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4章 在我面前装逼?
    ,精彩小说免费!

    欧阳赤华眼睛里露出一丝不屑:“叶尊?那又如何?十几万年都过去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巅峰叶尊。”

    “十几万年都过去了,这个世界总该是要发生一些变化的,你觉得我说的如何?”

    欧阳赤华说到这里仿佛连张扬近在咫尺的危险都毫不在乎了。

    他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张扬道:“或许你觉得我在说大话,不过话既然说出来了,我就让你们明白一点,叶紫芸,醒醒吧,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哼,也许你未婚夫韩枫发现了些东西,不然那里会发疯?不过这种连一点点刺激都没有办法接收的人,也不配做什么韩家少主。”

    “命运的齿轮沉寂了数十万年,终于开始转动了,这一次,欧阳家是大势所趋,什么八大家族,什么圣地宗门,还有那个妖灵海,终究会在命运之下化为粉碎!”

    欧阳赤华笑得有一些疯狂。

    他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张扬皱眉,二话不说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

    “第一,我管你什么大势所趋,惹我不舒服,信不信我宰了你?”

    “第二,作为一个蝼蚁,你有什么一个谈命运,欧阳家又有什么资格?”

    “最后一点,在我面前装逼,兄弟,你胆子挺肥啊!”

    张扬抬脚在欧阳赤华的身体之上一顿狂踩。

    正如他自己说的。

    他可不管什么大势所趋,也不管什么欧阳家。

    这太初古矿里,他还真不信对方有多大的能耐敢不要命的冲进来。

    就算那个欧阳家的金仙天尊怕也不敢踏入这太初古矿。

    那深处的危险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么多年下来,恐怕也有不下十位天尊级别的人物走进了这生命禁区。

    只是出来的时候大多都是带血的遗物或者是部分残骸。

    堂堂天尊级别进入这个矿区都是死路一条,欧阳家的天尊要进来恐怕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虽然他们此刻正在外围区域,但是经历一天的赶路,他们已经接近内部。

    那种隐隐约约的磁场张扬也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

    “别踩,别踩了!”

    欧阳赤华算是被张扬给欺负怕了。

    像张扬这样的不要命的,妈的世间罕见啊,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想想从太初古矿里出去之后的事?

    或者这小子难不成还真的打算一直待在矿区里不出去了?

    还别说,张扬还真的得在这矿区里带十年,十年是多久?

    估摸着就算是天尊都不敢说自己敢在这里待十年。

    没办法,天庭规定,不待够十年,就视为淘汰。

    张扬不想被淘汰,所以十年之内,怕是出不来了,这一点他不打算说出来。

    “不睬你?妈的,踩你那是你的福气,这世上有几个人有资格做老子的地毯,你运气好,赶上了!”

    张扬淡淡的说着,脚下却一直狠狠的踩着。

    一边的随从想冲上来,但是被张扬那冷漠的眼神一扫,再看看躺在一边没动静的风子谷,又吞了吞口水缩了回去。

    “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

    欧阳赤华不一会就已经是鼻青脸肿,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他那里受到过这种待遇。

    关键是这个张扬他力气忒大了!

    这一脚下去,脚印特么的都入肉三分!

    整个脸上错综复杂的脚印都不止十个,更别说其他地方。

    实在是太疼了。

    他眼泪鼻涕一块流淌,抱着自己的头缩成一团,一边哭着一边求饶。

    这场面简直就是将在场的人给震惊了一番。

    张扬努了努嘴,对着一边的风子谷道:“我说,你也是天仙人物,为了这个家伙落得这个下场你觉得值吗?”

    值吗?

    风子谷没有说话,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张扬,还对张扬的实力有一些震撼。

    张扬倒也没有起杀心,不是不想杀人,而是杀人实在是有一些不划算。

    他张无敌横行地球的时候可没少杀人,看见不顺眼的,手起刀落宰了就宰了。

    脚底踩爆的脑袋都不计其数了。

    只是这个欧阳赤华…张扬总觉得这家伙也许可能还有用。

    毕竟杀了他,就等于彻底和欧阳家作对,和欧阳家作对可不是与欧阳赤华作对,两个事可不是一个性质。

    “将身上值钱的都给我掏出来,衣服也给我扒了!”

    张扬淡淡的说着,一把就把这家伙的衣服给扒了,什么储物戒指之类的更是尽数收走。

    欧阳赤华眼睛里闪过一丝屈辱,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

    张扬熟练的扒了欧阳赤华的衣服,手里也没客气,狠狠的拍了两下,留下两个通红的手印这才道:“欧阳少爷请吧!”

    欧阳赤华浑身只剩下一块遮羞布,暴露出来的肌肤之上青一块紫一块,雪白的双股之上更是还有两个鲜艳夺目的红手印。

    这模样活脱脱就是被壮汉给疯狂输出之后的小受模样啊。

    欧阳赤华身体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他已经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了,但是张扬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刚好让他疼痛难忍,却又不伤害他。

    一边的风子谷也被人抬走,原本夜幕已经在这一场闹剧之中开始缓缓变为鱼肚白。

    张扬叹了一口气,对着身后的一行人道:“你们不会对我擅自放走他而嫉恨我吧?”

    叶紫芸摇了摇头:“就算我做决定也只能如此,他毕竟是欧阳家的人,欺负一下还好,要是真的杀了,那可就麻烦了。”

    皇甫君竹却没有那么多将就,她思维极其简单,反正考核之后也不一定能够留下来,就算留下来了,欧阳家又能把她怎么样?

    大不了暂时离开,等风头过去在回到神界就是了。

    见一行人都没有意见,张扬这才道:“先赶路吧,在矿区核心周围再休息,免得欧阳赤华带着人又杀回来。”

    想到欧阳赤华临走时的模样,叶紫芸也忍不住笑道:“亏你想的出那样捉弄他,看来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张扬则是嘿嘿一笑:“我徐浪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我是好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好人,正直善良就是我的座右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