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2 逮捕
    “快快!目标是一个年轻的白人男子,名字叫菲尔伍德,刚从三楼厕所出来,抓住他,不过不要动粗,包围住,别让他回到奥黑的队伍里,如果回到队伍里的话,那就放弃抓捕任务。”保安头子闫启亮一边用人脑芯片控制对讲机发出声音,一边乘坐保安专用的电梯去楼上。

    作为全公司的安保头子,他有安装人脑芯片,但他更多的时候是坐镇一楼,主持整个整个安保工作,这次也不例外。

    孟丽婷看到电话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选择上报双星并且通知公司安保头子闫启亮,而闫启亮看过双星的分析结果后,也果断地选择当场逮捕,前提是这个年轻的白人男人并没有回到奥黑的队伍里。

    否则去奥黑团队里逮捕一个人,这已经不能用国际事件来形容了,起码闫启亮是扛不下这么大的锅。

    电子眼镜上高频闪烁着信息,管明脚步停顿,脸色阴晴不定。

    “嗯?刚才我有说得不对?”察觉到管明的停顿后,奥黑耸肩,轻松地说着。

    通过与几年前的记忆来对比,奥黑亲自点评公司内部的变化,比如说公司人数的增减,比如说设备的增减等等。

    “没什么,只是发生了一些不太友好的事情。”管明开着玩笑说道,同时把讯息传递给沪市大佬的电子眼镜中。

    这是管明特意给大佬定制的,毕竟时间是不存在停顿的,他必须要有自己的途径,快速而隐秘地与大佬统一意见。

    “不应该吧,你公司的员工素质都很不错,难道是听到奥黑总统过来了,所以都守在外面想要过来看看?”沪市大佬脸上的笑容不变,随口开玩笑。

    “需要签名吗?我可以提供十份亲笔签名。”听到沪市大佬这么说,奥黑也顺着往下胡侃。

    “这倒没有,只是有人在厕所门口骚扰我的女员工了,我的员工有点害怕。”脸上笑容淡了些,管明转过身子,看向马上就要融入到奥黑队伍里的那个年轻白人,之所以用马上,是因为那个年轻白人被两个公司安保人员给拦住了。

    不知道安保人员说些什么,那个年轻白人先是摇头说了几句,随后试图硬闯,结果被保安毫不客气地拉住胳膊向外拖。

    而奥黑的团队这时候也被惊动了,如同东星pk红星一样,一伙人是挤成一团面朝外,另一伙人是形成一个包围圈,仿佛下一秒就上演刀光剑影一样的古惑仔大战。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顺着管明的目光看过去,奥黑皱眉,有些不开心地问道。

    无论怎样,跟着奥黑来的人,那就意味着是奥黑的人,哪怕犯错,也不能这么对待,因为这绝对是打脸,还是跳起来狠狠一巴掌,当场打脸的架势。

    奥黑忽然想起情报部门上交的一份项目预案,貌似希望借助奥黑来管明公司的机会去接触那个叫做孟丽婷的女人,难道是这件事暴漏了?

    黑着脸,奥黑不去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管明,而是看着沪市大佬,试图用眼睛给予足够的压力。

    莫名的,奥黑终于发现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余光瞥了一眼管明,这时候他才注意到管明居然带着眼镜!

    管明并不近视,这一点他是清楚的,而管明又研发出电子眼镜这种只在中国境内销售且使用的产品,毫无疑问,管明脑袋上的眼镜绝对是电子眼镜,只不过外表和普通眼睛太像了,而且绝对不是市面上,那种一看就能看出来是电子眼镜的定制版。

    奥黑知道为什么管明可以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问题是管明公司的安保人员反应速度也太快了!

    要知道,在计划中,那个名为菲尔伍德的人,从离开队伍到返回队伍的整个过程也不过只需要五分钟而已,单程就是两分半钟时间,而管明公司内部绝对是在一分钟之内确定目标的,这还是提前确定菲尔伍德的体貌特征等等。

    要知道,不同肤色的人,总会对不同肤色的人产生脸盲!

    “让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把公司的安保主管叫过来,再把那个年轻的白人叫过来。”沪市大佬脸上波澜不兴,没有笑容,也没有不喜。

    “是。”沪市大佬的小秘点点头,一路小跑过去。

    地上三层是公司的餐厅,大家正好歇歇脚,坐在餐厅中等待,不过他们等待的可不是晚饭。

    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安保头子闫启亮与菲尔伍德走了过来。

    “总统先生,我不确定对方想要干什么,我刚上完厕所回来,结果对方就说我涉嫌从事间谍活动,难道我是去贿赂马桶?”菲尔伍德看到奥黑后,率先开口,一脸委屈。

    管明一听,忍不住撇嘴。

    先不说话里的内容,起码管明不认为对方不会说中文,好吧,有自家老大在现场,说母语或许是应该的,但既然下令抓,那就意味着有实锤,现在闹得越厉害,到时候就越丢脸!

    “你闭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奥黑表情严肃,声音明显透漏着不喜的态度,可能是觉得在外面丢人了,也可能单纯地因为肤色问题而不喜欢对方,又或者是对方把事情搞砸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职务是什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这位白人先生是奥黑总统团队里的人,我不想因为一些模棱两可的事情,而影响到这次奥黑总统访华的心情。”相比奥黑,沪市大佬的态度倒是和气很多,但也只是稍微和气一点。

    “我叫闫启亮,退伍后担任公司的安保主管,这次是这位先生在上厕所之余,给我公司员工孟丽婷留下一部卫星手机,并留下‘你哥哥的药物’这句话,参考之前孟丽婷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次有预谋的间谍行为,为防止事情扩大到不可控的程度,所以先一步拿下这位菲尔伍德。”闫启亮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声音并不大。

    说完,闫启亮从兜里掏出一个密封的袋子,而袋子中,则躺着一个小巧的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