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瘟鸡
    管明是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才到家的,毕竟这次晚宴不是公司附近办的。

    脱掉外衣,管明直接躺床上歇口气。

    虽然他是观众,但观众也有观众的责任啊,倒不是喊‘吁’什么的,而是多少要听听,总不能真的走神,否则他就尴尬大了。

    不过好在两国老大都很善解人意,也都没让管明发表什么言论,毕竟以公司管理者的角度来看,管明目前最大的作用就是找到一个任劳任怨且同性且忠于拍马屁的马仔。

    “洗澡洗澡,快起来洗澡去~”看到管明居然直接躺下,穆晓晓立马跳起来,拽着管明就要起来。

    “放过我吧,我今天实在是不想动弹了。”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媳妇,管明总觉得她是神话体系中的‘练体士’。

    妹的,老子不说身高180cm体重180斤吧,但体重少说也有160上下了,居然被扯动了!

    果然不是我军不给力,而是敌军太强大。

    恍然间,管明仿佛看到了霸王乌江自刎时的悲愤与绝望,管明仿佛看到那滔滔吴江亘古长流。

    遥想当初管明是多霸气地把穆晓晓灌酒随后放倒啊,哪成想现如今,管明还没喝多呢,就能被放倒。

    出身神话,果然不凡!

    “你要是不洗澡的话,今晚就别碰我啊,浑身上下全是汗,肯定黏糊糊的~”撇嘴,穆晓晓看到一滩烂泥的管明,掐腰威胁道。

    “开玩笑!你是我媳妇!”瞪眼,管明想要眼放激光,让穆晓晓感受到自己那充满威严的眼神,然而……

    “咦~色色的眼神,小心我的拳头哦!”晃了晃秀气的小拳头,只穿着内衣的穆晓晓解读出管明眼神的含义。

    马甲线对战大肚皮,穆晓晓自认为她的胜算很高,就算打不过她也能跑过,起码在穆晓晓有限的记忆中,管明在跑步这方面是个弱鸡,不,是个瘟鸡!

    眼皮一阵乱跳,管明翻了个身,决定用屁股对着这货。

    穆晓晓现在虽然不像以前那样可以随意使出‘火箭头槌’,但有时候还会用小拳拳砸得管明想吐血。

    而她不用‘火箭头槌’的原因也很简单,穆晓晓表示这招用多了容易脑震荡,等老了之后容易变成老年痴呆。

    不过管明觉得她是怕俩宝贝蛋也学这招,如果用这招怼人也就罢了,如果这俩宝贝蛋用这招怼墙,管明保证穆妈能把穆晓晓吊起来,用挠痒痒抽个三天三夜。

    “要不然我抱你过去吧。”看到管明这个动作,挠挠头,穆晓晓小声说着。

    都说夫妻间要和谐,家庭才能稳定,想起祖上传下来的挠痒痒和穆妈的多次嘱托,穆晓晓觉得还是和谐最重要,洗干净才能上案板啊。

    “你走开,我自己去浴室!”勉强起身,管明一脸悲愤地看着穆晓晓,然后蹒跚地走向浴室方向。

    只留下穆晓晓在身后偷笑,大概过了几分钟后,穆晓晓翻出管明换洗的内裤,进浴室了。

    ……

    “西班牙?算了吧,我们四个老家伙就不去了,我这都准备带你丈人去泰山看看呢。”全息投影上的管爹,穿着背心大裤衩,屁股底下是一个很漂亮的单人沙发,怎么看都是在酒店房间内的景象。

    “正好你和晓晓,带着俩小家伙去玩玩,我们就不折腾了。”另一个全息投影,穆爸也是笑眯眯地说着。

    “在国内打转的机会多得是,正好这次咱们一起去国外转转,以后再去泰山也一样。”管明依靠在沙发上,说道。

    难得出去一趟,管明自然想带着家人一起浪。

    管爹管妈以前可都是往国外跑的,说国内的景点先不着急,有得是机会,然而等绑票事件出现后,老两口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却只在国内打转,说白了,还是要注意安全,不想给管明添乱。

    人这一辈子啊,或许只有在小时候是为自己活着,因为那时候人的思想并没健全,或者说三观并未确定。

    管爹管妈忙忙碌碌一辈子,或为老人或为管明,他们可不想临到老再不懂事,给孩子们添麻烦。

    “晓晓结婚后就没怎么出去玩了,机会难得,这次你们两个出去玩就好了,要不就把孩子送我们这边吧,带孩子玩多少也会麻烦点,既然你们要出去玩,那就玩个痛快。”管妈笑眯眯地看着穆晓晓,说道。

    羞红着脸,穆晓晓并未反驳,只是低头逗着对上的两个宝贝蛋,实际上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种事她不可能主动开口,同时心里也想着各种有趣的姿势,哦不,是关于西班牙的知识。

    “也是,我们也有段时间没看到小夕和小雨了,想不想外婆啊,来外婆这边玩怎么样?”穆妈笑眯眯地看着穆晓晓的全息投影,说道。

    “我想跟妈妈一起~”笑嘻嘻地看着眼前几个全息投影,管蒙夕奶声奶气地说着。

    “孩子就不用了,跟着我们就好,你们玩你们的就行。”摇头,管明拒绝道,虽然他也想让俩孩子赶紧消失。

    “去国外小心点啊,保镖什么的都带全一点。”听到管明这么说,管爹也不好说什么,带孩子有带孩子的玩法,不带孩子有不带孩子的玩法。

    到时候多照两张相,等孩子长大后也是个很棒的回忆,哪怕俩小家伙都记不住了。

    随后又是絮絮叨叨,这般跨越山与海的沟通方式,是管明带给人们生活重要的改变之一。

    ……

    “报告!”

    “进。”

    推开办公室的门,刘喜并不意外地看到王教授、吴政委,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居然看到其他人,虽然不认识,但从肩章上能看出来,对方的级别比他高很多。

    “你好,这是上面给你的任务,请签收一下。”一个四十多岁的军人上下看了看刘喜,说道。

    “是!”下意识地并拢双腿敬礼,随后看了眼吴政委,因为刘喜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

    点点头,吴政委侧了侧头,示意刘喜去签收一下。

    虽然这份文件的保密级别不高,但还是要走走程序的。

    ps:更新完毕,今天回来太晚了,下一章肯定出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