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0 山茶花
    集体和个人的工作方式是不同的。

    管明曾经在家码代码,曾经躺在床上思考问题,然而这在集体工作中,是不可行的。

    可以用纪律来形容,当然了,也是为了养成良好的习惯。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代代人,除了名字外,大概也只能留下精神,也唯有精神可以长存。

    办公桌并不大,一米长半米宽的样子,管明独占一个桌子,算是房间里比较大牌的那种。

    周万里给管明安排了个助手,年岁可能比管明大一点,叫王瑞安,一男的,不过管明直接叫小王。

    说是助理,主要是因为管明肯定不会在基地这边待很长时间。

    在管明看来,王瑞安更像是一个学徒,起码有是有灵性的那种。

    新员工入职,需要有老员工带一带,而管明则是在技术层面上带一带王瑞安,同时,管明相信,周万里也是这个目的。

    “管哥,这是刚计算出来的数据。”王瑞安很会做人,管明一句小王刚喊出来,对方立马接了一句管哥。

    看了看数据,管明心算了一下,发现误差有点偏大。

    这组数据是火箭平衡系统的参数值,主要是在火箭回收时,在降速、飞行姿态等方面的进一步研究。

    目前火箭回收都是在南海海域,而不是在陆地上。

    火箭回收不是小事,就算有一万次成功,但失败一次,也会冲击地表,再没有十足的把握,火箭回收只会安排在海面上,起码有海水的缓冲,即便是失败而爆炸,其破坏力也是可以控制的。

    但现在摆在面前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在海洋上回收,那么海浪对降落平台的影响,火箭马上降落时,对平台的冲击所造成的平衡问题,需要进一步考虑。

    之前回收的时候,降落平台都是由船舶改造,并且加重,用来抵抗火箭喷射带来的平衡问题。

    而海浪问题,则辅以对附近海域监控和控制,简单的来说,人为制造海浪,来削弱这一海域的海浪高度。

    但这样就会出现一个局限性,比如说前期工作必须要做到准确,同时还要在和平年代。

    科技的发展虽然是造福全人类,但科技最先应用到的地方应该是战争,或者是未来战争。

    如何在未来战争中快速、廉价的升起卫星,这关乎对战场信息解读。

    管明没有太多时间去手把手教导王瑞安,言传身教或许是个很好的选择。

    晃动一下鼠标,原本黑屏的显示器又亮了,管明打开软件,开始对平衡系统的部分代码进行编程。

    ……

    “没有经过验证的话,是不是太仓促了点。”会议上,一个年岁能有60左右的老头子,提出反对意见。

    今天能参加会议的人不多,但很有趣,不算管明的话,正好是落个单,或许是方便举手表决吧。

    “小管,你说呢?”朱晓光没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管明。

    “孙老的担心的确是应该的,但是这部分我计算过,问题不大,我还是有把握的,而且现在只是一个小实验,相对而言,我更希望能看到有错误的存在,能更直观的看到错误,然后改正错误。”管明脸上没有不耐烦,因为他知道,这都是必须的流程,一切都是流程。

    都说国企体制僵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这种必要的流程。

    开会,表决,形成会议报告存档等等。

    在管明看来,如果舍弃这些乱七八糟的会议,目前进度嘴上能上升5个百分点。

    会议开一半休息,大家上厕所的上厕所,私下讨论的就私下讨论。

    起身出会议室,站在走廊的窗子旁,打开一跳缝隙,冷风奋力的往里挤。

    窗台上有一个小盆栽,管明认不出这是什么花卉,居然在冬天还存活,而且还开花了,是红色大花朵。

    燃起一支烟,管明缓缓的抽着。

    对管明来说,他的誓言好像有些廉价。

    刚重生的时候,他曾立志这辈子不抽烟,甚至到大学乃至公司都发展到如今的体量,他也没抽烟。

    但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管明再次染上这坏习惯。

    “又抽烟?”朱晓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管明身后,声音有些苍老,但并不严厉,好像邻家老太太闲聊似的。

    起码,在非工作期间,朱晓光还真就像一个邻家老太太,朴实无华。

    “哎呦,我这灭了……”管明一听声音,连忙的,把烟头戳花盆里。

    抽烟有害健康,这是小孩子都懂的事情,朱晓光很看重管明,所以每次看到管明抽烟时,她都忍不住上来唠叨两句,尤其是在知道他刚抽不久。

    “你小子,烟头能往这里戳么?”看到管明的动作,朱晓光忍不住继续唠叨两句。

    管明尊重对方的年龄,也尊重对方的情怀,从花盆里拿出烟头,顺着窗户缝就扔出去了。

    手指连点管明,朱晓光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您老也是出来透透气?”管明连忙转换话题。

    朱晓光老太太不抽烟,但屋子里的老头子们抽烟啊,管明觉得她八成就被熏出来的。

    “倒也不是,主要还是因为你。”可能是察觉到什么,朱晓光也不抓着这烟头说事,跟个老干部似的,背过双手,脸上全是褶皱,抬头看着他,说:“感觉怎么样?我是说这会议。”

    管明一听,就知道对方是过来安抚自己的,他也是无奈的笑着摊手,说:“所以我毕业之后出来单干,同时也拒绝融资,我能做我自己的主。”

    其实不只是今天的会议,这三天时间里一共开了两次会议,会议的内容都是一个,就是进行实物实验,不需要火箭装上卫星射天上再飞下来,而是重新制造一个高两米半的等比例火箭,在垂直于地面的半空中进行水平位移的测试。

    关于火箭平衡系统,管明提出一套方案,让火箭可以在垂直于地面的情况下水平位移,这样就可以大大提高火箭回收的适用性。

    然而,这需要经费重新打造一个等比例的火箭,而经费对于每个科研单位,都很不得用计算器算到小数点后十位来用。

    从经费上考虑,自然有人觉得需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然后再实物实验,争取一次搞定。

    “如何在稳重中求进步,如何在质量中求速度,这是一门学问,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能自己做自己的主啊。”看着眼前和自己孙子差不多大的人,朱晓光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胳膊。

    朱晓光老了,身高也缩回去了,拍管明的肩膀多少有些勉强。

    “道理我都懂,但我没那么多时间啊……”感慨了一声,管明续而苦笑摇头。

    冷风中,山茶花被寒风吹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