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9 丧心病狂
    “不带女儿一起去么?难道真不带女儿一起去么?”往行李箱塞衣物,穆晓晓碎碎念,她头胎就是双胞胎,或许是夹杂着很多因素,她非常粘这俩小家伙,恨不得把这俩小家伙绑腿上、粘胳膊上。

    行李的话其实也不用带太多东西去,主要就是换洗的内衣内裤,牙刷牙缸什么的酒店肯定都有,管明没去安排酒店的事情,反正他不可能睡大马路。

    “北方太冷了,俩小家伙还太小,别冻感冒了,今年就这样吧。”管明也蹲下,帮忙折好衣物然后塞行李箱,至于说手上这蕾丝漏洞什么东西,对吧,他不去评价,反正他只负责看、负责玩,但就是不负责穿。

    穆晓晓有本事穿上,管明自然有本事看啊,这没毛病!

    “可是过年没和俩宝宝一起过,总觉得会空落很多啊。”抬头看了眼趴在床上玩的俩小家伙,文艺少女穆晓晓上线。

    “嗨,没那么多讲究,我还琢磨着等孩子大了就送出去呢,都送学校住宿去,到时候咱俩,嘿嘿嘿~”掐了掐她的小脸蛋,管明笑声略猥琐。

    “去,哪有这么当爸啊,小心两个宝宝都不亲你哦~”挣脱开,穆晓晓妩媚地白了她一眼,但心里还是美滋滋。

    社会在不断地发展,人们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也不断更新着,以前从一而终那叫正常现象,但现在从一而终就比较稀罕了,似乎有钱人都必须要找个小三、睡个明星、泡个小蜜才算真正的成功人士一样,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误解,当然了,这或许也是一种普遍现象。

    人这一辈子啊,睡一个人不难,但只睡一个人,还真有点难。

    穆晓晓最看重管明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对婚姻、爱情的忠诚,而非金钱、地位或者肉,也正是如此,穆晓晓从战战兢兢到后来的努力提高自身内在美,实际上也都是另类的回馈,在爱情中,所谓的付出与收获实际上是很难描述的。

    比如说她玩cos,比如说她练瑜伽等等,实际上都这都是提升自身的内在美。

    包子还分牛肉大葱和猪肉酸菜呢,换换口味才能吃得开心、吃得长久啊,至于说韭菜鸡蛋这种邪道,肉食动物穆晓晓表示,她才不会那么干涩呢!

    “哈哈,小夕亲我就好了,我的要求不高~”管明哈哈大笑,起身去床边,抱着小家伙就准备在那肉乎乎的脸蛋上来一口,大概经常被管明胡子扎的原因吧,她那小肉手飞快地挡在管明嘴前。

    不过没关系了,那肉乎乎的小手也好舒服!

    管蒙雨躺在床上看着管明,很是不屑地撇嘴,虽然管明这么说有点丧心病狂,但她也是松一口气,起码不会被男人天天啃脸啊,哪怕这是她这辈子的亲爹。

    拥有上辈子记忆的这种事被发现,其实真的很尴尬,享受不到父爱没关系,因为她除了父爱外其他的都享受到了!

    她觉得她这辈子的亲妈和亲姐姐都很有趣,而且爷爷奶奶对她都很好,对她而言这已经是十分幸福的了,无关金钱!

    “哥,我会想你的!别忘了给我带个全聚德的鸭子,听说很出名啊!”西子捧心般的看着管明,张丹雪一脸期待,脸上还有尚未退却的婴儿肥,即便身材还算苗条,但看起来也是肉乎乎的。

    “快拉到吧,大过年的人家都关门了,还全聚德的鸭子?海淀黄庄的试卷你要不,我听说这个也很出名。”拔萝卜似的卡在她的下颚,跟搓面团似的来回搓着,管明对这个表妹下手非常不客气。

    “嘿~这个真可以有,给她买十套,看她还得瑟不得瑟。”管明姥爷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虽然管明是这边唯一的大外孙,但和亲孙女相比,老人家还是思想守旧些。

    伴随着‘不要哇~’的惨叫声,管明和穆晓晓顶着冬风离开了沪市。

    每个民族都有每个民族的特点,那种镌刻在骨子里的特点让民族焕发着不同的色彩。

    比如说乌克兰人的慵懒,比如华人的……超生?

    全球华人大概占据全球人口的1/5左右,放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中,春节都是必不可少的节日,无论是亲中还是不亲中的国家与地区,在春节到来之际都会公开祝福,即便是奥烟也是如此,有一种‘我想弄死你但却弄不死,不但弄不死你,我还要笑着祝福你,怎么办,好难受’的即视感。

    坐在私人飞机上,穆晓晓一边打游戏一边看着新闻,奥烟脸上带着笑容,用中国话说着祝福的语句,场面很喜感。

    “唉,本来和丹雪说好的春节一起做游戏任务来着,可惜了啊。”在游戏上和张丹雪聊天,穆晓晓表示遗憾。

    到穆晓晓这种程度,能玩到一起去的人太少了,而且这还是没有利益关系的那种,起码现在是没有。

    “这次有点事情要做,我自己过来的话太无聊了,没想到你已经和丹雪约好了,我还想带你出来一起玩呢。”仙人抚她顶,说声对不起。

    穆晓晓这次来实际上也是沪市大佬要求的,管明不确定是不是他感觉错误,但有备无患,权当出来游玩呗。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这次我要玩滑雪,帝都的话,应该有雪吧~”笑嘻嘻地用脑袋蹭管明的掌心,穆晓晓笑靥如花。

    “应该有吧,不过就算没有也没关系,咱们去室内玩也一样,要不然咱们顺道去东北,那边的户外肯定有滑雪场。”管明使劲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回应。

    看到管明那宠溺的神情,穆晓晓也笑得眼睛都没了,憨笑中的她是如此美丽,憨笑中的她是如此愚蠢。

    ……

    接机是很正常的,交接一下手续,看一下身份凭证,全程不需要管明处理,自然有周武处理好。

    车子缓缓开往酒店,把穆晓晓放下后,管明被运往其他地方。

    这个地方管明比较熟,也来过两次,占地面积很广,雪压枝头的景色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久等了吧,快过来坐。”总巨头看到管明进来后,冲着他招手,示意他落座。

    “您客气了,没等多久。”办公室内并不冷,温度适宜,管明快走两步,坐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

    “听说晓晓也跟过来了,家里人都还好吧。”唠家常的开端,总巨头脸上带着笑容,跟电视里的表现没区别。

    “都好都好,晓晓也跟过来了,在家待着也是待着,好不容易能现场看春晚,她也是很激动。”管明自然会挑些好话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