,全是零件,只有他和双星存在,空旷的地下三层,寂静无声。

    时间快到早六点了,管明琢磨了一宿,决定还是给周万里打个电话。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管明和赵解放的接触并不多,但很多复杂的情绪交错,编织成一条深深的锁链,牵动着管明的思绪。

    “小管啊,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么?”声音有点含糊,大概是吃早饭吧。

    “周老,我是管明啊,有点事想问问您,您方便么?”管明的语速放缓,仿佛是想借此来让悲伤的消息延后。

    “哦?什么事,你说吧。”能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周万里冲着自己老伴摆摆手,一边往书房方向走一边说道。

    管明很少用‘您’这个字,因为这个字除了代表尊敬、距离外,还代表正式。

    管明不曾说过什么,但周万里对管明了解,远远超出管明的想象。

    “我想问问赵老的事情,我有消息说……说他可能患有肺癌,肺癌晚期……”管明的声音有些平静与低沉。

    但周万里能听出这平静背后的伤心。

    一个懒散的人,怎么会早起打电话?

    大概,是一夜没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