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泰尔
    ,精彩小说免费!

    张扬高声宣布着自己的掌控权。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整顿好血海,然后给我派一艘船,送我去泰尔在的地方!等我回来之后,要看到一个只属于我的血海!”

    小胡子连连点头,马上就开始下达命令起来。

    同一时间,张扬击杀血海三大巨头之二的消息在整个亚洲疯狂的蔓延开来。

    明月已落,极阳东升,海面金光闪闪,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有了夜晚海风凛冽,浊浪排空的激烈,清晨的概念显得安静而美丽。

    “大人,血海内部除了抵抗大人的那些武装力量,还有六成的力量没有受损!”

    小胡子名字叫做胡曼,现在是除了张扬之外血海总部最好负责人。

    昨夜张扬在天俯视众生的姿态已经让他彻底诚服。

    而且没有其他人在上面的压迫,胡曼觉得心里爽了不知道多少陪。

    这一个小时之内,胡曼已经使出了全力,终于让所有血海成员认可了张扬的身份。

    但是还有一小部分人对于泰尔抱有希望。

    其实胡曼心里对泰尔也是有着不亚于张扬的畏惧的。

    作为血海的最强者,泰尔从来都是血海人员心目中真正的神明和信仰。

    “很好!”张扬满意的点点头“走吧,找个会认路的人,去找泰尔!”

    言语之间杀伐之意浓厚,胡曼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打颤。

    “是的,大人,人已经选好了。”胡曼突然挺起胸膛“我会亲自带大人去!”

    张扬一瞬间就明白了胡曼的想法。

    若是张扬输了,胡曼昨夜诚服张扬的姿态也逃不过一死,不如就赌一把。

    要是张扬赢了,就自己陪他在地狱门口转了一圈,血海最高负责人的地位绝对就是他了。

    张扬点点头,这种聪明的下属他很喜欢“走吧!”

    昨夜萨布拉和杰提斯对于张扬来说不足为虑。

    但是连这两人都将泰尔看做复仇的希望,泰尔是真的不同于他们两人的。

    搞不好已经进入了辟谷,甚至是真罡境。

    果然是不能小看天下英雄。

    如今武道落寞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刚猛精进,这个泰尔绝对是当世天才。

    可惜,他遇上了自己。

    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对自己的亲人产生威胁,一旦产生了,不管是谁,张扬就算上穷黄泉下碧落也要将他轰杀成渣。

    张扬走向海边的游艇,洛芳和西装男依旧在岸边没有离开。

    此时看到那些武装分子都在张扬身后毕恭毕敬,两人心里都是震惊万分。

    以一敌万在龙国的历史上也是极其少有的。

    而且当初还是冷兵器时代,现在就在热武器时代下,他们见到了依旧能够一骑当千的人物。

    “天呐,他是收服了这只武装分子吗?”

    西装男眼神里透露出恐惧。

    不敢相信那个浑身有些赤红色光芒护体,背后有一条金龙的人真的就是面前的平凡少年。

    洛芳眼中闪过激动,她知道,她遇上了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先生!”洛芳迎面走了过去。

    张扬眉头一挑“你们怎么还没走?”

    洛芳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道。

    “昨天晚上的枪声还有那些震撼的场面把我们的船夫给吓跑了……”

    张扬无语,回头看了看胡曼,胡曼顿时召来两个人,开来了一艘游艇。

    “坐上去,离开之后就别回来了,这里很危险!”

    张扬平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从洛芳身边走过。

    洛芳心里有些失望,转过身鼓足了勇气问道“先生,您叫什么名字?!”

    “张扬!”远处声音飘渺。

    “大人,您掌控血海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亚洲很多势力都在注视着这次你们的战斗!包括您的国家。”

    胡曼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惹怒了张扬。

    张扬背后威武霸气的金龙让他记忆犹新。

    “无妨!”张扬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们要看,就给他们看!”

    游艇在太平洋上奔驰,在其附近的高空,无人机,直升机,都在云层里潜伏。

    而在深海里,还有不知道多少艘潜水艇。

    上个世纪的拳王和这个世纪的张扬,两个世纪的先天高手的碰撞。

    这场跨世纪的战斗,决定了东亚格局的一战,受到了整个亚洲的关注。

    龙**芳指挥部里,所有高层军官都在注视着屏幕里那一艘笔直前行的游艇。

    所有人都在看一个人,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型,少年一脸平静的站在游艇上。

    亚洲其他势力也在播放着同样的画面。

    突然游艇停住了,所有人心里都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就在那个游艇正前方,一个清瘦的背影端坐在海面。

    拳王泰尔!这个名字沉沉的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除了燕京那位,当年泰尔纵横亚洲无敌。不少的国家还有宗师都被这位打的头破血流。

    若不是燕京那位,泰尔恐怕真的要以无敌之姿纵横世界。

    如今进入先天,又在大海深处修行,数十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达到了什么层次。

    而燕京那位,更是深不可测啊。

    泰尔静静的坐在海面上,一呼一吸之间大海也随之翻滚,仿佛他才是大海的脉搏!

    浪花在他身边起伏却没有一滴海水落在泰尔的身上。

    王虎的十重浪就是从他身上学的,张扬心里已经有数了。

    踏入这片海域的时候张扬就感觉仿佛有什么人在窥探自己。

    现在终于知道了,是泰尔,没想到他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过那又怎么样?

    “你就是血海最后的余孽!”

    张扬大踏步的离开了游艇,就这么踏着海水一步一步的靠近泰尔。

    泰尔没有转身,依旧淡然的坐在海水之上。

    “真罡境,你也算是天纵奇才,但是遇上了我,你才不到二十岁,若是好好的修炼未必不能窥探武道至高境界天人境!”

    一番流利的龙国话从泰尔的嘴里说话来,张扬没有惊讶,只是静静的站里在距离泰尔十多米的地方。

    “不就之前有两个人曾经这么对我说过,但是他们死了,我还好好的活着!”

    张扬猛然向前大踏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