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6 即将结束的第二次人体实验
    每一个事物的发生与发展都是需要时间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要知道每一个爷爷都是从孙子开始混的。

    甚至于某些付费行为也是可以先侃侃价,然后再聊两句的,顺带看看货的成色。

    ……

    “啧啧啧,既然赶时间就不要这么麻烦咯,要我说反正乳牙肯定会掉的啊,刷什么牙啊,麻烦~”看着穆晓晓正用手指戳进管蒙夕的口腔内并且来来回回,管明摇头,有些无语。

    婴儿儿童牙刷,是那种指套的,材质也很软,即便是婴儿咬上去也不会膈牙,如今快两岁的小家伙们牙齿长得已经不少了,口腔清洁的确是个问题,而且清理也是个问题。

    最关键的是,管明总觉得这种行为略带挑逗性,想当初管明这么对付穆晓晓的时候,她可是货真价实地啃了一下,牙印都特明显,之后的话,只能用熟能生巧来形容。

    “少说风量话啊,你要是不着急上班,就帮我弄小雨的牙。”坐在地上,穆晓晓一边仔细地对付管蒙夕,一边催促着管明。

    今天上午第一节有课,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着急了,对她而言,所有关乎孩子的事情都是值得浪费时间的。

    她不想逃课,又不想随便糊弄过去,毕竟有本事起来晚,那就要承受起来晚的结果。

    “快拉到吧,我怕小雨咬我。”看了一眼正冲着自己龇牙的管蒙雨,管明撇嘴,他可不想被咬,虽然婴儿力气弱,但牙真的很硬!

    “烦死了你,你可是她老爹啊,她那么可爱,咬人也不会疼的啊!”穆晓晓急得满脑袋都是汗,但手上却很轻柔,生怕一下把管蒙夕杵不舒服了。

    “切~本宝宝怕疼哒~”管明继续说着风凉话,然后用手指戳了戳管蒙雨的脸蛋,只可惜小家伙并不领情,连忙转头,照着管明的食指就是一口。

    然而管明某些技能很熟练,光速收回手指,然后用极其欠揍的表情看着管蒙雨。

    气得小家伙瞪起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不忿地看着管明。

    俩人之间‘有爱’的活动都是背着穆晓晓的,都是在无声无息下进行的。

    虽然没有言明过,但俩人也很默契地瞒着穆晓晓,不想让这蠢货担忧些什么。

    “还本宝宝?我都快笑哭了有没有!”回头,穆晓晓白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给管蒙夕刷牙。

    可能是张嘴太累了,婴儿肥的嘴唇包住穆晓晓的食指,仰着脑袋,管蒙夕笑眯眯地看着她老娘。

    深知穆晓晓性格的管明决定早点离开这轮回之所,免得一会穆晓晓找自己麻烦,虽然不可能把他的头按进马桶里感悟‘食物の悲伤’,但从体能上来看,管明觉得在闺女面前还是别太丢脸了,毕竟折腾不过对方啊……

    依旧是地下三层,不过隶属于旧三层的空间中,人数还是很少,少到一个巴掌就能数完。

    可能是巨头的到来让大家感受到重视与信心,有条不紊的任务挨个进行着,大家也习惯了这种进度和任务,倒是少了许多慌乱。

    目前的人体实验实际上也已经到后期了,估计再有几个礼拜就全都放回去,回去后级别肯定会上调,但工作性质是否发生改变就两说了。

    在管明看来,那个前任文艺兵兼职现任家庭主妇的任子瑜肯定会重新安排工作,毕竟只是风湿罢了,就算是不孕不育,上头也一样会安排好工作的,管明很不厚道地猜想,或许她会成为秘书,毕竟身材……哦不,毕竟她是‘人形图书馆’啊,考虑东西又很仔细。

    “你这机器是改装过的吧,看起来很不错啊。”看到管明过来,王教授也不起身,而是坐在凳子上,抬头冲着他笑。

    “生物方面我还真是差了点,您老可别再问我问题了,头大!”连忙摆手,管明可不想受虐。

    管明一直都不知道王教授之前是干嘛的,毕竟管明也不爱八卦这些东西,反正上头信得过就好。

    但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管明觉得王教授应该是在计算机、生物方面都有所建树的人,甚至于管明觉得王教授曾经也研究过人脑芯片这一类的跨大科目的项目。

    毕竟是上面派下来的技术带头人,不说其他,起码技术、思想方面肯定要过关才行。

    在这次人体实验之余,王教授也得到管明的同意,也可以使用地下三层中的设备,同时也爱问管明问题。

    或许是为了偷师吧,谁知道呢,毕竟管明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十八斗!

    只要不是垂涎管明的美色,那他就都无所谓了,反正他在生物方面差也是实话,即便是为了人脑芯片和生物计算机的研究而专门学习过部分生物知识,但他在生物领域中也是一个偏科严重的家伙,严重到他只知道红肉、白肉在名字上的区别,要知道,连穆晓晓都知道两者其他的区别,比如说营养、口感等等,虽然穆晓晓了解这些主要还是为了吃……

    “你这是留一手,我知道的~”笑眯眯地,王教授打趣道。

    不等管明说什么,王教授继续说:“对了,这批人过段时间就要回去了,可能要那排第三次人体实验了,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我哪有什么想法,这次人体实验是看看普遍性,下一次的话最好还是要找些极端性的实验人员,不过我记得这些都是咱们讨论过的啊。”管明愣了一下,说道。

    第一次实验,是测试人脑芯片是否行之有效,结果就是刘喜能自己走出管明的公司。

    第二次实验,是测试人脑芯片的普遍性,看看不同年龄、性别的实验人员能否成功,结果就是这些人拿人脑芯片当qq,每天就是疯狂地互通消息,甚至还有几个家伙在讨论随行人员中的某个漂亮妹妹,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讨论罩杯大小与倾斜角度,为了确保数字的正确性,他们还罗列出各种计算公式,然而管明、王教授他们却在暗中看穿了一切……

    第三次实验,是测试人脑芯片的极限值,这个极限值是多种的,比如说年龄上限、下限,肤色人种,甚至是某些疾病。

    前三个好理解,但最后一个则不太好理解,这里的疾病不是腿断胳膊折,也不是艾滋流感,也不是神经病,而是植物人和精神病患者。

    看看人脑芯片是否能唤醒植物人,如果在无法唤醒的情况下,是否能让植物人产生意识,同时这个意识是否属于这个植物人之类的。

    尝试读取植物人或许存在的记忆,尝试读取精神病患者的记忆,尝试纠正精神病的错误认知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