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1 没事就好
    坐了几分钟,管明缓缓起身,打量了一下,在旁边桌子上看到一个金属的棒球棒。

    掂量掂量,单手重,双手正好。

    晃了晃身体,管明好像棒球场的运动员,一棒子下去,电脑显示屏碎裂。

    人们发泄不满时,最通用的就是破坏,飚车破坏交通规则,打架破坏国家法律,捏方便面破坏道德水准。

    管明表情倒是很平静,但一棒子接着一棒子,有些放在桌子上的东西,要么被砸碎,要么被砸掉。

    而有些钉死在桌上的支架,最后反馈到管明手上的,也只是一阵发麻。

    砸完物理实验室,管明绕道去生物、化学实验室。

    残骸中有便宜的试管、烧杯,也有贵一点的高倍显微镜,甚至还有一些分离设备、培育设备等等。

    双星看着管明的行动,不知道如何阻止,它知道悲伤是一种心情,但心情却影响身体健康,它并不在意被管明砸坏的东西,因为只要是地下三层出现的东西,那就意味着这些东西无论是购买和是自己制作,都是可以再弄出一套的。

    但,管明如果坏掉的话,双星可无法再弄一套出来。

    于是,它把视线转回了家里,它需要有人能阻止管明,让他从现在这种状态中分离出来。

    ……

    菠萝咕咾肉里面的调料少放了好几种,不过穆晓晓吃起来还是很开心的,酸酸甜甜、香香脆脆的。

    比较可惜的是,今天还要在被窝里多躺一会才能。

    上午捂了一身汗,结果到现在,大概是药物真起了点作用,她感觉身体又多出了点力气,鼻子也不想早晨那样频繁出清鼻涕了。

    “你好,穆晓晓,我是双星。”正依靠在玩电脑的,突然,一个txt文本文档被打开,里面快速出现一行汉字。

    “呃……你好……”穆晓晓整个人都愣住了。

    双星的存在,她是知道的,不过管明说目前双星需要保密,所以她也没和谁说起过,哪怕是管爹管妈、穆爸穆妈。

    以前还有兴趣试图和双星说话,可惜双星的表现并不给力,表现的非常呆板,忽然之间被联系上,穆晓晓有点楞。

    “现在有空么,如果可以的话,请来一趟公司地下三层,老板的状态不太好……”一行字打完,停顿三秒钟,文本文档最小化,系统界面出现一个视频软件,里面放着地下三层的场景。

    管明一手拿着棒球棒,金属质地的棒球棒另一头耷拉到地上,是俯视角,能看到地下三层一片残骸。

    桌子上流淌着不明液体,无论是桌上还是地上,都残留着玻璃碎片,但幸运的是,穆晓晓没看到有火光的出现。

    好像电影里的丧尸片,管明拖着棒球棒,漫无目的的在地下三层中游荡,时不时的双手拿棒球棒捶打任何能捶打动的东西。

    “他、他怎么了?”穆晓晓慌张的问上一句,然后连忙掀开被子,想要赶紧去公司地下三层。

    她不知道管明是怎么状态,但她能看出来,管明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请不要告诉其他人老板的事情。”播放器关闭,文本文档再次弹出,停顿三秒后,文本文档被关闭。

    穆晓晓知道她无法联系上双星,有些着急的下地,出门。

    “晓晓,你怎么不在房间里躺着啊?”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的管妈,看到穆晓晓下楼后,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我……我想出去晒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强笑着解释一句,穆晓晓甚至没等管妈说些什么就匆忙的出门了。

    管妈老胳膊老腿,别说穆晓晓了,就是管明,她都撵不上。

    连忙给马晴云打个电话,让她帮忙看着点,千万别再出什么事情了。

    然后她脸上上楼找管爹,穆晓晓刚才脸色可不好看,她有点麻爪。

    嘭~

    打印机不矮,有一米左右吧,管明由上到下大力一劈,金属质地的棒球棒的前段,深陷在机器中。

    管明喘着粗气,后退一步,顺势把棒球棒给抽出来,然后再用力一下子。

    双星控制着电源,根本不存在过电的危险。

    同时,管明也不去考虑这些东西,他想做的只有破坏,继续的破坏,好好发泄有上辈子到这辈子所积累的一切。

    ‘叮~’电梯门打开,穆晓晓冲出电梯,看到管明正在玻璃墙的另一边,正在敲打什么东西,一声声敲打声,在这空旷的地下三层回荡着。

    “管明!”穆晓晓用力喊了一嗓子,然后快步往管明那边走去。

    不是她不像抛过去,而是地上的残骸太多,而且什么东西都有,根本就跑不起来。

    慢慢直起腰,管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穆晓晓正匆忙的往这边走来,原本脑子里只存在着破坏念头的他,也回过神来,才发觉到身子貌似已经乏力到一定程度。

    叮叮当当,棒球棒掉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管明也连忙往穆晓晓那边走去,这货还在怀孕呢,而且性子本来就有点孩子气,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管明,你、你没事吧!”拥住片刻,穆晓晓抬头,一脸担忧的看着管明,虽然强烈的语气希望管明并没有问题,但那担忧的表情还是传达了一些信息。

    “没事,我很好,呃……只是……”管明本能的报喜不报忧,然而现在的场景,再报喜不报忧的话,有点打脸。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眼睛红红的的,泫然欲泣,可能是被吓到了。

    “抱歉,吓到你了,我没事的,放心好了。”管明能感觉出对方并不想知道原因,能感觉出对方只想要一个结果。

    放在穆晓晓后背上的手有点哆嗦,也不知道是震的还是怎样。

    都说一炮泯恩仇,然而这不是一个好地方,管明低头试图擒住那张撅起的小嘴,然而穆晓晓一低头,把闹盖上的头发送上去。

    “我感冒了,别把你也弄感冒了……”穆晓晓小声的说道,但也只是这么说而已,她也并没有试图推开管明。

    “感冒了?”正处在对赵解放去世事情中的恐慌、畏惧与发泄中,现在又夹杂着对穆晓晓的歉意,管明的心情是复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