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 二十亿
    玩回家的路上,车队的车辆明显增多。

    不算管明看不到的,他能看到就有五辆车,前后各两辆车,中间是管明的车子。

    没有往常的轻松,坐在后座上,穆晓晓有些紧张地握着管明的手。

    她第一次知道,环绕管明的不止有财富与诋毁,还有安全与不安。

    穆晓晓曾经不止一次想过,想过她如同灰姑娘一样,当午夜的钟声响起后,如梦似幻的生活将会回到以前,从别墅到老旧的楼房,从锦衣玉食到萝卜咸菜,甚至连两个女儿都无法再次看到。

    刚结婚的时候她是担惊受怕,但她也一点点在适应,一点点地想要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她设想的那样,一点点的向着目标靠拢,无论是咬着牙练下叉,还是硬着头皮去背诵秦皇嬴政的一生,她都在努力更好。

    然而,她这现在才发现,通往泰山之巅的路上不只有荆棘,还有悬崖峭壁,还有毒虫蛇兽。

    “放心好了,一切都没问题的,你老公我这么厉害,不要担心。”十指交扣,管明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着。

    “嗯,没事的,刚才我也听到了,没事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但她也是坚强的、肯定的语气说道。

    二十出头的穆晓晓,在听到自己母亲刚出校门就有人想要挟持的消息后,能强忍着不哭泣已经很不错了。

    起码,在管明印象中,穆晓晓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喜欢往悲伤方面幻想,即便平时再跳脱,也依旧是一个胆怯怕生的小女人。

    “咱们一会就到家了,一会你爸妈也过来,咱们正好中午一起吃饭,也是有段时间没聚聚了。”管明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

    就在刚刚,穆妈刚出校门口就被人盯上了,一共四个男人,而穆妈的保镖只有一个人,明显双拳不敌四手,好在钱君浩派来的人早就就位了。

    枪口直接压在太阳穴上,对方当场就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因为腿上殷红的血液告诉他们,人是抗不住子弹的。

    穆晓晓的信息相对隐秘,管明不可能大张旗鼓地给穆爸穆妈配保镖,因为他俩人不想麻烦管明,因为两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与生活。

    “嗯,也不知道两个小宝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依靠在管明肩膀上,就算穆晓晓体能比管明强,但此刻的她依旧是个小女人,危险让她更思念孩子。

    不断地看着手机,开往家的车子很平稳,但在平稳的路途上,信息却不停地在汇拢。

    通过双星不断发来的讯息,管明基本可以确定这次应该是有预谋且大型的绑架案件,虽然到现在为止一个都没成功。

    穆爸那边抓到三个,穆妈那边抓到四个,管爹那边抓到四个,而管明和穆晓晓这边抓到八个,管明舅舅、姥爷等一共13个!

    算上开头的一个,目前一共抓到34个!

    钱君浩大概知道管明通过网络知道这事的,不过他并没换地方审讯,通过双星,管明知道这34个人一共分五波。

    穆爸穆妈一波,管爹一波,管明和穆晓晓一波,是监听器的那人单独算一波,剩下的是一波,重要的是他们都互不相识!

    通过简单的审讯得知,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中间人,那就是赵四。

    管明真怀疑这个赵四是进化后再魔化,白人版尼古拉斯·赵四!

    车子停稳,管明带着穆晓晓刚想进屋,他的电话就响了。

    “喂,哥,找我有事?”电话号码显示的是管明堂哥,就是管爹的哥哥的儿子,年纪比管明大,顺带一提,管爹只有一个哥哥。

    “你是管明?”声音很大,能听出是东北口音,但管明却听不出这声音属于谁。

    “我是,你是哪位?”皱眉,管明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穆晓晓先进屋。

    没有反驳,穆晓晓也快步进屋,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父母与孩子。

    “管总,真不好意思啊,你哥欠我钱不还,没办法,我只能给你打电话,咱们商量一下,看看你哥这个钱是怎么还,还有,你哥现在在我手上呢。”声音痞痞的,流里流气。

    管明脑子里立马就能脑补出大金链子小手表,胳膊上再纹个米老鼠,因为他的这位堂哥在东北居住。

    “胡说,我没借过钱!”声音高昂,能听得出来,距离电话不算太远。

    但紧接着,管明就听到‘拳拳到肉’以及他的惨叫,大概是中了几下王八拳。

    房门打开,一个机器人拿着个笔记本出来,管明看到上面的文字。

    文字不多,双星从音频上分辨,的确是他堂哥的声音,同时根据gps定位,确定电话位置。

    “别打他!说,他欠你多少钱!”管明声音沉稳,同时脑子不断再猜测对方是几个意思。

    管明这边的亲戚和穆爸穆妈的信息也只是相对保密,但和穆爸穆妈不同的是,管明这边有几个亲戚经常和别人吹嘘,说管明如何如何怎样怎样的,大概是吹牛逼,又或者是用管明的面子来达成一些目的,其中就有这个堂哥。

    所以相对而言,这位堂哥更容易进入一些人的眼中。

    只不过管明不确定绑票是不是换套路了,起码他看hk电影的时候,绑匪一般都很直白地说‘给我一个亿,否则撕票’等等,最后再来个不准报警。

    管明堂哥所在东北的小城在基建上较差,只有路口有监控下摄像头,无论管明还是双星都无法实时保证安全,也正是因为距离太远,管明也没有特意嘱咐钱君浩保证安全,或许是钱君浩无法指挥那个小城的片警,也或许是这帮家伙都是葫芦娃转世拥有特殊技能。

    “管总明白人,你哥呢拿着你和他的照片来向我借钱,从我这拿了十个亿,当初是看着你的面子上,我这钱是拿了,但是现在你哥还不上,您也知道我是干哪行的,利滚利我给你算个整,二十亿人民币,今天下午两点之前,打进我在美国的指定帐户,你哥肯定一点事都没有。”电话里的人,声音特嚣张,仿佛天老大他老二一样。

    “二十亿?呵,朋友,你这要的有点多啊,而且时间太短了,现在都12点多了,不到两个小时我怎么给凑?”管明说着,手指在电脑上敲了敲,一条短信发出去,目标是钱君浩。

    管明现在只想稳住这人,至于说钱的事,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敲诈,或者说是绑票。

    十亿?在没联系管明的前提下借出去十亿?

    要么是脑袋有包,要么是脑袋进屎!

    “那就很抱歉了,下午两点之前见不到钱,那我就不确定你哥是不是完整的了。”声音中透着狠辣与意犹未尽,仿佛想和管明玩‘猜谜’似的。

    “小明,救我啊!”哀嚎声还没结束,对方就挂断电话了。

    揉揉太阳穴,管明大概能够感觉出来,对方的‘职业素养’比沪市这几伙人强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