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1 改变与被改变
    巨头有戴眼镜的,也有不戴眼镜的,有胖乎乎的,也有瘦瘦的。

    这次带队的巨头是瘦瘦的,有点近视眼。

    “还没回去啊,我还以为你这次还会早回去呢。”看着走过来的管明,巨头笑着说道。

    巨头是提前一天到华盛顿的,也专门找管明聊了聊,他其实也好奇管明对未来的科技判断,说着说,所有巨头都好奇,没事都想和管明聊聊。

    虽然管明对这位巨头不太了解,但相对来说,巨头对管明还是很熟悉的。

    起码,管明的资料对巨头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包括之前可控核聚变实验的消息,巨头也是知道的,甚至知道的比管明更多。

    比如说被处理的一些后勤人员,当初知道可控核聚变出现意外后,他老人家也是吓够呛,生怕管明陡然一跪,与世长辞。

    从早年经历来看,这位巨头擅长的是经济领域,在经济上,管明除了最直白的税收上表现外,管明的存在,还有一种战略上的意义。

    没人会忽略一个顶尖科学家的存在,钱学森老先生,爱因斯坦等等。

    在当今社会中,能左右国与国之间态度的东西有很多,比如说一个顶尖科学家。

    管明或许距离‘顶尖’还差点距离,但这个距离并不大。

    即便是这样,管明的重视程度也相当之高,巨头对管明的关心程度也在不断上升。

    “原本想在这边吃饱再回去的,只是多少有些不合胃口,或许我还是那种吃着小烧烤,喝着青岛啤的人。”管明脸上带着微笑,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

    “这本身也不是吃饭的场合,不过对你来说,可能吃饭的意义更大一点。”巨头也不在意管明的玩笑。

    天才式的人物总会在很普通的方面中,展示出弱智的一面,或许在这种场合下大吃大喝会让人看不起,但如果是管明的话,相信所有人都会报以最大的善意来理解,人们会用所谓的‘思维专注’来解释为什么他会如此等等。

    理由千变万化,主观意识决定一切。

    “您也知道,我对商业上的理解很低,和他们聊天总会发懵,还不如回去睡觉来的实在啊。”环伺了一圈,管明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脸上带着笑容的人们。

    管明重生后也曾想过今天这种场合,曾经也幻想过会在这种场合中纵横捭阖,成为人们的焦点,然后谈好一个个价值数亿、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美元的合同,然后喝着红葡萄酒,站在人类顶点,享受着成功人士的生活。

    然而现实告诉管明,即便他是重生者,但宅男依旧是宅男,残存着上辈子的记忆与习惯,是无法轻而易举地被改变。

    管明改变了世界,但世界依旧没有改变他,他依旧是那个晚上只穿小裤头睡觉的人,他依旧是那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

    “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啊,能活得轻松,也能活得潇洒。”场合不对,巨头不可能和管明说些很机密的事情,趁着和管明聊天的事后,他也是放松放松。

    希拉里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这里面没有性别歧视,但不得不说,希拉里是那种‘错的不是我,是世界’的人。

    全球铁娘子不多,希拉里虽然有这种愿景,但她并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和心态。

    “刚才看到你和扎克伯格聊天,聊些什么了?”巨头记忆力比较好,哪怕对方是个商人,巨头也能把名字和脸对上号。

    “他想要让我在facebook上创建帐号,可能是想提高影响力吧,但是我拒绝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管明也用一种可有可无的语气说着。

    “呵,对了,12月份院士增选就出来了,你准备好当院士了?”

    巨头对facebook没兴趣,如果是私下的话,巨头会和管明聊聊这方面的因果关系让他慎言,毕竟他的影响力真是不小。

    但这种场合下,巨头肯定不会说一些破坏中美商业的话,谁知道会场中是不是密布窃听器。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早就准备好,说起来,我当上院士之后是不是能上调一下级别啊,我是说军方的级别,其实主要是想配枪,以前有过当军人的想法,但是我的个人意志还是薄弱了些。”

    说起院士,以管明的程度其实早就能上的,不提科技领域上的贡献,单说巨头们的关注,国内就没人会拦着管明,但什么事都要讲究个程序,毕竟是法制而非人治。

    能阻拦管明在年尾当院士,可能也只有死亡吧,或许即便是他死亡了,国家可能会追授个院士,不过更大概率会是烈士。

    “你要是当兵多好啊~”巨头感慨了一句。

    如果管明当兵,肯定是技术工种,最关键的是能在军队中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国家科技。

    虽然管明现在勉强算是军中人物,但中间相差很大,首先管明是挂职在火箭基地,然后享受待遇。

    享受待遇不等于享受权力,更多的是对一个人的能力认可。

    “不过枪械的话,你还是要多注意点,国内是禁枪的,你到时候可别没事掏出来吓唬人啊。”巨头提前给管明打预防针,免得他出门逛街还明晃晃地把枪挂在腰上。

    “怎么会,我就是好奇而已。”管明摆手,表示自己是良民。

    ……

    关注管明的人都会在想,管明脑子里究竟存在怎样的思路,对科技的看法如何,对未来的见解是如何,还有什么商路。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华盛顿的夜并没有给管明带来更多科技上的灵感,反而,他更专注地看着动态投影。

    指间是一支燃起的香烟,管明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和小女儿,看着今天她们的表现,在没有大人陪同下的表现。

    管明一直在判断,判断自己两个女儿是否有上辈子的记忆。

    判断这两个小家伙上辈子是男是女。

    然后再却判断这两个小家伙上辈子的身份。

    还好穆晓晓很久以前就用奶瓶奶这俩孩子,否则管明真容易原地爆炸。

    全立体的图像,管明看着两个小孩子的活动,和大女儿管蒙夕相比,管蒙雨活动少很多,只是有某种倾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