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4 曾经想智障走天涯
    “人体实验啊,行,回头让双星把资料整理好,然后你这边都确定了再给我,我会帮你处理。”依靠着坐起来,管明百无聊赖地说道。

    至于穆晓晓,她早就哼着小曲去厕所洗簌了,大概是很满足这一波‘家庭教育’吧。

    孩子平时太省心,想教育一次都找不到机会,养娃不易啊!

    “资料昨天我晚上已经准备好了,一会我会让双星传给你的。”坐在大床上,管蒙雨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了,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是怎么处理科研上的事情?小夕应该还很粘你吧。”看到这三无的二闺女,管明忍不住八卦起来。

    莫名的,管明想起动漫里的情节,对于管蒙雨而言,管蒙夕应该是青梅竹马,就是不知道哪个天降系能收了这个穿越客。

    不过仔细一想,管明心里也有点不爽。

    老子累死累活出大力弄出的女儿,甭管是不是穿越客,但居然有野小子敢惦记着,真是日了吉娃娃了!

    “你好歹也发明出电子眼镜了,难道你不知道能利用电子眼镜进行远程操控,并且实时反馈实验数据与影像资料?”管蒙雨的表情不再是三无,而是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管明。

    “反正我现在也拿不稳试管,去不去实验室意义不大。”看到一脸蛋疼的亲爹,管蒙雨很满意地点头,然后贴心地解释一句。

    “……最近睡眠不太好,总觉得记忆力会减退许多啊~”管明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唏嘘道。

    撸吧,使劲撸吧,不到40岁你肯定能撸出一个地中海!

    不过想归想,管蒙雨肯定不会现在说出来,起码在她有自主控制时间的权力之前,她绝对不会头铁去硬肛管明。

    “我去找姐姐了,实验的事情就拜托了!”也不等管明说什么,小家伙吭哧吭哧爬下床,小腿紧倒腾,一路小跑出房间了。

    虽然语气没有丝毫哀求,但管明还是心满意足。

    你这个死傲娇,让你跟老子做对!

    “咦,小雨呢?”脑袋上裹着一个毛巾,穆晓晓如同阿三一样从厕所出来,看到床上的闺女已经失踪,不由地好奇问道。

    也幸亏是在家,如果是在外面,她一定会用悲怆的声音大喊一句:我的崽儿啊!

    “回自己房间去了,也快要到上学的时间了。”直了直老腰,管明掀开被子,穿着个大裤衩下地,也准备去洗簌了。

    “对了,咱闺女找你什么事?小小年纪,居然知道要瞒着我了,真是的!”大概是出于嫉妒的心态吧,她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小不点居然会粘爸爸而不粘妈妈。

    虽然穆晓晓也是不粘亲妈的那种,但那绝对是因为穆妈一天打她八遍,而且她也绝对不认可遗传学!

    “没事,就是……问我她是从哪来的。”路过穆晓晓的时候,管明手贱地在那白色高塔一样的脑袋上拍了拍,结果拍出一股子热气,跟修仙成功似的。

    “啊?那你怎么说的?”穆晓晓一听,连忙问道。

    “我让她去问你,我什么也没说。”耸肩,管明表示又成功坑娃一波,真是美妙的一天啊~

    “这……这该怎么办?我小时候我妈说我是从孤儿院领回来的,要不,我跟小雨说她是充话费送的?”穆晓晓一脸纠结地跟在管明身后,本来是准备出去吹头发的,但这时候也顾不上了。

    “充话费我能理解,不过孤儿院是什么梗?”管明背对着穆晓晓脱裤叉,开始嘘嘘。

    距离比较远,穆晓晓也不嫌弃管明,只是语气中带着莫名的悲伤,说:“唉~我妈说我是智障,刚出生的时候就被遗弃到孤儿院门口的。”

    “丈母娘英明!”调整好角度与初速度,管明一边嘘嘘,一边回头,送给自己媳妇一个大拇指以资鼓励!

    “去,哪有你这么说我的!”依靠在厕所门口,穆晓晓使劲白了管明一眼。

    正所谓看破不说破,大家好朋友,一旦说破了,这朋友就没法做了。

    “我觉得有首歌特适合你!那歌词是这么唱的:曾经想智障走天涯~”管明哼唱了一句。

    愣了愣,穆晓晓随后一脸鄙夷地说:“人家是: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还有,嘘嘘完抖三秒以上的人没有资格和我说话!”穆晓晓一仰头,骄傲地转身离去。

    “……mmp,老子这是讲卫生懂礼貌!”管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映过来的时候这智障早没影了,他不确定这声‘狂战怒吼’是否能给自己俩腰子加一个buff,虽然他希望能增加60%的攻击速度,但千万别弄个5秒真男人……

    ……

    对于管蒙雨的事情,管明还是很上心的,等吃过早饭后,管明就去公司找孟丽婷了。

    “好的老板,不过审批可能会出现点问题,我之前有特意咨询过这方面的事情,国家的药物临床实验是不可能避免的,而且国产药的话,需要等国内工厂具备相关生产条件后才能进行申报,小雨制药好像没有专门的生产工厂。”孟丽婷端坐在管明面前,有些愁眉苦脸。

    药物从研发到上市的过程很艰难,光是走流程,不出错的话,一年之内能搞下来已经是背景强大了,如果中间出现麻烦被打回,cd最少要转4个月。

    “工厂?这部分不能用代工?”管明皱眉问道,他不擅长医药领域,所以对这方面没有了解。

    之前管蒙雨并没和管明说工厂之类的事情,现在一想起来,管明觉得管蒙雨的上辈子和他上辈子差不多,都是隶属于研究所的一个普通员工,区别在于管明有金手指,管蒙雨是依靠记忆。

    起码目前,管明并没发现管蒙雨有金手指的表现。

    “很难,因为工艺研究、质量研究、稳定性研究等一些列问题衍生出来的生产技术、设备、卫生等,都很难找到现成的代工商,虽然《实施条例》中表示可以接受委托加工企业的资格要求。”

    摊手,孟丽婷表示她已经尽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