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1 风起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管明很少会去求别人。

    管明怕麻烦,所以不想麻烦别人,相对的,管明也不喜欢别人麻烦自己,这也算是将心比心吧。

    但有些东西还真不是管明能处理的,起码有些设备是他真心弄不到,有些设备是他真心没办法制造的。

    管明懂的不少,但不代表他能做的有很多。

    就好像一个现代人回原始社会中一样,就算会安装各种台式、笔记本,但没有硬件也是白扯。

    而管明现在的实验室不能说是原始社会吧,但和现在国内外顶尖实验室相比,可能是年的差距。

    ……

    “这是今年第几个了?”密实的网中,里面是一个小昆虫,但只有通过电子设备探测才能知道,这指甲大小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人造电子昆虫。

    直白一点来说,就是监控设备!

    “赶紧报告吧,通知二班的人,让他们赶紧出来警戒,咱们还要去找找这东西是从哪过来的。”一个年岁并不大的人说道。

    ……

    九月金秋时节,没带俩孩子,管明和穆晓晓轻车简行的去复旦大学,随行的有周武和马晴云。

    穆晓晓本来不想让管明过来的,但管明不可能不过来,复旦他也有认识的人,也提前打好招呼了,他才不想让穆晓晓背着沉重的压力。

    一张张青涩与好奇的脸庞,混杂着对未来的向往与期待。

    今天是学校的报道日,能考进复旦的,不说是天之骄子吧,也算是人中龙凤。

    在清华人眼中,全世界只有两种学校,一种是北大,一种是好学校。

    复旦名声虽然落后一筹,但在大学领域中也是可以傲视群雄的。

    “欢迎你们来到复旦大学就学。”副校王博容脸上笑容灿烂,快步走过来,和管明重重地握手。

    “这次还要麻烦王校长了,不过只有我妻子过来读书。”管明也是加紧脚步上前握手,脸上的笑容也是很开朗。

    从身份上来讲,管明对王博容不需要太拘谨,但每个人都是值得尊重的,每一个生命都是奇迹的存在。

    年龄、学识、见识,管明从不认为自己可以膨胀到与太阳肩并肩。

    “你是复旦的女婿,复旦因为你和你太太而骄傲。”重重握手后,他也和穆晓晓握了握手,不过很快就放下了。

    收回手,穆晓晓笑而不语地站在管明身侧,雪白中长裙,以管明所喜好的纯色系示人,脸上淡淡的彩妆并不浓烈,不像月季般娇艳夺目,但却散发着自己的清香,混杂着为人母的恬静与大学生的单纯,仿佛是那海天一线的美景,跨越了时空的界限。

    在管明眼中,穆晓晓是天上最亮的星!

    但她并非遗世孤立的绝色仙女,无法让老人家也为之倾倒,王博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管明身上。

    “过奖了过奖了,咱们先上去?”余光看到周围同学诧异的眼光,管明不想在下面当猴子被关注。

    “行,咱们先上去吧。”看了一眼周围,同学们也都垂头,行色匆匆地离开。

    管明很出名,或许国内所有人都听过这个名字,但管明并没有彦祖的颜,在没有刻意化妆的前提下,能认出管明的人并不多。

    在学校中,管明这张脸的辨识度还不如王博容,起码人家是副校,那些有志于留校的学生们,或多或少也认识这张老脸。

    “这是管夫人的材料,已经都填写好了,你们看一下,看看哪里不对,还可以修改。”办公室中,王博容递过来一份文件,是穆晓晓的入学文件。

    穆晓晓选择就读大二,因为管明在她大一的时候就一发入魂……

    “叫她晓晓就好了,我们都是晚辈。”管明能理解对方,毕竟不太熟,真的不太熟。

    穆晓晓无法张口,因为她不确定管明的想法,起码在她看来,管明比王博容厉害多了,与管明平辈相交的老人也不少,当然了,管明开口后,她也知道该怎么说。

    “是啊王校长,叫我晓晓就好了,毕竟我还要在学校念书。”双手放在腿上,穆晓晓端坐在沙发上。

    可能无法突显大家闺秀的形象,但说一句小家碧玉也不为过。

    “那我就叫你晓晓好了,学校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也不会要求你在校住宿,功课方面的事情,我会交代一下任课老师的,这方面不用太担心。”王博容知道管明为什么拜访他,也趁着这机会说明。

    入学事宜其实并不麻烦,但如果有学校高层出面,那就可以用‘简单’来形容。

    ……

    “这么快就抓着了?”周万里看着眼前的显示屏,狐疑地说道。

    “我也很奇怪,因为对方根本没跑,感觉像是在原地等着,等着咱们去抓人。”坐在钱君浩身边的人也是紧皱眉头。

    警察不只是会抓人、罚款、拘留,他们在犯罪心理上的研究也是非常出众。

    因果因果,不同的因有不同的果,警察与罪犯是存在博弈的。

    从天空往管明别墅飘荡的电子昆虫并没有遮掩,但因为涉及到管明,钱君浩也是立刻找到沪市的警察头头,出动大批人手来抓捕嫌疑人。

    正常来说,抓到是肯定的,但什么时候能抓到就要打个问号了,通常在2~72小时内才能抓到,因为逃跑也好,身份的确定也好,这都是需要时间的。

    但这次只用了15分钟嫌疑人就被带到审讯室中,有点像游戏中打boss,打最小、最弱智的boss一样,非常简单。

    不只如此,嫌疑人在审讯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玩套路,问什么说什么,连狡辩的情况都没发生。

    “你说,他是不是在吸引咱们的注意力啊。”摸着下巴,警察头头说出他最不想得到的答案。

    “管明!管明今天去复旦了!通知人手,加大安保力度,包括管明的父母还有其他亲戚,都给我立刻确定位置,然后加大安保力度!”钱君浩这时候顾不上犹豫,立马下达命令。

    公司地下常年不停运作的小型加工厂忽然停顿,天空中通讯卫星向着沪市上头的方向移动,双星用庞大的计算量潜入市内所有网络,包括不限于马路监控设备。

    办公室内,管明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伴随着的是一个有些刺耳的铃声。

    正微笑和王博容聊天的管明皱眉,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掏出手机。

    这是他和双星的约定,只有在非常重要的情况下,才会有这种铃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