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2 唯一的权威!
    当管明被实物封锁后,再到管明的新品发布会之前,实际上国内市场上就隐隐传出对管明不利的消息。

    国内市场再大,对某些人来说也只需要用一个‘大’字来形容,在金钱的诱惑下,他们下意识地忽略很多事情,他们只关注是否能肢解管明的公司,甚至是整个吞下。

    而在管明新品发布会后,这种想法则到达最高峰,同时他们也有一些能站住脚的理由。

    比如说为什么不选择国企生产的元件,同样是国内自产的,或许比不上那些国际大公司的产品,但怎么说也不比国内小私企自产的元件弱啊。

    甚至管明有听闻,听说国内某个二代前几天还真来沪市要找管明谈心,说白了,还是看到管明如今已经‘弱势’下来了,想趁机肥一波。

    然而这些人在权力机构的级别还是差太多了,差到根本没人去提醒他们,结果那个二代刚下飞机,就被沪市大佬的秘书直接堵在机场了,二话没说又塞回飞机了。

    也正是有沪市大佬的这个举动,所以管明目前也只是受到小部分流言所影响。

    而掌管科技的巨头驾到,也是公开地支持管明,这种支持不光是口头上说说而已,甚至让管明出头、国家扶持那些相关小企业,可以说管明的面子、里子都赚足了!

    可以预见,之后肯定不会有流言蜚语了,因为头铁不代表屁股就是不锈钢的。

    和巨头、大佬互动了半个多小时后,在巨头的暗示下,管明把人都轰走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就仨人存在。

    “这次来呢,主要还是想亲眼看看你的这个人脑芯片的实验项目。”房间里没外人,巨头也是很直白地说道。

    关于重大项目,国家都会有领导人亲自来看,一则是‘位临指导’,有点类似三胖教农民如何种地;二则是表示上头的重视程度;三则是亲眼所见,解决存在困难的同时也要鼓励与督促。

    科研这东西都是讲究结果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但科研也有造假的时候,或许巨头们看不懂科技什么的,但这也算是一种警告。

    “没问题,我收到您来的消息后也通知王教授了,他们应该也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就下去看看?”管明没有一丝意外的神情,毕竟巨头驾到,如果说不下去看看人脑芯片的话,那真就说不过去了。

    “行,那咱们就下去吧。”点头,巨头说道。

    没有带着巨头的秘书,而沪市大佬的秘书就更不用说了,管明带着两位高层,坐电梯直达地下三层。

    “具体的由王教授和吴政委来介绍吧。”等到巨头、大佬他们打过招呼后,管明主动表态。

    管明现在已经不需要刷高层信任度了,目前已经刷到一个瓶颈了,但体制内的王教授和吴政委还没到管明这程度,对他们而言,上层的关注永远不嫌多。

    “好,那就听小管的了,麻烦王老和小吴了。”笑着点头,巨头也不反对。

    毕竟以从属角度来看,王教授和吴政委才是巨头的人,他们撒谎的概率非常低。

    “那我介绍一下技术方面的事情吧。”看了眼吴政委,王教授说道,毕竟这一块吴政委说也说不明白。

    “参与第二次人脑芯片的人员一共有179人,其中37人植入了人脑芯片,年龄最小的为18岁,最大的为65岁,从目前来看,所有实验人员的生理都很健康,目前不存在生理上的安全隐患。”

    王教授邀请巨头、大佬与管明坐下后,一边介绍着,一边控制着电脑,百块显示屏中的37块,展现出37个实验人员的个人资料。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身体健硕的军人,也有温婉的军总院护士,甚至还有邓教授这种现役科学家兼职学院教授,不能说涵盖社会中所有的职业,但从职业性质与职业要求来看,也是覆盖了大多数行业的基础要求。

    “健康的标准是什么含义?”巨头打断了王教授的话,问道。

    “嗯……这里的健康,指的是实验人员在植入人脑芯片前后的生理变化趋近于零,没有出现生理上的排斥现象,当然了,类似脑部损伤这种‘硬伤’也是没有的。”沉吟一下,王教授解释道。

    “比如说这位,任子瑜,女,27岁,家庭主妇,之前是文艺兵,只不过早年文艺演出的时候没保养好,膝盖出现风湿病症,目前植入人脑芯片后,风湿并没有治愈,但也没有因为人脑芯片而加剧病情。”

    “目前所有实验人员除了有是两例是由细菌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外,其余就没有任何新的病症出现了。”王教授仔细解说着。

    管明坐在巨头的另一边,看着显示屏上的这个女人。

    虽然只是证件照,但也依稀能看出对方的美颜,甚至在显示屏上还显示出她的三围、身高、体重、体内雌性激素分泌状况等等超**的信息。

    毕竟人脑芯片是放在脑子里的,万一刺激到脑垂体,让人变成巨人或者小矮人,又或者快速发育、停止发育等等,这都是很严肃的问题。

    “嗯,你继续。”虽然看不懂,但巨头也是看得很仔细,随后缓缓点头。

    “除了健康外,目前实验最大的难点还是在于控制方面,目前的人脑芯片有两种控制方式,一个是以人脑芯片为主,一个是以人脑芯片为辅,刘喜是典型的以人脑芯片为主来控制的,但刘喜因为全身瘫痪,客观因素很强烈,从结果上来看,以人脑芯片为主的控制方式效果更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找一批年龄再小一点的实验体,因为年龄越小,适应性就越强,这种适应是依靠习惯的。”王教授说道。

    抬手,巨头止住王教授的话头,转头看向管明问道:“你的意思呢?你认为需要再找年龄更小的实验体?”

    虽然一直是王教授在介绍,但巨头知道,整个试验项目实际上是围绕管明而展开的,如果说人脑芯片谁了解的最清楚,那绝对是管明。

    巨头需要知道管明的态度与意见,这对巨头来说很重要。

    在人脑芯片上,管明才是唯一的权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