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 章 最后的愿望
    ,精彩小说免费!

    秦初雪身体猛地一颤,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处,那里,那个男人。

    张扬没有见过秦玄空,但是看秦初雪的反应,就知道,那个人就是秦玄空。

    张家没有人敢大声说话,气氛压抑,一个人就能让张家如此忌惮,可以想象秦家的力量是多么的巨大。

    张正山直接把目光投向了张扬。

    看到自己父亲疑惑的眼神,张扬微笑着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张文张浩顿时眼中一亮,秦家!

    秦家秦玄空,他来肯定是来对付张扬的!

    以秦家的权势,就算张扬你再逆天又如何?

    秦玄空没有说话,王兴国跟在他的身后,张扬就站在所有人的中心。

    两人四目相对,张扬眼中古井无波,而秦玄空却闪过一丝黯然。

    “秦家罪人秦玄空,拜见张扬将军,恭祝将军武运昌隆,布武天下!”

    秦玄空走进人群,没有多余的傲气,反而直接就弯下了脊梁。

    王兴国也叹了一口气对着张扬行了一礼“王家王兴国,恭祝张将军武运昌隆,布武天下。”

    秦家和王家什么身份?

    龙国世家顶端的存在,就算是一个普通族人出来也是能够和一个地方的普通二线家族的核心弟子媲美的存在。

    这种家族都向张扬低头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纪中海这些给张扬拜年的人都是眼中爆发出一道亮光。

    他们没有想到张扬是一个将军,龙国年龄最小的将军。

    他们更没有想到,诺大的燕京五大家族中有两个都向张扬低头了。

    而且听闻这两家还是和张扬有些一些瓜葛的家族。

    这种家族像张扬低头的原因只有一个,张扬的强大,让他们恐惧。

    纪中海现在是悔不当初,那个时候张扬可没有现在的权势,在那个时候如果能够一直拉拢,现在纪家绝对是江南和张扬距离最近的家族。

    但是现在晚了,被郑成业这家伙抢先了!

    纪中海脑中心思百转,面色却不动,他清楚的知道,这里的都是一些老狐狸,所有人都看到了张扬的不同。

    年会一过肯定有大把的人讨好张扬,自己不能落后了,可是该怎么才能重新讨好张扬呢?

    纪中海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的忧虑。

    纪若雪已经被张扬的手段彻底震惊了,张扬怎么感觉和神话里的仙人一般?

    “爸爸,张扬好厉害啊。”纪若雪喃喃的说着,眼神里充斥着一种特殊的神色。

    纪中海将目光挪移到自己女儿身上,说实话,张扬这种人的确不适合做女婿,因为他身边女人太多了,一个个姿色比起雪儿都不差。

    但是同样的,张扬有太适合做女婿了,这种乘龙快婿,要是抓住了,纪家绝对一飞冲天。

    只是立场不同罢了,纪若雪这么喜欢张扬,自己作为父亲应该组织吗?

    纪中海终于露出一个释怀的神色,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希望。

    雪儿,你可要努力啊。

    纪中海心里又有了把握。

    “外公,你不用这样。”张扬扶起了王兴国,这是他外公,从小就对他不错。

    而秦玄空却一直低着头,张扬就这么看着他,没有说话,而秦玄空为没有动,等着张扬开口。

    王雪梅顿时眼睛就红了,多少年的屈辱和苦难?

    都是面前这个男人造成的!

    “爸妈,今天儿子送你们一份大礼!秦玄空害我们一家三口受苦二十年,爸妈,你们有什么怨气,要杀要刮都随意,他敢反抗一下,我灭秦家满门!”

    张扬声音冰冷,语言霸道。

    张正山夫妇相视都是泪水满目,儿子真的长大了。

    张扬说完又对着秦初雪道“仇人就在你面前,你要动手我不阻拦。”

    秦初雪早就热泪盈眶,张扬兑现了他的承诺,但是她却没有了任何想要将秦玄空怎么样的想法。

    “小扬,你的心意爸妈知道,但是这二十年虽然我们含辛茹苦,但是最终还是有了收获。”

    “我们虽然没有了安逸的生活,但是我们还有自己的骨气,虽然没有了轻松的工作,但是我们现在有着庞大的公司。”

    “若是当初没有这秦玄空,我们虽然不用吃苦,但是也不一定能有如今的成就!”

    “我们夫妻二人恨过他,怪过他,但是善恶轮回终有报,我们现在能看到他低头道歉已经满足,心底再无疙瘩。”

    “希望你也能这样,念头通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王雪梅和张正山对视一眼,眼中露出幸福之色。

    张扬闭上了眼睛,秦玄空是他心头最大的疙瘩,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如今已经为父母正名,张扬只感觉浑身舒畅,心境第一次在没有系统的帮助下突飞猛进。

    “起来吧。”张扬睁眼的时候,神色归于平静。

    秦玄空这才重新站直身体,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张正山夫妇。

    夫妇二人以德报怨真的让他有些触动,原本秦玄空都已经准备好以自己的的命换取秦家的平安。

    但是没想到,张扬一家会是这种处理方式。

    张扬看向秦初雪,这女人已经在高月怀里哭成了泪人。

    看着张扬看过来,她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虽然流着泪,但是这一抹笑容就仿佛一道阳光划破阴霾一般让所有人都感觉道一种温暖。

    “谢谢你,张扬。”

    秦初雪说着,走向秦玄空。

    “叔,你知道吗?在我被你们抛弃的时候,我真的很绝望,我甚至感觉我的心都已经死了。”

    “但是我错了,我以为自己已经是别人的东西了,当然张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物品看待。”

    “他当我是个人,尊重我,不会欺负我。”

    “他很有本事,对我也很好,叔,最开始真的很恨你,恨不得杀了你,但是现在,我不恨你了。”

    “没有你我遇不到他,会错过一辈子,他教会我人间自有真情在。不是所有人都像是家族一般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叔,我只有最后一个愿望,我希望你们满足我。”

    秦初雪说了很多话,她的眼泪依旧流淌着,但是这些眼泪在嘴里,不是苦涩,是幸福。

    “什么愿望?”秦玄空感觉内心很压抑,身体里面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疯狂的涌动。“我希望你们能把若冰还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