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4 爱得深沉!
    没问经济损失,因为这东西不归他管。

    “调一队医生去机场候着,虽然管明他们现在没事,但也保不准磕磕碰碰,同时进行心理干预,免得他们晚上做恶梦,对了,带上一个妇产科大夫,管夫人现在是孕妇。”思考几秒钟,首长说道。

    “是!”虽然接下任务,但这位大校却没有任何行动,而这位首长对此也没有任何不满。

    人脑芯片之间的联系要比电话、跑腿快太多了,同时信息传递量还超大,目前有资格配备专属的人脑芯片使用者为秘书的领导并不多,哪怕这位首长也不例外。

    车中,管明看着眼前的投影乐不可支。

    “飞机带翅膀~”跟小鸡崽子似的,管蒙夕撅着屁股身体前倾,双手贴在身侧,小手跟小翅膀一样上下摆动,充分展示什么叫做‘飞机带翅膀’。

    “哈哈,王炸!”牌场无父女,管明狠狠地嘲笑对方后,也毫不留情地甩牌干掉自己亲闺女。

    扁嘴,管蒙夕冲着管明做了个鬼脸,随后坐在车座上,一把把妹妹拉过来,跟抱着大毛玩一样抱着自己的妹妹。

    管蒙雨一脸要死的样子,哪怕已经这么活了四五年,但她还是觉得这样超尴尬与无聊与奶疼。

    无聊地依靠在管明肩膀上,穆晓晓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的投影,只是双眼无神,很明显她在想什么东西,只不过视线问题,管明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车内昏暗,无法看到车窗外的世界,但作为看过几百集韩剧与几百部小电影的女人,她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知道管明很照顾自己,所以穆晓晓也没去问什么,但隐隐地,她觉得外面应该是有枪战发生。

    虽然车子防震又隔音,但她觉得她听到了枪械的声音,尤其是那有节奏的晃动,如同小电影中的打桩机,频率快不说,还特持久。

    “哈哈,小夕小雨又输了,这次要表演什么节目呢?”作为地主的管明率先把牌打干净,被抓的自然是另外两伙人,管明很是期待地问道。

    和四个老人的节目相比,管明更喜欢看管蒙夕的表演。

    “是哦是哦,小夕要表演什么呢?”大概是被管明的话惊醒,穆晓晓脸上也满脸笑容起哄道。

    “我……我表演……喂妹妹吃饭吧。”挠挠头,管蒙夕想了半天说道。

    管蒙雨一脸绝望。

    “不行哦,妹妹已经被喂饭3次了哦~”可能是觉得管蒙雨吃太多不好,穆晓晓首先表示反对。

    “那……那我……表演喂妹妹喝水?”挠挠脸蛋,管蒙夕一脸为难地说道。

    “姐姐,再喝我就要吐了,我已经喝了4杯水了!”管蒙雨声音低沉下去。

    为何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你对我,爱得深沉!

    听到管蒙雨的话后,大人们都很不厚达地笑出了声。

    然而车内的欢声笑语并不代表车外歌舞升平,暴躁的也绝对不只是国内这边的人,国外势力同样暴躁。

    “该死!他们不可能发现我们!一定是有人泄密!”大腿中弹,斯密斯虚弱地坐在远离窗户的墙脚边。

    单透玻璃保证外面无法看到室内,但这并不意味着站在窗边就绝对安全。

    一颗忽然袭来的子弹差点要了斯密斯的老命,万幸的是没打断动脉,但却伤到骨头了。

    “泄密?应该不太可能,他们这次行动没有任何抓捕的行为,就算想泄密也没办法泄密。”房间内,另一个白人男人背对着斯密斯一边麻溜地收拾装备,一边快速地说道。

    从时间上来看,他最多还有3分钟可以浪费。

    “是啊,没有任何抓捕的行为。”斯密斯声音有些沮丧,挣扎着起身,依靠在墙上。

    “不要担心,我们还有时间,我来扶你吧。”将装好的双肩背包背好,白人走过来单手扶着斯密斯的肩膀。

    “不,没时间了。”声音有些平静,斯密斯转头看着自己的搭档,这是他长达8年一同工作的搭档,彼此熟悉到连互相的妻子都是好朋友,连孩子都念同一个小学。

    “快点的话还有时间,一会表情要自然。”白人男子并未注意到什么,他有些急切地说着,扶着斯密斯往门口方向走去。

    “不是我有时间,应该是你有时间才对,既然上头决定灭口了,为什么刚才不趁机杀了我?还是说准备在逃跑的时候把我当幌子扔出去?”枪口抵在白人左心房,斯密斯看着自己的老友,声音平淡,仿佛连腿上的痛觉都消失了一样。

    “嘿!伙计!你这是干什么!什么灭口?再特么不跑就跑不掉了!”白人吓了一大跳,有些恼怒地说着,仿佛老友之间打招呼一样,抬手试图推开胸口上的致命威胁。

    啪~

    消音器前方冒出缕缕青烟,白人一脸错愕地看着斯密斯,但这却是他人生中最后一幕。

    叮~

    袖口中隐藏的匕首坠落到房门旁边的厕所瓷砖上,发出脆响。

    看了一眼坠落的匕首,斯密斯深吸一口气,随后把手枪塞怀里,将染血的上衣脱掉,翻开行李箱,忍痛换上干净的衣服。

    “警察,带我去监控室!”玻璃大门被推开,前台哆嗦了一下,因为她知道现在岛城正发生前所未有的枪战,不过看到眼前是国人同时是一军一警的配置,她也松了一口气。

    “好好,请跟我来这边。”连连点头,前台立刻带着武警去监控室,虽然好奇为什么军人没跟上来,但也只是好奇而已。

    安全通道,军人一步两阶地快速上楼,肩膀上的对讲机,传来武警的声音。

    “8楼目标,在3分钟之前出房间,目前在走北边的安全通道,已经到7楼了,腿部疑似受伤,被黑色背包,疑似携带武器,请小心。”

    “收到。”脚步顿了一下,军人思量一秒钟,结合距离推算,直接走道6楼然后去另一个安全通道是最好的方案。

    不过,他需要侵入酒店的监控设备,这样最直观,也最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