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6 性格
    听到管明这么说,沪市大佬脸上不可抑止地出现惊讶的神情,然而只是一瞬而已,随后陷入沉思,思量管明的态度。

    这次的事情为什么会被重视,简单的来说,是因为这件事会把管明给分离出去,不是形式上的分离,而是管明与上头‘交心’的程度会变低,最后可能会离心离德。

    而管明这次特意强调忠于自己,在某些方面来看,和这次事件的性质是一样的,但却比这次事件的严重性更高。

    因为这次事,管明是被动的,是被分离的,是一种阴谋。

    而管明的话则看出他内心中某种倾向,在大佬眼中,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

    因为这是一种主动的行为,是管明的想法,哪怕这个想法还没实施。

    看到大佬在沉思,管明想了下,继续说:“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不过您也知道我这个人,说句比较实在的,就是胆小啊,我并不介意周围有人保护的这种生活,但我更希望能有一点自己的空间,包括公司、包括家。”

    管明说得很慢,没什么长篇大论,也没有讲什么道理,更没有耍泼卖疯。

    每个人的生活都或多或少存在差异,管明现在的生活和上辈子是截然不同的,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同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多一些自由,哪怕是名义上的自由。

    或者说,有限制没关系,只要别让管明看到就好。

    生活中不可能全部都是顺心如意的,恐龙的强大依旧被掩埋在时间的废墟中,始皇帝嬴政依旧魂归故里,所谓的自由与肆无忌惮,实际上都是在一定范围内的,或许是法律,或许是风俗,也或许是自然规律等等。

    优中选优,好中选好,这本来就是人的天性。

    “这件事,你想怎么操作?”大佬也不说同不同意,而是问管明要怎么做,不像以前那样,只要管明有需求,上头就会答应下来,无论事情有多难操作。

    “您也知道我手上有人工智能,所以我想给刘蒙蒙安装一个人脑芯片,但这个人脑芯片的主控权在我的人工智能手上,然后我会让我的人工智能与你们的人工智能进行数据对接,对于刘蒙蒙而言,她和其他安装人脑芯片的人没有区别,但信息的把控方面实际上是受到你我双方的人工智能共同管控,只不过我的人工智能会更进一步管控而已。”管明把他的想法说了一下。

    实际上,现在上头的人工智能早就被双星接管了,但双星依旧伪装,没有把这消息透漏出去。

    管明也曾考虑过这样表明心迹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思量很久后管明还是觉得让上头多少了解一下他的想法。

    毕竟管明有管明的诉求,借助这件事,管明也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个性,否则真被当成老实人,那就不太好了。

    管明记得他初中的时候,班级里有个老实人,总是挨欺负,后来有一次,那老实人一边哭,一边拿凳子砸一个欺负过他的人,最后那人骨折了。

    管明不想当老实人,也不想骨折,所以他需要展现出自己让人挠头的一面。

    “所谓的更进一步管控是什么意思?”大佬不太清楚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正常来说,人脑芯片是连接使用者与人工智能的中间桥梁,而这个所谓的更进一步管控,实际上是在人脑芯片与人工智能中间设立一个大门,监管着出入这个门的所有信息,同时我的人工智能也只负责这一部分的内容。”管明简单介绍一下,反正不管是大佬还是巨头,又或者正在研究人工智能与人脑芯片的专家们,他们都不知道管明说得对不对,毕竟管明是开发者,所有人都需要参考管明的说法来进行研究与使用。

    “你啊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瞪了管明一眼,大佬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看到他这神情,管明也是松了口气,起码他知道这事在这位大佬面前是过去了,虽然最后的决定是由上头来下的。

    “嘿嘿。”笑笑,管明随后有些好奇地问:“对了,我很纳闷为什么美方会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尤其是孟丽婷,哦,就是刘蒙蒙的那个秘书,居然会很配合通知地招了。”

    说好的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呢。

    管明有些怀疑丁志的职业水平,要知道,敌视中国的国家可不只有美国一个。

    “孟丽婷的口供没有问题,目前我们正在加大力度去找她的上线,但是我们也不排除她的上线有欺骗她的嫌疑,目前只能说,美方的嫌疑很大,而原因也很多,最近不只是中启明的事情,还有其他一堆事情交织在一起,可能是奥黑有些不耐烦了吧,毕竟你之前也表态说不去参与图灵奖颁奖,要知道,图灵奖可是全球出名的计算机类奖项,听说是计算机类的奥斯卡,这次不去会不会感到可惜?”说道最后,大佬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管明有时候虽然会让人很头疼,但更多的时候却是让人放心与安心,比如说图灵奖这事,如果不是管明表态比较早,他都要亲自找管明谈谈了。

    和安全相比,所谓的奖项不过是虚名,他早就不需要用奖项来证明什么了,哪怕是国家最高科技奖也是如此。

    以管明现有的成绩,他去拿奖杯,只会让这个奖项更耀眼,而他不去拿奖杯,那只能说是那个奖项的失败。

    就好像爱因斯坦一样,从结果上来看,他是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从过程来看,诺贝尔奖项并非光辉灿烂,而是透漏着一种腐朽年迈的气息,仿佛那**的枯枝烂叶,散发着让人厌弃的味道。

    “这有什么可惜的。”拍了拍沙发扶手,管明很洒然地说:“科研对我来说只是爱好,而非工作和使命,难道一个非常会做饭的富豪,会因为自己的手艺很好而亲自开饭店?”

    “富豪?富豪才是最关键的啊。”大佬看到如此洒脱的管明,也是满意地点头。

    ps:马上元旦了,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有点多,所以……哈哈,我只是想说更新可能会稍微晚点,但每天还是2章打底,有条件就多多还更,等等,我居然还欠更中!

    惊慌失措.jp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