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 消息
    每个人都是一个强大的存在,有各自的理由而各自拼搏,用理想、信念来形容,或许有些飘渺。^^^百度$搜索@就爱中文+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但除去这种形容词外,管明一时间也很难想到什么比较有分量的形容词,来形容穆爸穆妈。

    “妈,开门,我回来啦~”

    嗙嗙嗙,穆晓晓带着点兴奋劲,使劲锤门,一嗓子能把整栋楼的人都给嚎出来。

    “嗯?你们怎么来了?”门很快就被打开了穆妈一脸黑人问号,把管明和穆晓晓让进来,这次来管明和穆晓晓都没有提前打招呼,属于突然袭击。

    屋子里有空调,是管明买来的一个立式空调,然而并没有开,穆爸穆妈穿的不少,取暖还是靠抖。

    在南方,如果觉得冷,不妨出屋暖和暖和,在没风没云的情况下,有时候房间外还真比房间内要暖和许多。

    “想你们呗~”穆晓晓也不需要弯腰解鞋带,左脚右脚互相踩一下脚后跟,一屁股把管明撅开,三两步就蹭到穆妈身边了。

    “你这孩子,老实点,都快要当妈了!”拍了一下穆晓晓,穆妈嗔怪的埋怨一句,随后看向管明,说:“你没事吧。”

    “嗨~没事~”摆摆手,管明对于穆晓晓这种愚蠢的行为早就习惯了,她甚至曾在……

    “你们来也不说一声,家里也没准备什么,小管呐,你和晓晓在家看家,我和你妈去买点菜去,也不知道市场现在关门了没。”抬头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左右了,今天过节,市场关门和平时时间点不一样。

    “不用那么麻烦,有口吃的就行,而且我过来的时候也带了点东西。”管明连忙止住自己老丈人的动作。

    周武是个明白人,把东西放在门口后,就在外面把门给关上了。

    穆妈这时候才想起来,晚上还要吃饭做饭,也是有些埋怨的说:“你们也是的,怎么不提前说一下啊,家里就准备了一条鱼,还不大,就这么大。”穆妈比划了一下,可能有20厘米左右的样子。

    “没事的妈,我们拿了好多好吃的呢,而且都是人家处理好的。”穆晓晓笑嘻嘻扯着穆妈去门口,翻着硬塑盒子。

    谁都有家,过节谁都要休息,管明并不强求,只是让公司厨师帮忙把食材都处理一下,虾蟹去壳、肉块切片,起码能省不少功夫,但如果过节不回家,管明也不会在钱上抠门。

    其实今天管明应该来,也不应该来,而且有些事情,穆晓晓也未必能说明白。

    穆爸穆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俩人会在过节期间过来,但因为管明的存在,穆妈也不好多问什么。

    婚礼到现在,这是管明第二次上门,不是管明不想过来,而是穆爸穆妈不让他回来,他的辨识度很高,尤其是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他都不太化妆了。

    穆爸穆妈已经被确认要搬家到管明别墅边上了,虽然这些老邻居基本不需要回礼什么的,但他俩还是想简简单单的离开。

    晚饭比较简单,管明看得出来,如果不是他和穆晓晓过来,这老两口的晚饭就是一碗汤圆和一条鱼,仅此而已。

    “小管啊,赶紧吃,也少吃点,不是我舍不得这口吃的,指不定你爸妈还等着你俩吃饭呢。”穆爸摸着汾酒的瓶颈,吩咐管明一句,穆晓晓怀孕,穆爸也只能看,不能喝。

    管明即便重生后也依旧选择穆晓晓,除了她本人外,穆爸穆妈的因素也有很多。

    “哎,成,对了,这次我和晓晓过来,主要是聊点其他事情。”

    管明咽下一颗汤圆,然后开始说明今天的来意,和老两口说话不像和穆晓晓说话那么直白,毕竟这涉及到穆爸穆妈那边的亲戚,管明也不好多开口,让穆晓晓把银行卡留下后,管明就拽着正张罗着再来一碗的穆晓晓就走了。

    “好嫌弃你哦,我都没吃饱。”坐在车上,穆晓晓摸摸肚皮,一脸不开心,忍不住又开口说:“我好久都没吃我妈煮的汤圆了~”

    “再不走你妈就要撵你走了,你这家伙吃的时候第一个拿筷子,最后一个放筷子,而且汤圆也不是咱妈做的,那是买的好吧。”翻白眼,管明人际交往差,但在有心观察和两辈子积累下来的经验,自然能分辨出穆爸穆妈的心态变化,尤其是在对方没有掩饰的情况下。

    “切~今晚我要吃夜宵~”穆晓晓也不去反驳,而是提出自己的要求。

    “是是是,夜宵夜宵。”掐了掐穆晓晓的小胖脸,管明随意应答着。

    瞥了一眼车窗外,行人走在街头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下,人们穿的很严实,管明在考虑,如何和大佬说这个事。

    说到大佬,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大佬就换人了,以管明有限的记忆,貌似这位大佬,最后也成为巨头之一。

    跟哪个大佬汇报比较好,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回家之后,管明把穆晓晓扔个管妈,自己上楼去打电话去了。

    管明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决定还是给上任大佬打电话,起码更熟悉些。

    合家团圆的日子里,到也夜里,也大多平静了下来,该有的客套话自然不会少,闲扯了三两分钟后,大佬就不说话了,等管明先开口。

    管明这人有多懒散,大佬是知道的,能在这个时间段给他打电话,肯定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是这样的,今天我得到一些数据,根据国家气象部门提供的数值分析,未来五到十五天之内,南方地区可能出现大范围降温并形成雪灾,我不知道国家是否了解这么个情况,所以才打这个电话。”管明不想去斗心眼,因为斗也斗不过人家。

    “一些数据?数据在身边么?可靠性如何?”大佬目前负责的不是科学教育方面,但这么多年了,也知道科学是值得信赖的。

    “可靠性比较准确,数据在我身边。”管明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鼠标,黑掉的显示屏再次亮起,双星自动自觉的把数据传输到这台电脑上,并且展开管明想要看到的东西。

    “这样吧,你现在去……不用,一会我让钱君浩去你那拿数据,先这样吧。”大佬急匆匆挂断电话。

    能称之为灾的,没一个是简单的,不过就算对管明再信任,也首先要对这件事进行何时一下,包括气象部门的数据等等。

    没过多久,钱君浩匆匆来,匆匆去。

    ……

    写着写着才想起来,这个月是个严打月,不还不知道阅文这次官司如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